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华中农业大学毕业生冯江十年守望鸟儿天堂

2018年12月03日 09:41:04 来源: 楚天都市报 作者: 字号:TT

“听,那是孤独的灰雁在寻伙伴”“今年小天鹅比往年来晚了几天”。冯江想不到,当年在华中农业大学写的关于沉湖湿地变化的毕业论文,让他与沉湖巧合结缘。作为沉湖驻站巡湖第一人,10年工作沉淀,冯江已对沉湖地形地貌、植物分布、鸟类生活习惯了如指掌,最终力推沉湖登上国际舞台。

他说:“水鸟是湿地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守护水鸟,就是保护湿地。”时值候鸟越冬,每年有几万只候鸟来做客,走近护鸟使者冯江,分享观鸟的欣喜、护鸟的艰辛。

闻鸟叫就能辨识鸟

沉湖,坐落于武汉蔡甸西南角,与长江相邻,保护区总面积17.4万亩,是东湖风景区1倍多,2013年获评国际重要湿地,这里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方白鹳、白鹤等8种,二级保护动物小天鹅、灰鹤等22种,是候鸟迁飞越冬的天堂。

上周一,记者来到沉湖湿地自然保护区,跟随冯江他们一起巡湖观鸟。站在大堤放眼望去,烟波茫茫,芦苇花开,阳光温暖,脚下一个个小池塘里水鸟在觅食。

望远镜扫一圈,冯江低压声音说,“来!看那边!小天鹅,来了3只!”他一脸欣喜地用专业相机拍下,并在手机上写下观鸟记录。

野外工作,风吹日晒,皮肤粗糙,显得苍老。驻扎湖边工作10年,36岁的冯江熟悉候鸟的来去时间,“往年小天鹅11月中旬就会来,今年下旬才到,可能是因为气候变化。小天鹅离开较早,次年2月底就走了。”

话音刚落,一群鸟欢叫着从高空飞过,吸引我们的目光,“是大雁吗?”“是鸬鹚,大雁翅膀挥动频率没这么快。”

“你听,吱——吱,这是灰鹤。”冯江说,用望远镜一看,果然是。这一身功夫是他多年用心守护鸟类练就的。

“不仅熟悉候鸟,几乎踏遍沉湖周边的每个村,沉湖一张图就在他脑海里。”沉湖湿地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李高说,沉湖能成为国际重要湿地,考评严苛,冯江起了不小的作用。“比如,每年定期至少两万只鸟栖息,占全球水鸟种类数量1%的水鸟至少1种,是否有列入濒危目录的……”冯江独自整理资料,交出一份漂亮成绩单:从2008年观鸟到2013年,他和同事观测到“新朋友”有16种,沉湖鸟类达到169种,每年有4万-6万只鸟越冬,占全球水鸟种类数量1%的水鸟有8种。

沉湖水鸟

连续两天清理毒诱饵

这样的日子,冯江已经坚守了十年。

谈起沉湖工作,“那真是一种巧合。”冯江笑言,他是华农环境科学专业,2008年毕业的,当时导师给他的论文选题就是沉湖湿地变化调查,报考蔡甸区林业局时,谈到自己写过关于沉湖的论文,录取后定向安排到了沉湖。那时,他还是个鸟盲。

沿着沉湖保护区,有多个监测站24小时盯着保护区的一举一动。冯江从2008年至2016年日夜驻扎在沉湖边的罗汉监测站,推窗一望,湖在眼前。这两年,他在局机关,每周也要巡湖一次。

“罗汉站是首个站点,他是第一个监测员。每天巡湖一圈,因环湖线不通汽车,每天骑摩托车上午下午各巡一边,总里程100余公里,现在人手增多,每人只巡几十公里。”冯江的同事王科细说,巡湖不是走马观花,要寻蛛丝马迹,滩涂上有无脚印或新路,有无不明来历的食物。

冯江回忆,2014年他和同事们巡湖时,发现滩涂上有脚印,玉米等谷物零星撒了几亩地,情况不妙,可能有人毒鸟!他和同事忙着用筷子将一颗颗谷物夹起来,“5个人夹两天才清完。检测结果显示谷物里拌了毒药呋喃丹。”

近年来,观鸟人增多,有人动用无人机。“那不行,我们看到就喊停。鸟儿很敏感,怕干扰。”冯江说道。

沉湖湿地保护区内,冯江对非法捕鱼者进行执法宣传。

“驻扎在湖边监测站,半夜和凌晨出击是常态。”冯江同事王科说,2013年至2016年,每年秋冬,几乎每天从凌晨3时到早上8时都随森林公安巡湖,因为捕鸟人一般凌晨作案。

冯江清晰地记得,有个冬夜,随森林公安捉拿捕鸟人,穿着厚羽绒服和同事们蹲在芦苇荡,整整一夜,寒气重湿气大,衣服裤子都被浸湿。

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近两年,保护区非法捕鸟事件显著降低,如去年10月,高某和卢某二人在沉湖多次用农药拌谷子的方式捕杀绿头鸭、黑水鸡和灰雁等野生鸟类260只,构成非法狩猎罪。两个月前,蔡甸区法院判处高某、卢某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连带赔偿公益损失12.56万元,并在《楚天都市报》公开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

“这个案子,就是同事巡湖时用望远镜发现的。”冯江说。

“冯江周末在局里值班,将值班电话呼叫转移到手机,人到保护区去巡湖。”李高赞赏冯江敬岗爱业。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冯江心中,候鸟是朋友。有更多鸟类来沉湖过冬做客,是他心中所愿。

[责任编辑:苏兰 ]

冯江 十年守望鸟儿天堂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