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微小说| 老人与猴

2016年11月17日 14:52:00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校网通 作者: 字号:TT

我在秋日的公园里散步时,遇见了一位老人,和他的猴。

老人穿着破旧的中山装,花白的头发像这个季节里乱蓬蓬的枯草一样堆在他的头上。浑浊的眼和褶皱的脸,都在诉说他一生的风霜和此刻的苍老。他满是老茧的手上握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拴在一只猴的项圈上。

老人注意到我好奇的目光,低头笑了笑,摸摸猴子的脑袋,说:“三儿,给人家敬个礼。”猴子有模有样地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放在了自己耳朵边。

老人与猴

我忍俊不禁,老人也笑了。我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谈笑间,老人突然问我:“你看样子有三十多岁了,还和父母一起住吗?”

我愣了一下,回答道:“我已经结婚了,和妻子在外面买了房子……”

老人听完,伸手摸了摸蹲在他脚边的猴,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缓缓说道:“年轻人,你觉得三儿多少岁了?”

我觉得奇怪,正欲回答,老人却似乎早已陷在了回忆里,自说自话般地开口说道:“我儿子也结婚了,和媳妇都住在这里。我家儿子小时候很苦的。我老伴死得早,我又没什么本事,只会种地。好在他争气,考上了大学,又在城里找了工作,娶了媳妇……”

“他小的时候没妈,我不怎么会做针线活,村里的小孩笑话他衣服穿得破,没娘,也没人愿意跟他玩。他一个人冷冷清清的,我心里也难过……后来我上山,捡到了三儿。回来后他可高兴了,非要养。‘三儿’这名是他起的,那时候他天天都跟三儿混在一起……”

老人说起这些,目光温柔地看着脚边温顺的猴儿,伸出手摸摸它的头,三儿似乎感应到了老人说的,这些往日的欢乐。它很受用般地、轻轻地蹭了蹭老人粗糙却始终温暖的掌心。

老人收回落在三儿身上的目光,眼里的光忽明忽暗。他的咽喉里发出岁月磨砺过的苍老声音,继续叙述这些零散的、却被他视若珍宝的往事。

“这一养就是好多年啊!他之后在外面读书、工作,很少回来。三儿就一直跟着我,陪着我,我想他的时候,看看三儿,心里也好受点……”

“可是这次”,老人的声音有些颤抖,浑浊的眼里看不见一点光,“我带着三儿去他那里,媳妇嫌三儿脏,有虱子,不乐意让三儿进家门,他也不说话,由着媳妇乱来,还说要把我送到养老院去。我问他,那三儿怎么办?他居然说、咳咳……咳……”

老人的情绪很激动,我也听出了大概,我拍着老人的背,安慰道:“大爷,您别生气,先缓缓,一会再说……”老人顺了顺气,干瘦的眼窝里流出两行热泪,而后望着身边的三儿,悲痛地说:“他说要把三儿给卖了!”

“年轻人,你说这应该吗?让我进养老院,我能理解。可是三儿呢?它一辈子都陪着我们父子俩,现在生活好了就要把它给卖了吗?”

老人的泪水一滴一滴地掉在三儿的身上,我不知道能说些什么来安慰这个固执而又有情义的老人。老人擦了擦眼泪,声音嘶哑地说:“年轻人,你是个好人啊,愿意听我讲这些,我老了,话多,你不要介意啊!”

我忙摆手,急急说道:“大爷没事,你别太难过,你儿子他们也不容易。”

老人皱纹横生的脸上带着苦笑,慢慢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牵起三儿看着我,说:“我知道他不容易,所以我不给他找麻烦,三儿是我捡回来的,我带它回村里,给它养老送终!”

这个年迈的老人挥挥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坐在长椅上沉默很久,最后掏出手机给妻子发了条信息:很久没去爸妈那了,咱们今晚回去吃饭吧。

[责任编辑:杨璐遥]

老人 小说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