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写在延大|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2018年11月19日 10:24:59 来源: 延安大学 作者: 字号:TT

我不喜观书,却偏爱写文;不喜书,却偏爱去有书的地方。所写之文必为真情实感;图书馆、书店、可以看书的面馆、读书角、书吧……有书的地方我都样样不落下!

我把这一切,晦涩地称为:浅缘——与书之间似有红线牵连却又微不可见。

真正“以书为伴”的日子应该从初中算起。每个周末约上三俩个好友去西部商城的书城看书,一待便是个一天半天。说是书城,其实就是个门面大点的书店罢了;很多书都被精致的包装封着,不能看;但好在,也有不少书是可以看的。每次待在那儿,不看到头昏脑涨是断不会走的。

我看书很慢,往往同伴们看完一本书,我却只能看半本;因此,还有点“小自卑”。

偶尔,我也在心中诽腹自己。古人云:“好读书,不求甚解。”我看书慢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我“求甚解”,不过一般接下来便会自我排遣——别忘了人家欧阳修还有下句呢:“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可见他也并非真的“不求甚解”!嘿,我就是这般厚颜无耻!

当时,真的看过很多闲书,也很杂。有关于书法的,关于素描的,还有关于文玩珠宝鉴定的,还在中考前便看完了那个书城里所有的高考满分作文书……总之,是很奇葩了。至于意林、花火、青年文摘、读者这些杂志,都是课间闲暇时看的,与书城无关。

后来,上了高中,时间不如从前充沛了,看书也变得断续而无特定规划。

看了很多童话书,如《爷爷一定有办法》、《聪明的狐狸爸爸》、沈石溪的《野犬女皇》,重温了《格林童话》、《城南旧事》、《一千零一夜》……还看了一些其他比较火的书,如《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三体》之类的。

就这样,六年转瞬,我从这样一个不爱看书的人到现在也看了不少书:《简·爱》、《幻城》、《傲慢与偏见》,冰心的《繁星·春水》、泰戈尔的《飞鸟集》,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这些书,也并非都看完了的,我只拿走书中我要的部分就好。

到现在,我上了大学,从西安来到延安,第一件事,还是泡图书馆。但至今仍未好好看过一本书,来图书馆多是写作业、处理信息……

同我一样,大多数人都在进行着有目的的学习,悠哉看书的人廖廖无几。图书馆的楼道里有不少坐着或站着的人,都是在背书;声音通过四周的墙壁反射,听起来竟有些像佛经。

但不管怎么说,图书馆到底是个安静的地方,也能起到洗涤心灵的作用。

上个月的某一天,我带着一颗焦虑、污浊的心来到图书馆三楼看书,只是随意抄起一本书——《格子间女人》,便坠入书海。

这本书很厚,我一下午只看了不到三分之一,但却仿佛卸下了开学以来身上所有的重担,得到了一颗晶莹、透亮的心,惬意至极。

之后去图书馆,又在同一个地方看到了另一本书——贾平凹的《秦腔》。

我听高中语文老师提起过,他并不大喜欢这本书。但出于好奇和经常看见爷爷听秦腔,我还是忍不住翻看了这本书。书中包含了很多陕西的方言,非本地人还真是难以读懂;不过,又出于来这的目的不在此,我并未细看……

我看书的目的其实并非只是为了看书而看书,主要还是为了写文。

初中的时候我写的文章尤为突出,这应与当时涉猎书籍范围广泛关系匪浅。高中的时候就相对平平,现在就更不用说了。

不过,到底潜意识里想让自己有点长进。于是,我主动加入了学校张思德青年志愿者协会的宣传部和圣地红网的原创部。有时还幻想:或许四年之后,我不会是一个会计,而是成为一名作家。

我是一个多愁善感而又性格内敛的人,因此总要找个排忧解闷的出口——写作。

然而,上了高中后,我变得理性了不少,这是好事。但这也可能是我后来写东西能力变差的原因之一,怎么说呢?大概是生活眼前的苟且磨去了诗和远方吧。

情深,缘浅;我对写作情深,又奈何与观书缘浅;所以,愿红网为我与书续缘,经四年洗礼,共筑一个作家梦!

[责任编辑:苏兰, 王松鹤(实习生) ]

梦想 逐梦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