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视界|《无双》:“观众”的“主角”式逆袭

2019年01月03日 10:22:11 来源: 中国海洋大学 作者: 字号:TT

前期热映的影片《无双》,影帝周润发、郭富城和张静初等一众演员在其中奉献了精彩的表演,而导演庄文强通过倒叙和插叙的叙述顺序,讲述了被捕的假钞团伙人员李问在审讯过程中还原了“画家”领导的团队作案经过,而事实上他却正是“画家”本人的故事。无疑,在“先入为主”观念下反转再反转,讲述的故事引人入胜,在豆瓣电影中评分超8分,是国庆档电影的惊喜。但当再次看完《无双》这部电影的时候,比多重反转更让人在意的是,为什么李问会虚构一个跟想象中“真实的”自己那样不同的“画家”来为自己顶罪。当然,事实上,真真假假的混为一谈,让整个故事充满了思辨的空间。

“主角”自我对“观众”自我的说服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相对于现实生活中的李问,“画家”无疑是“主角”,作为旁观者和观众的李问,希望自己是主角,但却并不像成为那样用不择手段、虚假方式成功的主角。在享受到自己“主角”的利益之后,为了给自己的“恶行”买单,他编织了一个完美的无双的梦,满足自己的一切幻想,包括求而不得的爱情。当然,虚构一个“画家”本质上是为自己脱罪,但从这样的虚构中,可以看到李问对“画家”的感情掺杂着感激也埋藏着愤怒,这是对另一个自己的复杂的情感。没错,“画家”就是李问的另一面,是他一直不愿意面对的自己,而偏偏是这样的自己取得了成功,这愤怒便也成了自己最后毁灭“画家”的理由。故事中“画家”的名字是“吴复生”,现在反过来再细想,可能包含了“不会再重生”的意思,也就是说,等事件了结,这个角色将带着所有的罪恶消失,就不会再成为李问新生活的阻碍。

对自己的赏识和宽容,理解和忍耐,甚至是“纠缠”,都表明着“画家”与其他人的不同,这让李问满意。能够认识并最大程度发掘一个人最渴望被人认可的价值的,只有自己。故事中“画家”的言行实际上是李问的自我说服和自我麻痹的过程:“我是个好人,我只是被逼迫的。”故事的开始,面对“画家”对自己的赏识,李问问“画家”:“你也是做假画的?”画家回答:“是像真画。”“假画”和“像真画”两种不同的表述,虽然说的是同一种东西,却体现了两个角色对于它的截然不同的态度。而当李问亲手烧掉自己的画作,这就标志着,画“假画”的李问消失,“像真画”的“画家”上场了。

相较于平常懦弱胆小的自己,故事中的“画家”暴躁狠辣,却唯独对李问万般忍让。除却李问是制作假钞独一无二的画工以外,解释为对自己的宽容更容易让人接受。每当李问出现困扰和犹豫的时候,“画家”的自己都会适时的说服李问,告诉他没有退路可走。主动与被动的转变,起码为李问赢得了更多的自我安慰,也让他满足了自己“是个好人”的心理设定。故事中一直强调是“画家”一次又一次救了李问,而在最后的决裂时刻,也是“画家”最后一次劝说李问:“你本来只是一个寂寂无名躲在唐人街画一辈子假画的画师,是我捧你当主角,开了这么多条路让你选,你却在每次做决定的时候都会选放弃,我对你真的很失望。”故事中的李问没有听从劝说,杀死了“画家”,救了自己爱的“阮文”。但事实上,“画家”后来的重现足以说明这样暴力贪婪的一面并没有消失,相反占据了李问的心,李问和“画家”在此刻已经合而为一。正是基于李问和“画家”角色的互动性,后期反转的复述中,将李问的脸带入“画家”的故事中才那样自然不冲突,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人,只不过分了两面罢了。

“真”“假”孰辨

在看电影的时候,我一直疑惑李问参与制作假钞的目的。为了钱吗?这当然可以算是其中的一项,但在故事中,无论是李问还是“画家”,他们对于钱财的渴望都没有被描述的那样巨大,巨大到可以因此去牺牲一切。

“画家”在故事中处处为假钞的制作开脱,说服李问的不是事成之后源源不断的财富,而是价值的认可,是所谓的成功的诱惑。入行之前,在郊外的交谈,李问:“你怎么说,黑……也不会变成白。”而“画家”回答:“只看到黑跟白的人,永远都是失败者。”而后制作假钞的时光里,是假钞团队相对“欢快”的时光,所有的人都在为完成目标而努力,会开心会失望,如果他们做的不是假钞的话,这几乎是一个高效而又凝聚力的团队了。不,可能在李问的世界中,假钞不仅仅是获得金钱的工具,更是体现自己的价值、实现自己主角梦的重要载体,他的开心的最大值,出现在假钞制作完成被认可的那一刻。

或许,在故事的开始,是真的有一个叫“吴复生”的“画家”带李问入了行,但这个人早在李问的故事中巧妙借位成了另一个自己。或者本来就没有这所谓的“画家”,一切都是李问编造的一个奇巧的梦,用来蒙混众人。这个“鈔级大骗”的设定,骗了警察,骗了秀清,以至于也骗了李问自己。又或许,在故事中被李问杀死的“画家”重生在了蒙受欺骗的秀清身上,“画家”就像一个永远无法摆脱的阴影存在在李问的世界中。

影片中的假假真真,最后看来让人唏嘘。“画家”身份的反转在我看来并不那么出乎意料,但最后李问与阮文的爱情是李问的单恋,确实给我很大的感触: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影片中多次出现“最爱的人”的话,“阮文”对李问,李问对来救他的假扮阮文的秀清,假扮阮文的秀清对未婚夫骆先生……大概,李问是真爱阮文的,所以才执着的单恋着她,她在他的故事中毫无污点,对一切毫不知情却又深爱着他。秀清也是真爱李问的,明知自己开始的存在就是“替身”,却一次次相信转机,相信他的哪怕一丝丝的动心。在保释李问成功的时候,假扮阮文的秀清与警官何蔚蓝进行了一段对话:

“你把你的未婚夫当成什么?替身?”

“你说什么替身啊?那你那个加拿大警官死了,你找的下一个也是替身吗?“

“他只有一个,不会有下一个。”

“别那么肯定。”

“其实像我们这种人,怎么可能得到最好的,能找个代替的,上天已经对我们不错了。大家起码能的得到点安慰。我告诉你,有时候假的,会比真的好。只要我们尽量爱的真一点,不就行了?”

在含着泪说“好。特别好”的时候,秀清终于领悟假的成不了真的,并在第二天与李问同归于尽。

真真假假,本没有好坏之分,但如果一定要去混淆二者的视听,试图以假去乱真,便失去了本初的均衡,而被功利所掌控。

故事的安排的技巧,反转的效果,演员的角色完成度,都为《无双》这部影片增色,这无愧是一部优秀的影片。而《无双》带给我的,除了故事的引人入胜和反转的出乎意料之外,更多的是:假的当然是假的,再真也是假的;坏的一面就是坏的,另外的地方再好也不能抹除坏的一面。故事的开始,人人都希望自己是个好人,但千万别在做了坏事后告诉自己“我还是好人”。

[责任编辑:苏兰 ]

中国海洋大学 影视赏析 《无双》人性展现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