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人间盲

2016年08月25日 10:55:47 来源: 重庆理工大学 作者: 字号:TT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人间盲时暗刺生,一跃尘土中,沉浮一世,得观百态,只愿心如明镜老来从容。

(一)红尘酒肆问谁家,陋巷枯深已作沙。

踏梦得尽天下事,是是非非终成画。

“师傅,我们为什么要在这个陋巷里来唱戏?” 

“栖迟,这里是栖迟。我终于又回到这里了。入画,你记住,世间皮相,皆是虚妄,万事万物,用心感受,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三尺红台万事入歌吹。

嘲笑谁恃美扬威,终是虚妄。

里子几多红,皮肉几层空。

从容戏一生如把小鲜烹,

十方来去我自灵动。”

这么多年,我一直记得师傅这段戏文,这是他唱的最好的一段。但是,终是只有经历了起起落落之后,才真正明白。

(二)愿可登台戏,风风韵韵如黄莺。

奈何人间弃,不复他人命。

我是戏子,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入画。

我是孤儿,从小被丢弃,师傅收养我在戏班长大。

我经常跟着戏班登台唱戏,后来得眼病瞎了,就只能偷偷跟着师傅。跌跌撞撞,咿咿呀呀,也只有师傅会听我唱了。那时候,师傅还会抱着我说,“入画长大了一定是一代名角,到时候,师傅可就享福咯。”我一边听,一边“咯咯咯”笑个不停。哪会知道,把后半生的笑都笑尽了。

到了十岁那年,师傅得急病走了。我在师傅得棺木前唱了一宿,天刚亮,就被人赶出了戏班,声嘶力竭的哭喊声在所有人的冷漠中消散,没有人听得见,没有人看得见。我只有在依稀可闻地几句“老东西”、“拖油瓶”声中,拖着自己慢慢远去……

(三)恨将眼眸,剜去再换新。

       愿以半生换得一副明眸回。

“这里有个瞎子啊,哇呜,瞎子啊,好可怜……”

“小瞎子,看不见,摸着走,没得摸,爬着走,哈哈哈哈……”

“唉,这里用不了你,你走吧。”

“滚滚滚,别来这里捣乱!”

“唱戏唱得再好,看着你吓人啊姑娘……”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

没有人愿意雇我,缝缝补补、端茶送水,都不会要我一个瞎子。

我一路行乞,走走停停。我依旧唱戏,自唱自听。人间繁华,他人眼观千万。我自流浪,孤唱至天明。

“若得一日换得一副明眸回,

盈盈秋水如流盼生辉。

而今不过,眼盲一双眢。”

被人无视,被人可怜,被人嫌弃,被人欺辱。师傅没了,我只有自己。我感受到陋巷里的风沙卷在我的身上,眼中,鼻中,口中。我的世界,真的一片漆黑。

我做不到师傅那般从容,我心不甘。

(四)红尘酒尽天下愿,陋巷沙洒满心上。

梦里只我一人入了角色中。

我看到了光。

我发现我还在戏班里,师傅没有走,我也没有瞎。我还在登台唱戏。

“入画姑娘,您去我们那里吧。”

“入画姑娘,你来我这,包你金银不愁!”

“再来一段,一百两……” 

换我眼眸,便可姣姣勾人心,

台前幕后,四下换笑迎。

悠悠扬扬,目盷潋滟璀如星。

又可记得,旧日我孤鸣。

我享受着簇拥,承受着嫉妒,我唱着妖娆的戏文,合着俗世的调子。我不为衣食生忧,不为生计发愁。我风风光光,我眉眼骄傲,我是戏子,入画。

我真的,成了一代名角。

“师傅,我终于可以在台上唱戏了,我终于可以让您享福了!”

(五)戏里人生戏外唱,戏外人比戏更伤。

只见面怖,却怎知我心炽烫。

我梦着梦的梦溺于恐,终到酒散醒时,惊作这一梦。

他人恶我,面憎如鬼貌;他人辱我,言辞犹刻薄;他人怜我,眼盲不视物。

满口齿落独与血并吞命终,还唯唯诺诺。

黄粱一梦,我是黄沙一梦,梦醒了,欷歔流涕,还恨我命,不复他人命。

我想到小时候和师傅在一起的日子,我的眼盲了,心却没有盲。想着戏班子里迫不及待赶我走的人,在我眼盲之前,他们的心就盲了。想着高高在上的四肢健全者,想着空有双目的心病者…...

想着在梦中风光之余无可寄托的情感,还是现实,更心安,不管是悲伤愁苦亦或是思念都落到了实处。

“从容戏一生如把小鲜烹,

十方来去我自灵动。

师傅,我错了,我明白了…...”

我自知为眍不堪入他人目,以微薄之力不堪撼动人间暗刺,过尽是非,从心所欲。

(六)惟有皎月不负清明,纵过是非难显清净。

还得一人心。

世间缘分,惊人般相似,我也遇到一个弃儿,她是天生眼盲,我唤她,阿朦。

我遇到一个好心的姑娘,她给了我们些许盘缠。

……

“师傅,我们要去哪里呀?”

“哪里都可以,我们走到哪,就唱到哪,岂不自在......”

潇潇洒洒行天涯,自成绝代风华。

后记:脑海中还有一些以前看到的“盲人.看”的印象,突然想到,这世间身残志坚勇于拼搏的人不少,但多大多数人面临着他人的或鄙夷或同情,刻意的掩饰与自然的流露终究还是有区别,当然,残疾人只是一类,在这个社会上,你看得到的看不到的,承受着他人随意发泄的负面情绪的有很多人。对那些‘他人’来说,残疾与否都是一样,因为他心残。瞳孔视界,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心灵视界,心盲眼何用,你看出去的花花绿绿,在你心里就是阴暗的一面,心残之人观世界,满眼浑浊灰暗,就真的是人间皆盲。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承受偏见,这些人是残疾之人亦或是不同于常人之人。我只是希望,至少我们这一代,不是心盲者。

[责任编辑:杨璐遥]

人间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