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2016年05月13日 09:22:56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星网 作者: 字号:TT

从 5 月 5 日傍晚 5 点 20 分开始,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的陈仲伟主任就牵动了无数人的心。手术室外,广东人民医院的多位医生聚在手术室外,准备上台抢救自己的战友。遗憾的是,虽然经历了全院上下齐心协力的大抢救,他最终没能熬过来,带着悲痛与无奈前往天堂。

二十几年前他给一名患者做过牙槽骨截骨术,矫正牙齿前突,前段时间患者过来说牙齿变色,说“二十多年前你弄坏我的牙了”,要求赔偿损失,否则要和医生同归于尽,患者闹了几天,后来陈教授报警把患者赶走了。后来患者带着刀尾随到主任家里,对主任连砍三十多刀,面部被砍烂,头部被砍到板障,腹部最长的伤口有15公分,跟腱被完全砍断,患者砍完陈教授后跳楼。陈主任随后送入手术室进行抢救。

这几天陈教授的情况聚集着多少医护的关注和企盼,然而陈教授的遭遇并没有引起群众的广泛关注。很多人对魏则西事件义愤填膺,却对陈仲伟事件沉默以对,因为很多人不是医务人员或者家属,只是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魏则西。 但这些人是否想过,当医患关系因为医闹事件或者医疗事故假新闻进一步撕裂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退出医疗界,越来越少的人愿意学医,到那个时候人人都更可能成为“魏则西”。

鲁迅在《呐喊》中写道:从那以后,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要紧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 鲁迅弃医从文,是因为他早就洞悉人民内心的扭曲是多么可怕。一个青年的离世上了头条,却仅有少许人关注医生的死,医生和病人一样是人,医生不是神,普罗大众对一个陌生人的尊重,为何不愿意给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同等的尊重?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人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魏则西,但是却只有极少数人会成为下一个陈仲伟。于是魏则西的死惊动了中央,于是陈仲伟的死只在中大和医学界内部流传。这或许就是为什么全民刷屏声援魏则西,而陈仲伟事件却主要是同行在追悼。

可能因为家里人大部分都在医院工作,所以对医闹这种事特别憎恨。而身边非医疗圈的朋友们,之前各种谴责莆田医院百度医疗事故的人们却没了声音。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因为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下一个魏则西,而只有小部分人会成为下一个陈仲伟 ”,人就是这么自私啊!医生其实不是什么白衣天使,只是救死扶伤的普通人。起死回生也只是看个人造化,生老病死天灾人祸才是人之常情。悬壶济世、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多少医生仍在坚守,但这些坚守,抵得住一波一波地伤害吗?

在纸上写了许多,写了划掉写了又划掉,心中有许多要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是无力也是心寒。出生于医生家庭的我,填志愿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临床这门专业,那时的一腔热血被医闹、伤医事件一点点地浇凉,是后悔吗?不知道。我只是对现在所见的心寒罢了,这不知道一路走下还剩些什么?

[责任编辑:实习生 于新悦]

人生 医生 医患关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