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永不褪色的时光

2018年11月12日 09:56:09 来源: 长安大学 作者: 字号:TT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孤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

近来怕说当时事,结编兰襟。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当我睁开眼睛,回忆刚刚苏醒过来的梦境,发现你们竟是我心心念念的逝去流年。

任由清晨冷水的那一丝丝凉意冲刷着脸庞,面容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丝苦涩的笑;离家千里之外的第一次生活终于还是来了吗?只是,人已难再……浅握一缕清风,静守安然,默听一曲弦音,迫逝时年。光阴流转,岁月渗透忧伤,曾经的,那人,那事,那段过往;命运轮回,随云烟沧茫。满月风华,也许是一曲流觞,祭奠青春年华,或走,或停,或遥望。时光安然,那一抹浅笑,笑醉多少豪情;一腔清愁,送走青春多少过往!

破晓

记忆里坐在教室里的少年,养成的在上课时远望天空,在每个忙里偷闲的日子里的那一道文静身影;那趴在教室外栏杆上的嬉笑怒骂;还有身后的那一位猝不及防的大佬。记忆里那坐在操场上的少男少女,玩疯了,摔倒了爬起来继续笑着哭,侧脸倔强坚毅的线条融化在初升的朝阳里,耀眼无比。还有,我离开时的送别身影……

坐在操场上,感觉到那迎面而来的晨风,那风中的浓郁草香,仰头即见的朝阳,掺杂着新翻的泥土气息,想起了那些一起在路上的桀骜少年,忽然发现身边那一道道人影离去在来时的路上时,我才明白越长大越孤单,没有谁能一直陪着谁。“所有的结局都已经写好,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却忽然忘了是怎样的一个开始,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

永远的名人堂

给遥远的各位名人堂的老铁:

我好像还记得,愿望是什么;我在叛逆的,坚持什么。

原谅我可好,我傲慢的青春,在触摸里奔跑,在黑夜里舞蹈,你们嘲笑的船会停靠;

嘲笑我可好,我幼稚的青春,用木剑来争吵,为尊严而摔倒,不能让的咬着牙也不放掉。

[责任编辑:苏兰, 程慧(实习生) ]

青春 怀念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