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我们如何安然 诗意地栖居

2017年04月11日 09:53:15 来源: 赣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同学们:  

相遇不易,且行且珍惜。

我常想,人生天地间,芸芸众生,宛如行走在数学的四个象限中,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坐标轴无限延伸,我们可能在每个适合于自己的象限遇到无数个你、我、他,但是我们作为个体的生命却是有限的。 

所以,有限的际遇和擦肩而过,都是需要珍惜的,只因为我们的相遇并不容易。 

虽然相对于天地与时光而言,我们注定会成为过客,但是恰恰是过客的匆匆,我和你们的相遇,才在白驹过隙流水般的日子里,让我们彼此映衬、充实、丰满,乃至浓墨重彩相互的青春岁月,虽然我已青春不在。

当这一切成为过往,我会在黄昏的日子,想起你们的青春无限好。那时我可能会说,谢谢同学们,有你们的青葱时光流过我身旁,我的岁月不悔。 

我与你,心与心

如果想实现上述的美好心愿,我想我们的沟通和交流需要徐徐展开。彼此的交流和对话是第一前提,课堂上我们有问题的追问、真理的激辩,但我想还不够。有些话,需要慢慢说;有些想法,需要细细的梳理。

我们每个人通常都非常期望得到别人的理解,恰如其分地理解别人,做到相互之间的深度沟通,但这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比如在课堂上,我的身份是老师,站在前面;你们的身份是学生,坐在下面。我们传统的模式是我讲你听,但是打心底里,我是多么期望走进你们的中间。可目前教室空间的建构和设置,已经从物理层面限制了我们向往的那种理想交流状态。 

这个问题,我想问及:为什么教室的建筑空间如此设计,为什么非得如此设计?这样的空间建构形态的背后,蕴含着怎样的物的秩序?这些物的秩序的设计一经形成,为什么难以改变?

我们作为借助于这些物与空间而工作、生活于其中的人们,随着活动的展开,天长日久地习惯了这些空间秩序的安排,我们这些具有主体意识和独立思考的行动者,在处理相互之间的关系时,是否也在遵从这些看似无需追问的物与空间的秩序之同时,建构了我们的互动关系和交往规则,在让物为我所用和 “役于物”之间,我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聚焦问题,寻觅精彩

退一步讲,我们暂且不考虑空间的秩序,我们在课堂上相互讨论的时候,在我看来,整个空间只有一个核心和焦点,那不是你们,不是我,也不是教科书,更不是我们的PPT,而是我们所讨论的问题。

只有问题,才会是我和你们的关注所在。在整个教与学的过程中,是问题,作为主角,引导着我和你们,一起思考,一起讨论,一起怀疑,一起追问。

关于问题,我想明确精准的答案是每个人的期待。但是,获得一个人人服膺和无可辩驳的答案,却不应成为我们的首要目标。

面对问题,我们都是无知者,但投注到我们既有的思维方式、认知框架、知识领域中的一束光,让我们每一个人都为这束光所吸引。 

由于我们各自的经历、文化背景、知识积累等方面都不一样,这意味着这束光引导着我们所展开的对于问题的追问,也是一条不同于其他个体的独特进路。

当我们面对问题本身,每个人在宽容的交流和理性的怀疑之后,我们期望取得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在相互的交流和辩论中,我们训练了各自对于问题本身的追问、怀疑和批判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的培养和练就,要胜于单纯地对于问题终极答案的获得。

二是我们把通过各自的那束光的引导而获得的对问题的认识,彼此交流沟通之后,会在既有的认识基础上,相互之间扩大、融合、拓展对于问题的认识,同时也巩固了我们达成共识的基础。 

但是问题远没有完结,甚至可以说,当你的生活中充满了无限好奇的问题时,人生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好奇?焦虑?

记得上学期刚上第一节课,大体介绍专业课的基本情况后,就有同学问了两个问题:这门课程有什么用?期末考试能否顺利通过?

我也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很是理解你们的心情,毕竟这门课程如果没有多大用处,那就没有多少激情可言了。其次,谁都不愿挂科。

可是同学们的这两个问题,却让我感触颇深。我能体会到,你们将来面对的就业压力,已经积成了深深的焦虑。这些焦虑其实在大学四年的伊始就出现了,或者上大学之前。它无形而又无处不在,有些时候还很是让人无奈。

于是,这些面对不确定的未来的焦虑促使不少同学,从大一开始,就用是否有用的标准评判大学里的学习、乃至生活的方方面面,诸如上课、社团、交友、时间规划、假期实践。

少一些焦虑,多一些从容

大学是你求知刚刚开始的阶段,你们就像青春的鹿群,刚刚踏入春天的无际原野,面对这一新天地中的意义和价值,以及生命的体验,绝不是有用与否所能涵盖的。

如果大学四年充斥你生活中的全是对于未来就业、进入社会有用与否的标准,我想大学四年的生活好像会少了些色彩和味道。

当你用先入为主的经验判断,设定一个有用与否的标准,你或许会错失四年大学生活中更多的精彩。 

面对一门课程,你焦虑它对未来就业无用;面对一次学术讲座,你焦虑它对未来无用;面对一场学术沙龙,你焦虑它无用;面对一个业余社团,你焦虑它无用;面对一个知心的朋友,你焦虑他对你未来的发展没有助力。 

当你的焦虑成为常态,弥漫在你生活的时时刻刻,到头来你会发现,你拒绝的太多,获得的太少,你的未来成为了你的焦虑。

比如西方哲学,比如专业理论基础课,你会发现,它通篇充满了深奥抽象拗口的词汇,充满了反复迂回的思辨,既不能直接操作,又不能像策略型的技术可以应用。于是乎,有些同学认为毫无用处,殊不知,这样的决断,会对自己的专业形成釜底抽薪的困境。

一部哲学史的展开,无不是几千年来古今中西的哲人,面对那些和人生、生命、世界息息相关的核心问题进行的反复思考与讨论。

图为郑庆杰

比如什么是正义?什么是美德?什么是上帝?我们能否认识世界?世界是客观存在的如其所示,还是我们的感觉和语言所呈现给自我的?为什么会有不平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先贤哲人已经讨论了几千年,还没有明确答案,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哲学的讨论没有意义。

恰恰相反,这些讨论的议题关乎我们的生活以及我们与这个世界如何相处,这些问题还与我们生命的价值、意义和尊严直接相关。 

在自然科学领域,当一个问题没有无解的时候,普遍认为这是科学的歧路或耻辱,而对于哲学来讲,没有明确答案,才是这门学科的尊严。 

因为这些问题的价值在于,它绵延数千年,依然得不到解答,但是却需要不断地讨论,这就是人之为人的尊严所在。

人不是被外界规定好程序的存在物,面对世界人类有着自己的决断,并存在未来发展的无数可能性。

当我们经过哲学的训练和思考,我们面对这个世界,或许会少了茫然和焦虑,多了自信和底气,有了对社会和人类的终极关怀和思考。

这个过程绝不仅仅是为专业奠定人文底蕴的价值关怀所在,也不仅仅是避免未来我们的同学成为专业人员时成为韦伯所论的“没有灵魂的专家”。我想哲学的教育,更多的是一种人的教育,让人成为人。

多点好奇,改变人生

我愿我遇到的年轻人,能对这个世界充满无穷的好奇心。

我担心的是你们过早地被对于未来就业的压力、生存的忧虑荒漠了心灵,以至于冷漠地看到这个世界。凡是与你的焦虑无关的事情,你就认为那是千里之外与你毫无关联的事情。如果这样的境况愈演愈烈,你会发现生活中乐趣与美少了许多。

到底是什么时候,我们丢失了像新生赤子一样的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呢?这是需要我和你们一起反问自己的。

没有了好奇心,对你我而言,人群是陌生的、他人的痛痒和疾苦是无关的:西部的支教是无助于自己未来就业的;城市农民工的工资拖欠、民营企业的“跑路”、山西黑煤窑的存在、全国中西部地区孩子的免费午餐计划和校车改革是我们力不能及的;货币的通胀和房地产的泡沫是我们无法左右的;俄罗斯的改革、叙利亚的战火是远在天边的国际风云。 

还有好多好多,这些都与我们无关吗?都不值得我们关注吗?相反,当我们深入思考了这些问题后会发现,虽然尽是身外之事,却皆为切身之痛。

因为我们作为个体,看似独立,实则嵌入了生与斯长于斯的这个国家和这个地球。

这些身外之事的发生是一连串的机制所造就的,从宏观到微观、从国际到国内、从国家到社区、从组织到个体,我们无处可逃。而且它们都会通过文明的脉络和生命的渴望、真理的探寻和正义的呼喊、自由的追逐和平等的争取召唤你。 

沿着这样的路径反观自身,假以时日,你的思想将日渐独立、丰满、变得锐利,你的个性将自由而鲜明,你对社会和世界的洞察力将更加深刻,你的人生或许从此与众不同。

如何培养好奇心?

如何培养自己的好奇心?读书,或者行走。心灵或者双脚,总有一个需要在路上。

读书的过程,就是一个解放自我的过程。面对围绕同一问题而众说纷纭的观点,你会在这些思想的激荡和相互辩难的冒险游戏中,逐渐塑造一个批判、理性的自我。而这些问题,与我们栖身于其中的这个世界生死共存。

作为人,我们如何安然、诗意的栖居,这是一个问题。

面对诸多思想,我们需要投身到这个世界中去,用脚步丈量河山、用眼睛观察人间、用行动投身社会、用良知体味冷暖。 

从城市到乡村,从东部到西部,从中原文化到边疆文化,从主流社群到边缘群体,从小康白领到底层,从都市到贫民窟,行走在这块历史悠久、幅员辽阔、民族众多、饱经沧桑的大地上,我们需要追问的是,书中的理论和历史告诉了我们什么,行走的这个世界为什么是这个样子,还有什么问题没有得到解释,如何面对,怎样行动,能否改变?

这一切的背后,是好奇心作为强大的推动力。 而好奇心的深处,实际上是对这个人世间的爱。 

[责任编辑:杨璐遥]

诗意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