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雾”出人生百味

2019年03月05日 09:41:11 来源: 中南大学(文新院) 作者: 字号:TT

中午骑车时迫停于红绿灯前,视线习惯性越过眼前车水马龙的穿梭,却不想望见了远方雾中的岳麓山。如雾般飘渺,如雾般朦胧而又不可捉摸,我看见风的气息吹过山峦,群雾飘动着,将远方的山重又轻轻掠过。美的一如仙境。

来长沙多日,却也只能隐约记得初次爬山时景区前的雕梁画栋,还有身边游客滔滔不绝的“指点江山”,却早已失了山的状,山的形。

不知多少次路过此地,也不知多少次视线穿过远方越向地平线,那座山一直便在那里,但我却好似从未见过。或许是早已习惯了那个方向山峦的轮廓起伏,日复一日地熟视后,又哪里还会想到那是湖湘大地上的岳麓山,是千年岳麓书院尘世浮沉千百年的朗朗书声。

没有人会为熟悉的景色停留,人们不远万里前来,也不过是为了瞻仰远方的风采。山上山下不过数小时的光景,所见所闻却早已成了记忆海滩上,遗落的贝壳。无论来或不来,群峰总在那里,享受着人间袅袅的香火,却冷眼看俗世兴衰,人海沉浮。

倘若没有那迷雾一时揭开,我又是否还能在急急归去的人群里瞥见麓山的一角?秦少游诗云:“月迷楼台,雾失津渡。”总是体会到那词中的种种无奈,种种琼台雾锁后的怅惘与迷茫。不可说,不可得。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苏子自有悟道的超然,又是否在惊喜之余,也会感慨当年生生错过的风景。太过执拗于山峰的高低远近,又怎会知晓那红日跳出云海时翻滚的江山?智慧如斯,我们总是喜欢远方的江,远方的水,却是眼前的山,独独是从未看清的。

山不可知,遥因雾锁。

而此雾又从何而来?雨霁晴峦时,山间自会有袅袅雾兮蒸腾。小时候看古画,最喜欢山间缭绕的云雾。总是分不清那是自然的雾,还是山脚山腰上人家的炊烟。总以为炊烟升上云霄便汇聚成了雾,那雾便不是仙境,反而平添了几番烟火味。儿时的遐想或许并不失几分味道,雾,是梦也是人生。

我们活在自己的梦里,活在亲手织就的迷雾里。做那被王母一根银簪惩罚的织女,她织就漫天云霞;而我们在生活的压力下织就雾霭沉沉。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山。我们曾是填海的精卫鸟,衔起一粒粒小石堆就高高的山峰。彼时我们踌躇满志,相信一己之力也能战胜所有苦难、所有风霜。每一次的热血、每一次努力、每一次的意气风发豪情万丈,都是一次次的衔石披荆斩浪!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片汪洋,多少年海枯石烂、多少年沧海桑田,我们亲手铸就了梦的高山,又多少次午夜梦回时念念不忘拾级而上?

何止是一座孤立的山,那是每一个人的理想,是年轻是每一次血脉喷张时立下的大志。从牙牙学语时简单的梦想简单的小丘,到长大后宏图大志下的绝壁险峰,我们的山,我们的志,在心中的精卫口中拔地而起。无论它雄奇亦或秀美,无论它高峻亦或平缓,无论它中规中矩抑或巧夺天工,它都是我们的梦想!是我们或近或远或平凡或伟大或普普通通或稀奇古怪的梦想,是我们每个人一步一步磊作的山,是我们每一个人真真实实的青春!

可是它们都被雾锁了。

直到有一天开始,我们看不见雾后的它们了;直到有一天,我们忘记了雾后还有这样一座山。

曾经的努力和付出;曾经的汗水和泪水;曾经无数次想过放弃后却咬牙的坚持,曾经紧张激动得睡不着觉又成功后歇斯底里的狂欢……那座山,那座山里的故事,都被雾锁了,看不到了。

年岁的增长,是时势的无奈,还是心智的成熟?当山脚无名雾气生长起的那一刻,便注定总有一天,它会锁住梦想,锁住曾经的我们。我曾误将画中的雾认作炊烟,烟火气的雾,归根到底皆由人生。不知从何起,不知从何来。它消磨了青春的无畏,亦消磨了年少的光阴。

一如雾中的岳麓山,山脚下过客匆匆,有多少人会记住雾后山的模样?又有多少人会记住心中曾经的崇山峻岭。

多少人也只能如路口的我一样,遥遥望见雾气散开时一抹剪影,恍惚记起,雾的背后,还有一座山。又有多少人,甚至连雾散的瞬间,也生生错过了。

还会再学衔石的精卫吗?

还会念念不忘登山的路吗?

怕是早已不记得山的形状了吧。

又或者连山的存在,都早早忘记了吧。

因为,一切都被雾锁了啊。

[责任编辑:苏兰 ]

人生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