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外婆村的往事

2016年11月07日 17:20:29 来源: 延安大学 作者: 字号:TT

童年的记忆有时是模糊不清的,有时却又是不可磨灭的,就拿我来说,在外婆村里经历的那些事依旧历历在目。我想对于每个人来说,童年时期的外婆村就如同童话般的存在,有甜蜜蜜的回忆,亦有哭泣委屈的过往。然而那过去了的日子都将成为宝贵的记忆而珍藏于心灵深处。

在我有印象之后,就知道外婆村离我们的村子还挺远的,没上学之前,只是每年正月去一趟,母亲赶个驴子,驴子左右驮着我和妹妹,那时候只知道在路上要摇晃好久才能到外婆村。后来上学之后,由一年一趟变为一年两趟,暑假一趟,正月一趟。而去时的工具也发生了变化,有时是家里驾个驴车去,但家里的驴子一直要用,后来就改由外婆家驾个驴车来接,为了省时,母亲就带着我和妹妹从这边步行起,路上与外婆家的驴车相遇,走的有点累了,就有驴车坐了。那时还满是欢喜,一路上不停地询问母亲这是哪里?那又是哪里?仿佛都要记心里似的,母亲不厌其烦还是一一讲给我听。陕北的大山总是有很多相似,一山翻过又一山,虽然每次去都问,去后就忘了,总是去一次问一次。那时候觉得一个人从家里走到外婆村应该挺厉害的,但我以前从来也没试过。

别人家的孩子小时候都聪明伶俐得很,我觉的自己也不笨,可是有件事总是暴露着我的智商。别的孩子在二、三岁时大都会说话了,我四岁上还口齿不清。那时候去了外婆村,外婆村的人都爱和我说话,都喜欢热情地问我好多问题。一去了就问:“你是跟谁来的?”小时候由于迷信的原因,我名义上是我大姑家的娃,叫我爸为舅,叫我妈为妗子,我就回答道:“我跟你妗子来的。”他们还问:“你外婆去哪儿了?”我说:“你外婆在家里了。”由于分不清“你”“我”人称,总是惹得大人们笑个不停,还不停地逗我个没完。但这还不是我外号的由来。

 

那年正月,我的胆子大到可以在手里拿着放鞭炮,那可提升了我的战斗力,放炮用的工具也由低级的纸烟变成了打火机,炮的威力也提高了不少。那天上午,天还是有些灰沉沉的,陕北的冬天都是这样,吃过饭后我就开始兴冲冲地去放鞭炮,遇到一个捻子比较短的炮,我点了几次都没敢点着,后来想了一个办法,干嘛不点一堆柴火,把炮给扔进去。于是就来到了院子旁边的草堆。那时傻呀,不知道取一小部分另外拿出来,而是在整个草堆上点了火,起初只点着了一点,我怕自己干下傻事,赶忙用脚给踩灭了,炮没放成,袜子却被烧开了洞。也没再仔细看火灭尽没有,就匆匆离开了。谁也没给说,也再没管。可晚上的时候,情况出乎了我的意料,院子旁边的草堆着火了而且火势还不小呢。大人们匆忙地救火,也惊动了一些临近的人都来帮忙救火,可那晚的风也刮得诡异,人们站在哪里,风往哪里刮,忙了大半夜,眼睁睁地看着大火把草堆烧尽才熄灭。我在家里的窗台上焦急地、担惊受怕地望着外面的情况,我知道自己闯下大祸了,知道自己又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灭火的大人回来了,在大门外的时候,我就听见我爸喊我的名字,我没敢出去,眼看着就要冲进家门了,外公拦住了我爸,吼道:“谁今天敢把娃动上一个指头。”这一喊的确把我爸镇住了。干了这么大的坏事,因为外公的一喊,我少了一顿打挨,但却给外婆家添了大麻烦。外婆家的四十多只山羊的冬日粮草就这么被我一把火给灭了,我不知道那年冬天,山羊们是如何度过的,外婆外公又是如何给山羊弄粮草的。不过从那之后,我的名声就悄悄在外婆村传开了。

“放火小子”又来了。当我再次来到外婆村里,人们就叫我这个外号,当时的人们爱拿我开玩笑,一见我就要逗我这个“放火小子”,冲我问道:“又来烧你外婆家的草堆了?又准备烧几堆呢?”我当然不甘示弱:“我再不烧我外婆家的了。”那人又说:“你外婆家今年的羊草有不少呢,再给一把火烧了。”我生气了:“我才不烧呢,要烧也是烧你家的。”那人还不肯罢休:“只要你敢来我家,你就放开了烧吧。”我刚靠近一点,他就向我追来,我拔腿就跑了。后来去外婆家不喜欢出去玩了,只是待在外婆家里。我也知道人们是和我开玩笑的,可能是自尊心在悄悄地长大,我也在长大,不喜欢人们叫我外号“放火小子”。慢慢与外婆村的人们陌生了。之后偶尔也还是见一些人,人们也一下认不出我了,听外婆介绍:“这是我那个外孙子。”人家才叹口气:“都长这么高了,难怪我们认不出来了,一代在赶着一代老啊。”“只是偶尔回忆:你家的外孙子小时候那个调皮啊,不知道他现在还记着不?”仿佛是小时候的我带给他们很多欢乐。

现在能叫起我的外号的人也不多了,我也只是过完年去外婆家拜年才在外婆家住上几天。去年冬天,大雪之后,我毅然选择走小时候常走的那条路回老家去。外公外婆不许,我再三央求才准了我。

好多年没走了,自从后来交通变得发达,很多路都是由其它代步工具走了,眼前除了飞快后退的大山,我连回忆的时间都没有。我选择了步行只是为了寻找小时候失落的记忆。行走了三个多小时,雪地里也摔了十几跤,凭着儿时的记忆,我还真回到了老家,三十多里路,我把儿时的记忆又回忆了一遍。

回到家见到了留守在家的爷爷奶奶,他们说我傻,雪地里不说不要回来,万一有个闪失咋办呢?我也傻傻地笑着:“多大的人了,还怕被狼给叼走不成。”在他们担心的外表下,我看到了他们内心的欣喜,以至于在外面的时候还时常惦念家里的老人。老家的爷爷奶奶也好,外婆村的外公外婆也罢,只是想多陪会儿他们,听他们讲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听他们讲我儿时的故事。

[责任编辑:杨璐遥]

外婆 往事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