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深夜食堂丨茶凉可续,人走无期

2018年12月11日 09:34:58 来源: 西电网络文化工作室 作者: 字号:TT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独自撑伞走在那条满地银杏的路上,寒风像一把无形的利刃,将那些红的黄的也曾精致的叶子打入泥泞,刺入土壤。

也是这样一个多事之秋,一年前的我还在那个熟悉的地方,不知疲倦地刷着卷子,偶尔也和二三好友开开玩笑,日子过的还算逍遥快活。

许是年少不知愁,那时的我只看得见这天高海阔,百舸争流。未曾想过人的一生,也是会早早结束。

凄厉寒风瑟骨,也是在这样一个雨夜,我打着伞站在校门口,没有等到来接我的母亲,

只从别人口中得知我的外公是永远地走了……

不过灵魂剥离身躯,肉体归于土壤,至于那生前的一滴一点,只留在我们这些未亡人的记忆里,逐渐模糊,逐渐忘记。直到我们也去了,他的一生才算真正到头。

我依旧麻木地写着题目,许是想从这漫漫书山中找到些许慰藉,但逃避并不能改变什么......

午夜梦回中想起曾经他教我识字读书,他背着我走过无尽的山路,他驼着背在角落里抽烟,恍惚间一行清泪落下,便再也止不住了。

我是从小被外公外婆拉扯大的,尽管那段记忆我已不太清楚,但从那一摞摞泛黄的旧照片中得知,我是被他们深爱着长大的。

后来到了念书的年纪,我被父母从农村接到了县城,自此: 我的记忆开始被保存, 而他们则被永远 留在了我所不知道的六岁以前。

距离带来的陌生感相当可怕,仅仅一年时间,我就疏远了曾经形影不离的他们,看着他们日渐苍老的背影,我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谈起。我该是感激的,我该是想念的。可是就这一句话我放在心口放了十年,记得每年过节的时候,我都假装玩着手机,以此来避免尴尬,可也就是这样,我看着他们的身板日渐佝偻, 脸上爬满皱纹,却从未有过只言片语。

去年春节,家里面永远少了个人,大人们大都避开这个话题,小孩子们还在不知疲倦地嬉戏玩闹,只有我知道,记忆里那个少言寡语,喜欢在角落里默默抽烟看电视的老人是再也回不来了。

今年中元节,我晚了大半年才去送外公一程,那时坟边的杂草已经老高,我看着矮矮的坟头,想起曾经驼着背的他,不禁潸然泪下......

黄纸冥币漫天飞舞,

却也不过是后来人的自我救赎,

他已去一年,而我在此书,聊以为念。

[责任编辑:苏兰 ]

深夜食堂 亲情 悼念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