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微末的幸福

2019年03月11日 10:29:13 来源: 合肥工业大学管理学院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17-1班 作者: 字号:TT

今年的春节格外不同,立春和除夕相遇在一起。

今年的家格外不同,一如既往的简单温馨中氤氲着坚守。

寒假伊始,爸爸把车停稳,打开后备箱,拿出行李,时隔几个月我们三再次一起回到这个小小的家。慢慢的走上台阶,一步一步,一切好像从未改变,但又有什么悄无声息地溜走了。妈妈在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我悄咪咪地瞅了妈妈一眼,妈妈好像从未变过,但脸上的皱纹似乎又多了些,平日里电话上的唠叨总是缺了点什么,一样的话语,不再依赖于无线电技术,而是伴随着温度,不用再揣测对面是否真的过的很好,表情一览无遗。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冬日里冷清的空气,夹杂着楼梯口杂乱无章的小广告的气息,和学校的干净整洁、满满的书卷气完全不同,世俗而又温馨。没错,是家的感觉。

临近春节,街头透露着冷清,零星的几片落叶散落在地上,尽力掩盖冬日的寂静。但是落叶放佛多虑了,每个人的脸上透露对春节的渴望,生活还在继续,艰辛了一年,几千年来,春节是勤劳的中国人一年中久违的休息时光,早在一个月以前便开始为春节那几天做准备了。街头摆摊买饼的阿姨不在了,听说是去女儿家打扫卫生准备过年了;街旁卖地毯的叔叔顺便卖起了对联,红红的灯笼挂在店门口,看着格外喜庆;街那边也支起了爆竹摊,大叔拿着喇叭兴奋地吆喝着,听妈妈说大叔的爆竹价格涨了不少。有人说圣诞可以让街头热闹,但春节却有着让街头冷清的神奇魔力。圣诞对于更多的中国商人来说,蹦出脑海的第一个想法应该是可以好好地赚点年轻人的钱了,而提到春节更多人想到的应该是怎样解决手头的工作,存够足够的钱,能在春节放心大胆的玩几天,好好陪陪家人。

杨绛先生曾在《我们仨》中说道“我们这个家,很朴素;我们三个人很单纯。我们与世无求,与人无争,只求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高中时偶然在课本上读过这句话,对当时的我来说,暗暗地钦佩着先生深厚的文字功底,为他们仨相守相助、相聚相失唏嘘不已。爸爸所在的高中也放假了,拉着我开始学包饺子。饺子馅原来有那么多种,饺子皮原来不用自己和面做,包饺子原来并不难……过几天爸爸又开始学做粽子,原来粽子里面加的都是香油,原来小区边那一丛油绿就是粽叶,原来幸福真的那么朴素那么简单……

第一次三个人在小小的家过年,窗外几家灯火通明,几家欢声笑语,彭彭的爆竹声在耳边响起,淙淙的幸福像流水划过心间。楼下的那对夫妻远赴南京去见嫁到外地的女儿,门口的对联早早贴好了,默默守护远方相聚的人儿;楼上的老奶奶迎来久违的儿女,满堂欢笑,但相濡以沫几十年的那个人,却早早的做了船远远地走了,不知道何时再见,撕去旧一年对联,让光洁的门静静的怀念着那个人。每个人都在拼尽全力守护着那微末的幸福。

《目送》中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的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初读时,心中断断续续地抽痛,也因此每当回到学校总没有勇气看父母渐行渐远的背影,不愿接受那句“不必追”。但今年春节,恍惚间明白,所谓父母子女一场,更重要的是相互之间不断的支持,默默的守候和帮助,远去的背影中隐藏着的也许是对幸福的坚持和努力。就像爸爸并不会包饺子做粽子,但他远去的背影也许只是为了寻找那一片粽叶,增加春节的氛围,不至于三个人便舍弃了习俗,用自己的方式笨拙地守护着微末的幸福。

海子说“你说你孤独,就像很久以前火星照亮十三个州府”,我想说,我幸福,就像冬日里小小的暖壶,从不吝啬自己的温暖,转而相互温暖。远去的背影背后也许是相互取暖,共同守护的坚毅。我想,回学校那天,我一定细细品味爸妈离去的背影,感受那微末的幸福。

[责任编辑:苏兰, 王瑀璇(实习生) ]

春节 父母 温情 陪伴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