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文学中那一只风筝的冷暖

2016年04月19日 13:46:52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在读至“也假装没有看到从他双腿之间滴下的血滴,它们滴下来,将雪地染成黑色。”一句时,这挑动全文神经的哈桑因为阿米尔追风筝遭欺侮的事件就如黑色血滴嵌在软弱的新雪里,不忍去看却又触目惊心,从此牵连的一系列发展与隐情,颠覆表面的亲情,指向深处的血缘,使故事的纠葛纷繁更加让人生憾。纵然全文笔调细腻、淡朴、娓娓,仿若流云地讲述半生,但流云背后的,撕裂了伤口的斑驳天空惊心动魄,渗透着罪、罚、赎。

我更愿意先关注沉重的那一部分故事,它们干净利落地构成了长篇小说的骨架,予人冲击与刻痕。少年时期的阿米尔有一段这样的心理独白:“我想起哈桑的梦,那个我们在湖里游泳的梦。那儿没有鬼怪。他说,只有湖水。但是他错了。湖里有鬼怪,它抓住哈桑的脚踝,将他拉进暗无天日的湖底。我就是那个鬼怪。”这包含着,阿米尔的一面:害怕未知但渴求的湖水,影射着赢得放风筝比赛之后带来的父亲的转变。孩子对父亲的敬畏与对父亲称赞的期盼,让阿米尔“欲要”挑战湖水;阿米尔的另一面,与生俱来的懦弱,这样的懦弱赤裸而坦然地放在读者面前,真实可触而不让人嫌恶,就像直面我们自己的缺憾。在因为这软弱带来了悲剧性后果时,阿米尔认为是自己使哈桑残缺、污染,是自己作为湖怪吞噬了哈桑,也吞噬了整个少年时期的轻快与欢愉,负上了一生的不可言说的责。以及哈桑为友谊的至真至纯的守护,无条件的去支持鼓励身边的阿米尔,以一种近乎于牺牲的以身作则的方法,诚挚地告诉阿米尔,你有我,你没有恐惧。文中亦说“梦总是意味着某种东西”。如梦所示,两个少年所拥有的和所追求的,造就了他们的命运。

而命运的另一层帷幕如何掀开,就要从阿米尔踏上“再次成为好人的路”说起。埋藏的秘密犹如遗弃的炸弹,让猝不及防的幸存者粉身碎骨。前期铺垫下原本不安、疑点重重的血脉喷薄而出,阿米尔在知道哈桑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时,必有骨肉相连的痛楚。那一抹侥幸与自慰,荡然无存。而掀开的,更有一个男人——阿米尔的父亲复杂的过往。我曾设想,看似刚毅大气的父亲,是否也如阿米尔一般拥有与生俱来的懦弱,真相是他也曾因懦弱或是其他,做出了实则需要极大勇气的,让人不堪重负的选择——隐藏哈桑的身份,并失去与他一同生活的机会。追风筝的人,在此刻让两代人成为了重影,一生无法被宽恕的父亲与得到机会重生的儿子融为一体,不论结果,重新去追。就如同阿米尔与索拉博在小说结尾的那样,“为你,千千万万遍”在相爱中互换角色,轮流付出,只是纯粹深情地去追,让自己如白鸟一样解放般地在峡谷飞翔。

小说的笔法流畅自如,亦是这部作品流传誉满的缘由之一。扎扎实实一本书,二十五个章节,主人公大半生的故事,容纳了阿富汗与美国的历史变故,在背景的极大与人物的极小下,展现人性的张弛,对命运的把控与失控,一收一紧,正如放一只风筝。让人不厌倦,不仅是情节的曲折奇境,更有文字运用的行云流水,不凝滞不干涩。就像书面的橘色霞云一样,温暖而怅然。许久未读长篇小说,显然有别于最近常读的短篇小说的格局。短篇小说是片段式的捕捉,短促之后的留白给人以回响,能让读者的思维发散,宛若由点而延伸的射线。而长篇小说的宏大与厚重,跌宕起伏的情节,促使合上书本后,从各个情节渲染出丰富情感,交响曲一般章节段落此起彼伏。也正因此,我写这篇读后感时,太多的话要说,情节的细末微感,不能像品评短文那样以意境概括,希望在反复阅读后,能一一说清,串联感情,成我心中的珍宝。

《追风筝的人》一书有沉郁的伤疤,亦有细腻的肌理。不似生硬血腥的烈刀般的嘶吼,不似柔靡华美的铺陈歌章。有时代的隐喻,有人性的隐痛,然而这隐,并无半分逃匿的航脏,而是用直面的态度、用温暖、厚重的笔触来陈述一个放逐的主题,冷暖相宜,极富层次。

[责任编辑:实习生 于新悦]

救赎 追风筝的人 文学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