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裁判的方法:判断和推理——《控方证人》

2018年11月23日 09:58:37 来源: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作者: 字号:TT

《控方证人》改编自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同名小说,是一部于1958年在美国上映的黑白电影,讲述了英国刑辩律师为谋杀罪嫌疑人辩护的故事。 惊叹于其反转剧情的同时,也许我们应该关注其庭辩中展现的法理问题。

控方证人——克里斯汀

威尔弗里德爵士无愧于他善解无解之案的名号,在所有间接证据都指向嫌疑人沃尔的时候,仍然以绝佳的观察力和铿锵有力的雄辩将控方的证据一一打回。他为他所以为的真相殚精竭虑,站在严肃庄重的法庭上控诉控方证人——沃尔的妻子克里斯汀的谎话连篇。他斥责克里斯汀对婚姻、爱情、法律的漠视,高声指责她无任何一句可信的诚言之时。不仅是电影中旁听的观众为其鼓掌,笔者作为法学学生,也深为敬仰,深为佩服。

最后惊人的反转让人不禁想起《LEGAL HIGH》中诸多类似的情形,也不禁让人想起新垣结衣饰演的黛律师起初对“正义”和“真相”的执着。当然从时间顺序来看,这样的既视感,应当是《控方证人》对其后律法作品的影响所致。为什么正义与真相需要打上引号,因为这两个神圣的词汇仅在基于真实事实之上时才能真正存在,而由判断和推理得出的结果永远都不会完美。

作为一部以推理和庭辩作为主线的剧情片,其实阿婆已经在故事情节中为结局的反转作出了铺垫。即使爵士雄辩能力超群,仍然无法否认这样一件事情:沃尔否认了自己知晓遗嘱最大受益人是自己的事实。因此其所表现的天真无知确有伪装的成分,但是因为爵士对自己“眼镜测试”的充分信任,他判断而非推理出沃尔无罪的结果。

就像陪审团最终一致给出无罪判决一样,他们更加信任那个天真无知的沃尔蒙受了冤枉,而忘记了之前控方给出的诸多证据——这是判断优于推理的结果。

不光在电影之中,法庭之上,现实生活中我们这是这样进行着判断,因为我们总是无法掌握所有的证据,也难以做出正确的推理。就像之前刚刚发生的公交坠江事件一样,媒体在没有拿到一手资料之前,告诉大众公交坠江是由轿车女司机逆行所致。于是我们深信不疑,跳过了监控证据,对无辜的轿车司机口诛笔伐。因为我们的常识认为女司机错误操作非常正常,于是我们便毫不犹豫地相信了,判断优于推理。

回到《控方证人》本身,法庭还有一个办法查出真相,那就是调查克里斯汀的通信对象“马科斯”本身。这个人和其地址都是虚构的,所以只要深究这个人的存在,就可以判断信的真伪。但是这又回到了裁判方法的问题,如果控方承认了被告给出的证据中不利于自己的部分,那么证据默认为真,不必调查。

也许《控方证人》的精妙正在于此,不论是从程序规则,还是道德判断,都只能给予真凶沃尔无罪判决。当然,把时间拉到现在,可以检测沃尔袖口血迹的DNA,从而判断血迹的主人,真凶和其妻子无论扮演出什么样的绝妙剧情,也无法逃过铁证的制裁。

放下主观的判断,也许我们可以更加接近真相。

[责任编辑:苏兰, 熊坤军(实习生) ]

控方证人 影评 法理 裁判 社会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