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云深不知归处

2016年05月04日 09:59:31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陶翁的《桃花源记》,重温过后宛若黄粱一梦。世人说桃花源是陶翁寄托隐世情怀的乌托邦,也应是每个人心里理想家园的模样——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我想我曾经见过。

村口有这样一棵树。沉默温柔。无数个夜凉如水的夜晚,无数个鲜活的故事在这儿上演。或追逐打闹,把枯叶踩得沙沙作响;或藤椅慢摇,在棋盘上大杀四方;或月上树梢,隔着树干感受彼此的心跳。路灯打在树冠上,光,朦朦胧胧,昏昏黄黄,像每晚睡前母亲为我拉起的纱帐,相似的温柔编织成同样的美好。

屋上有这样一方天地。安宁。从这里可以看到:炊烟从囱里跳升,追着浮云而去;突兀的氢气球很快被天空吞没;候鸟年年往复上空的无形航线;河堤上几个孩子在敲栗子球。靠左手是邻家一壁的爬山虎,夜再深些,便能看到青藤交错间的流萤点点。下方是个院子,葡萄架在其上,伸手够一串葡萄,浸在水里,细细剥净了,搁到眼前。在月光的照耀下,葡萄表面的茎丝密密浅浅,通透得像琉璃将裂未裂。

山里有这样一片浅滩。静。一半的河道被椭圆巨石笼住,河道截面从浅滩到巨石呈下坡形,没人敢往巨石那方试水,只敢在岸边嬉戏。巨石上住着一棵歪脖小树,韧性极佳,爬坐在树干的顶端,慢慢地下压,感受脚底擦过水面一下下的凉意。冬天,挨不住冻,河面和树都僵住了。大家会从地里挖几个红薯,然后埋在泥里,往堤上挑上几块合适的石头,在埋红薯的上方搭个小灶,往灶洞里塞枯叶和小树枝起火,耐不住等待的小孩会跑到河边,在水浅的地方好奇地盯着透薄冰层下仍在活动的生命,淘气的还会戳个窟窿,逮住它。

时至今日,树老了,屋拆了,河脏了。

我慢慢长大,下山上山,看着村子不断变化,熟悉的面貌风化在时光里,咀嚼往事,方得慰藉。现代人大都很难找到让内心平静的地方,喧嚣浮华一旦入骨,陡然切换到小桥流水,只会感到枯藤老树昏鸦的寂寞荒凉。

《东邪西毒》里有段台词:“我曾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桃花源,被名为时间的层云尽遮,我自知回不去。而回忆总能把美好瞬间无限放大,我想它该是坛酒,窖藏得久了,悲伤和泪水都散了,欢喜愈加生动,渐渐发酵成温暖治愈的力量,感慨世态炎凉之际,痛饮一杯,继续走。

[责任编辑:实习生 于新悦]

生活 力量 珍惜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