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网文大赛获奖作品] 一颗狂欢的砂糖

2016年03月09日 16:49:10 来源: 武汉大学 作者: 字号:TT

人们似乎总有一些需要释放的,于是我们像矫健的羚羊迎接岩层罅隙中喷涌而出的泉水一样,奔走在一个接一个的狂欢中。

比如,匆匆那年。高考结束的感觉像终于走过闭塞的隧道,压抑身心的负重在走出出口的一刻豁然消散,本我的冲动以几乎疯狂的仪式进行释放:伟大祖国的上空顷刻间塞满白色纸片,地图上的饭店、歌城突然窜出一群群额头上还留着青春印记的小大人……我加入了这疯狂的仪式,以狂欢告别过去,作别“昨夜西风凋碧树”;无独有偶,王朔《动物凶猛》中“我”和一行哥们逃学打架、混迹街头、深夜买醉、抽烟打牌,是一场带着血腥味而显得壮烈的青春狂欢;人们聚会,制造酒杯碰撞的刺激,购物,享受支票刷刷作响的快意,是物化世界中商业大流中弄潮儿的狂欢……

然而,起于西方酒神传说的狂欢并不只具有红灯绿酒、肆无忌惮的元素,从文化娱乐、文学创造到生活体验,狂欢是大众民众确证自身的庆祝方式,如巴赫金所言“排除了任何单一的教条主义严肃性”。

“超级女声”到“中国好声音”,周星驰、赵本山到“海派清口”……层出不穷的节目是娱乐的狂欢,有观者“狂欢节式”世界的期盼和巅峰体验,有表现者个体释放、自主身份确立与表达张扬的狂欢;沉重的历史片段被新媒体文学置换成恩恩爱爱、鸳鸯蝴蝶类的感性是文学创造的狂欢,消解权威,推翻传统,打破僵化,或者,再创历史……

在现代社会多元价值体系的考量下,人们的狂欢有不同,有时竟是全然不同的。可以确定的是,把狂欢全等于双十一购物、网络社交平台抢红包,是在自由人格旗号下,对伊壁鸠鲁人生最大目的的误读,会陷入形式主义上享乐的泥淖。为此,我要以自由之名实施控诉——曾经混淆了狂欢梯级,不谙世事的我以及“伪狂欢”。

伊壁鸠鲁说:“面包和水,当它们被放入饥饿的嘴唇时,就能带来最大可能的快乐。”狂欢有表象和精神的梯级,表象的欢乐是必要、合乎自然的,但毕竟是暂时的浅薄的,忽略更深层次的精神探索只会舍本逐末,陷入为狂欢而狂欢的伪狂欢漩涡。难怪每次筵席散去独自走在归途的内心会有不知所归所止的慌乱!也难怪《顽主》中许爷们为聚会而聚会的狂欢,在刻意制造的笑声过后总是陷入漫长可怕的安静;难怪萧伯纳《芭芭拉少校》中除了会明辨是非其他一无所长的斯泰芬,端着酒杯滔滔不绝自以为掌握了全世界的狂欢让人有漂浮在空中的不真实……而当高三的仪式、丹尼尔式的笑娱乐(比如喜剧相声小品)、解构文学(穿越剧、历史爱情剧)的创造、叛逆青年的放肆行乐等狂欢只是为了感官的、狂欢形式带来的快感刺激,沦为形式的外壳,缺少深入的思考和价值讨论时,也逃不过如蝴蝶化茧留下的空壳的命运,除了空洞和空洞,就是无尽的落寞,一轮狂欢一轮落寞的循环。

因此,狂欢需要灵魂的支撑。像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情书——“我真希望我的灵魂像你所说的,是个源泉,永远汲取不干;我希望我的自我永远滋滋作响,翻腾不休,就像火坦桑的一滴糖”,狂欢的仪式需要滋滋作响的内容。

西方对酒神狄奥尼索斯的崇拜是狂欢的发源,支撑的是古希腊人对于文明的负担和社会伦理的逃避与反叛,由个体从社会压迫中中的解放走入享受生命的狂欢;中国的庙会、传统节日,支撑的是人们对美好事物的祝愿,对亲友感情的纪念;萧红作品众带着封建愚昧落后色彩的“跳大神”的狂欢,支撑的是叩问心灵的自我反思批判、对人事的悲伤和思念;鲁迅先生《故事新编》的油滑、沈从文的湘西系列……这些,都是精神世界淋漓尽致的狂欢,有对现实的反思,对人本的思考,对真善美永恒的追求,是让我们的生命不至于麻木无感的滋滋之响,让我们看到自己与世界的关系,让我们不至于在狂欢的热闹中只看到当下,只看到物质,只看到自己,和肤浅的欢愉。

每一个个体和宏大的历史间总有些关系的,像鲁迅先生说的,“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这种关系的探讨下的精神狂欢是超脱本我的真狂欢,能让我们在自我和世界的满足中寻得真的释放。

人生难得需狂欢,愿你在无尽的宇宙中,寻找到自我和世界,做一颗滋滋作响的砂糖。

[责任编辑:杨璐遥]

砂糖 武汉大学 网文大赛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