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且听花语|聊赠江南一袭春

2019年04月17日 09:14:51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张敏 字号:TT

小城四月,薄暮天。

这几天烦心事颇多,闲愁悲绪接踵而来,叫人支架不住,更别提一心向学了。我于是捐弃了课本,向百花深处踱去。春景总是比功课勾人。花津湖畔有座小山岗,腹内的山石被掏空,改造成了时髦的学生食堂。山岗下的迎春花开得正旺,折射着耀眼的日光,愈发熠熠夺目。

“你知道吗?”我跟同伴打趣,“迎春花还有个别名,叫做‘金腰带’。传说西施功成身退以后,曾和范蠡泛舟湖上,在湖畔看到这迎春花,范蠡便折下一枝,系在西子腰上,就成了天然的一根金腰带。”同伴听了,忙也要折一枝开得最盛的替自己围上。我戏谑她:“还是安心做个赏花人吧!好端端的,又扮什么花姑娘呢!”

湖中倒映着敬文图书馆的影子,河畔桃花开得正好

迎春倒不孤单,她还有姐妹“探春”陪着。“迎春”这名字,单说倒不觉得有什么意蕴,和“探春”一并提及,就使人不得不想起曹公笔下的“三春”姐妹了。同伴还一心要寻出“惜春”来,想凑个红楼三艳。美人如花,红楼一梦里,花名亦是人名,不知是曹公不谙取名之道,匆匆拉些花名救场;还是真心疼那命途多蹇的美人,以花名之,稍觉宽慰。

说到取名,我今日新得了些体会。平日里最头疼的,便是替故事里的各个角色取名了。而今倒好,抽空到校园里头各处去转转,但凡有花草处,何愁觅不得良名!单是今日,便已采了一箩筐的花草树木之名了。“石楠”、“海棠”、“丝兰”、“婆婆纳”、“冬青卫矛”……我真想用这些美好的名字,谱一曲美丽的春天的歌。

教文学的许老师总说我们学习得不自由,整天憋在教室里,读小书的同时却忽略了自然这本大书。他教我们多外出走走,说师大校园里的凌霄花都开了,再不欣赏可就迟了。今日我便特地到山岗上寻了寻。山岗上沿坡砌着齐整的薄石阶,供人攀登。只是平日上下来往的人不多,我入学已有数月,却一直未曾得空涉足过。

山岗上原来别有洞天。夕阳无限好,将目光所及之处尽皆镀上一层金粉。闲人三三两两,来此处偷得浮生半日闲。我拣了一块大石头坐定,抬眼便是一株高大的乌桕树,不时有鸟儿扑楞着翅膀落在树枝上,摇头晃脑地叫唤几声,又悠悠然飞去。登高则望远。正是晚饭时候,山岗下人满为患,我看底下人潮急匆匆来了又过,山上却依旧只有游人寥寥,不知怎的,这鲜明的对照使我心生愉悦。

凌霄未曾见到,大约是我求见的晚了,已误了花期。可见花儿也是有气节的,虽不要人三顾茅庐、投谒名帖,却也不会循着人情等候片刻。高兴便开,不高兴便败,纵使来年再见,还是如此。意料之外地,我居然找见了紫藤萝。藤萝依着凉亭攀援而上,许是年轻,妆扮的功力不够炉火纯青,那紫颜色十分寡淡,却比浓妆时更显清丽。

紫藤萝花

在山岗上转悠了一遭,已到了该去上课的时间。我和同伴沿着花津河,一路穿花度柳,向教学楼走去。河畔的海棠妆得清秀,轰轰烈烈地挤了满树,远望倒像一片粉色的云,与身旁的垂柳相得益彰。山茶则是红得端庄而妩媚,像极了古装剧中的当家花魁。此时的花津河想必并不孤单,既有斜阳晚照,映出金子似的闪光;又有垂柳撩拨,更着红粉佳人在侧添香,当真可称作良辰美景了。

安徽师大花津河畔春景

我想古人是爱物的,现代人当然也爱物。只是古人之爱,足以辨出“杜鹃”、“杜若”、“芍药”、“牡丹”......而今人之爱,则用“花儿”一词即可带过。这就显出时代的进步了,因为直呼其名毕竟不雅,且逾了礼数。哪里像称呼“花儿”这样好,这样笼统而直接,既明明白白地昭示着附庸风雅的姿态,还能在惊叹湖光山色的同时,理所当然地折下数枝柳条儿,替自己编一顶遮阳的好帽!

[责任编辑:苏兰, 熊坤军(实习生) ]

且听花语 花津赏花 春季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