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文院“三李”:举杯邀明月,对饮成三人

2019年05月06日 09:24:18 来源: 中南大学(文小院) 作者: 字号:TT

很多人说,我们文院有“三李”

他们汲取生命的精华

把非生命的都击碎

以诗做桨,追寻着自己的月光

他们横溢的才华

把“对影成三人”的孤寂都化成翰墨

熠熠生辉

李陶然

与君一醉一陶然

苍茫朔夜起招魂,声没光销独不闻。

破庙无言深更雨,寒枝连燕祷于薰。

灯花残烬浑如雪,故梦依稀未及云。

但有他年知死日,铁风吹柏度丘坟。

——檃栝西川《柏树》

“以古诗檃栝新诗是沟通古今的一座桥梁,我们能更清楚地找到古今诗歌的异同并明确自己的创作。在这种创作中,我们能更清晰地知道自己该表达怎样具有现代性的诗歌,这和我的诗歌理念相一致。”李陶然如是说。

初次见李陶然,淡绿色的T恤,浅色裤子,干净秀气的脸庞,头发都流露出秀气诗人的气质。他的脸总是让人不小心给他下定义——一个写旧诗的温柔才子。他的诗,灵魂倒映出一个尝试着不断构架自己的他。

对于李陶然来说,进步和新意是极其重要的东西。他是本次南薰杯特等奖获得者,当然,他的作品也出现在许多的诗歌比赛上。但这显然不是他愿意谈论的——用急智填词。

谈到诗歌的创作,大抵是诗的浇灌,又以诗成长。“鉴赏到创作跨度很大,鉴赏没有门槛,它取决于眼光的高低,上限又非常高。对于我们目前这个阶段的诗者来说,创作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词不达意,能够把自己心中的情绪与想法表达出来的,只有五成甚至可能只有一成。” 写诗难,旧诗一方面给了我们一个有迹可循的框架,另一方面又在用格律规则告诫我们控制自己情感的滥发、挑选词字的选用。

于他而言,诗中的“意”显得尤为重要。诗的价值就是抓住你心中最幽微难明的那种情绪并将其表现在文字里,这种诗思是最动人的。蘸少许笔墨,自洽地呈现出自洽和谐的整体,便成了诗。

“陶然很厉害,看诗就知道是谁写的。”诗社的朋友如是说。细细交谈,陶然很是一位师长般的学长。他说,写诗不能简简单单说是情感灵感的迸发或者是苦吟推敲。每个人的风格不一样的,写好诗歌,需要正确的看待诗,不断增大自己的阅读量。

“我会尽力避免去一味地去模古,忠于自己的表达。”温和外表下,他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诗人,手里构写着新的生命力。他微微抬头,“其实我知道一味地避免古并不利于我将诗写好,但我确实有这种创作洁癖。”在现在这个许多生活和情感与古人异质化的时代,他忠于自己的表达,写这个时代的个人生活,在“新”的路上迈进。

诗对于他,是需要浇灌,生根发芽的。“旧诗与新诗很难兼顾,我觉得我旧诗还没写好,我才刚刚踏入门槛。”在旁人眼里是谦虚的话,实则是对自我的严格审评。他也坦言,“我觉得自己在进步。”诗,总有好和不好,知不足方能改。这是他的挑剔,也是他的坦诚。

他是抱着诗歌追着黎明的人,一颗诗心,追寻着太阳和生命力。笔墨间流淌着自己的志趣,天地间新的生命力构筑着他的诗和他的灵魂。

诗里寻真意,诗里住着一个李陶然,与君一醉一陶然。

李根

隐居在内心的桃花源

也曾仗剑下巴东,更觅桃源路不通。

送客堪凭穿户燕,伤情唯有落花风。

经年回首吟鞭在,此日登楼醉帽空。

一枕萧萧听宿雨,数声幽咽满帘栊。

——李根《杂感》

“他是个逃遁的隐士。” “与李根交谈时,你要常常提醒他,‘说人话’。”所以,当那个穿着简单干净的黑色t恤、留着微卷棕发的大男孩,带着腼腆羞涩的笑容站在我们面前时,我们很难将眼前人与那个知戏曲、通吟唱的诗赛获奖者联系起来。

他来自东北,书生气里独带了点北方男孩的豪爽利落。在他的口中,写诗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幼时即有过目不忘的天赋,很早即写出第一首诗,我们笑称他为“神童”,他挠挠头笑着摇头否认。

“诗歌是生命。”谈到自己自幼对诗词的爱时他如是说。写诗虽久,但诗从未远离,且亦在与他的灵魂一同成长。他爱诗歌,但不拘泥于诗歌,想求诸体皆备。种种对诗的尝试,都变为他的养料。诗歌的河流从他的灵魂之上流过,由奔腾磅礴到碧波微荡,由激流飞溅到静水流深。与其说诗歌见证他的成长,不若说诗歌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与他一同体味人生。

对他来说,诗词到底是什么?“诗人把心事写在诗歌里。”他在谈到写诗的意义时说,“说不懂我的人才是真的懂我。”说出这番话时,这个大男孩依然带着开朗自然的笑容。对他来说,诗词是内心最真实的表达,他在诗里分享自己的忧愁,诗不是趣味,也不是工具。因此他坦言,自己不喜参赛,也讨厌应制诗,这与他内心的诗词是相悖的。

他对诗的态度是敬虔的。从八岁一直到现在,一直在外生活的他,也许更能明白有倾诉对象是多么珍贵的事——即使这对象不是人而是诗歌。

他把情感的表达和灵感的倾泻都寄托于诗词,也就不纠结于锤字炼句,不喜推敲。有人说他的字句不精,他亦一笑了之,甚至笑言将诗歌打磨过分至云山雾罩,是将诗歌神秘化,反而不利于发展。“我非常任性,追求自由,始终坚持自己的风格。”他坦言自己是个率性而为的人,相信自己自有自己的风格。他说自己执拗难以被劝服,这执拗的背后,亦是他对诗歌深深的坦诚。

走在诗词道路上,他并不是负隅顽抗的朝圣者,而更像是个玩闹成性的孩子。他用纯粹的眼神打量世界,世界回馈他以源源不断的诗意。

也许,比起一项文学技能,写诗更是他的一种人生态度。

但愿那嘈杂的世界,不去叩开他封闭的门庭。但愿那人群的熙攘,不要吵醒他甜蜜的睡梦。

李思含

歌罢且更酌,与子绕花间

侧侧秋寒,厌厌细柳。

薄衣红脸须倾酒。

阳关低唱几时休,陇西人去黄昏后。

征辔轻离,佳期难偶。

蝉声深处沉吟久。

何时得与妾分明,绿窗犹有花相候。

——李思含《踏莎行》

“词有了它特殊的美,是从《花间集》开始的。”诗词之美不只在于语言,更在于诗人喃喃自语或娓娓道来时的情感之美。当李思含站在我们面前时,我们才真正明白爱写花间词的他身上散发的美感的意味。

诗或可抒情,或可言志,在李思含眼中二者皆可兼得,只是他更注重感发,也不断在诗词中寻找着情感共鸣。他希望自己如秦少游一样“对客挥毫”,慷慨潇洒。他爱花间,更是爱这词中美感的倾泻,彭玉平教授称其为“清艳”,他亦为此深深着迷。他如王国维先生所说“故能与花鸟共忧乐”,体会着万事万物的清美艳丽。

在他的词中,常有慵懒的妇人刚刚起床,发髻松了,一缕青丝调皮地拂过脸颊,之前细心描画的小山眉也乱了。但她懒得梳洗打扮,因为女为悦己者容,偏偏她的郎君不在身边;又或无忧无虑的少女,坐在窗边,兴致勃勃地画着蝴蝶。可是,那成双成对的蝴蝶儿,对比着自己的形单影只,不免教人心烦意乱。

他是个内心敏感浪漫的人,情感细腻,对诗的态度又充满着自己的思想。他告诉我们,诗词并不是凭空而来,除了从古人处汲取灵感,诗人也该细微地体察生活,尤要学会为生活而感动。“对一片花落你都要有所感受。”春女善怀,秋士易感——在每一个特定的时节里,诗人都有敏锐的感触。

他写诗,是抓紧一时闪动的力量,一面跟着潜意识浮沉,摸索自己内心所萦回的情感——喜悦,哀思,忧怨,恋情,或深,或浅,或缠绵,或热烈,又一方面顺着直觉,认识,辨味,在眼前或记忆里官感所触遇的意象——颜色,形体,声音,动静,或细致,或亲切,或雄伟,或诡异。因此,他的诗正像是他本人,清艳而温和,来到身边,正像是春日来临。

“诗歌、美丽、浪漫和爱情,

才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对美的寻觅,对自由的追求,

造就了他们一颗颗赤子之心,

也是一颗颗诗心。

他们的身影倒映在水中,

刻下孤寂,月光卷携着世界。

我们总是很难回答内心的月光是什么,

月光倾撒,在笔尖便变成了诗。

而他们钟爱着纯粹的美,

用才华将月光掏出来。

[责任编辑:苏兰, 程会云(实习生) ]

中南大学 星光文新 找寻自我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