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成年人有种心酸,叫“假装很快乐”

2018年10月08日 10:29:48 来源: 星言说 作者: 字号:TT

 01   

前两天看综艺节目,里面李菲儿的一席话,听起来特别扎心。

节目里,有个游戏环节叫“二十个我”,就是让嘉宾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接连不断地说出真实的自己。

有人说,这个环节比艺术人生还要催泪。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音乐一响,气氛一来,很多平时带着面具的明星,会不知不觉说出憋在心里的话。

一向以坚强大气形象示人的李菲儿,面对着镜头,不由自主暴露心事:

“我有些时候会很无助。我可能有一些永远无法完成的愿望。我想告诉大家我是一个很好的女生。“

“我不快乐。“

“天哪,我居然能说出我不快乐。“

她为什么不快乐?

我们不得而知。

也许是因为那段众所周知的,与黄晓明无疾而终的爱情。

也许是因为曾经几度感情里全心投入,却又受伤而归的经历。

也许是因为网络的责骂,和舆论的不解给了自己太多压力。

也许是因为想给那些,想看自己笑话的人一个有力的回击。

也许,有很多也许。

说完这段话,李菲儿不住地点头,

本来笑着的脸,瞬间变得很低落,

好像进入了自己的世界,恍惚许久。

那一幕,很多人都看着都很心疼。

既心疼这个懂事又坚强的女孩儿,又心疼那个和李菲儿一样,因为生活种种,不得不假装快乐的自己。

是的,很多人和李菲儿一样,从不敢说出那句:我不快乐。

这段在我看来,尤为戳心。

经历过人生重大变故,我算是自我调节能力还算强的人,到处旅行散心,在朋友圈发美好的图片。

很多人说,看到你恢复的这么快,真好。

是的,表面看起来,我似乎已经回到生活的正轨,那些悲伤绝望已被埋葬。

但内心里,很多时候都有一个声音在说,我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快乐。

对不起,我有时候也还是会很难过,只是知道说出来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也许还会给他人带来烦恼。

所谓长大,也许就是把悲伤调制成静音的过程。

不必撕心裂肺展示给任何人,只能独自舔舐伤口。

 02   

前两天半夜睡不着,刷了两下朋友圈。

忽然看到一个平时很乐呵的朋友发的一条文字状态:

“越是假装坚强的人越脆弱,越是满脸堆笑的人越不快乐。我很累,真的。”

惊讶她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儿了。

因为印象里,她之前的朋友圈,都是旅行美食和积极工作的状态,看起来特别向上又充满阳光。

翻看她之前的内容,然后想留言问问她怎么了,却在重新刷朋友圈后,找不到了那条文字状态。

没过多久,一条新的照片出现在朋友圈:她在海边比着V,笑容依旧那么灿烂。

那个深夜里不堪一击的灵魂,在短暂的释放之后,又被重新塞进皮囊。

留给外人的,仍然是那张永远有着向上弧度表情的脸。

没人知道她经历过怎样的崩溃,没有人知道她过得有多累,没有人知道其实她并不像看起来那般快乐。

很多人说,中国女人演技都很棒。

她们要在父母面前假装自己过得很快乐,不让长辈们担心。

要在孩子面前,做无坚不摧的母亲,给孩子安全感。

她们要在朋友面前,假装自己过得不错,这样才能不被牵挂不被可怜。

要在敌人面前变身女王,哪怕忍着眼泪,

也要给别人一个光芒万丈的背影,告诉她们老娘过得好着呢。

因为并不想被低估,不想被同情,不想变成别人的谈资或是笑料,所以必须假装快乐,假装一切很好。

这样累吗?有一点。

但会改变吗?也许不会。

 03   

对于成年人来说,假装快乐,似乎变成了一种习惯,无论男女。

女人有女人的顾忌,男人亦有男人的压力。

在外面,男人是顶天立地的老爷们儿,不能哭不能怂。

在家里他们是孩子妻子和父母的顶梁柱,不能弱不能倒。

他们不愿说出自己的苦恼,因为不想把一份不快乐变成更多份。

他们不能说出自己的悲伤,因为他们有义务传递给人快乐和希望。

综艺节目《我家那小子》里,主持人钱枫在拍平面照片的时候,特地把自己化装成小丑,因为觉得和自己很像。

“有时候心情不好,但因为工作的原因,只要站在台上,就必须展现自己快乐的一面,而悲伤的一面只能独自消化。”

他说这种感觉,和流泪的小丑很像。

钱枫的的妈妈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节目,她从来不知道儿子有这么多独自神伤的时刻。

她一直以为儿子是那个快乐的大男孩儿。

直到通过节目记录,才窥到真实的那个他。

才知道,原来儿子也有孤独的时候,也有难过的时候,也有需要倾听的无助时刻。

是的,人前有多潇洒自如,人后就有多悲情落寞。

年少时,我们有借口,有依靠。仗着那份天真,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长大后,我们有了责任有了压力,更有了深不见底的矛盾和自尊。

很多时候,哪怕内心早已波涛汹涌,表面却依然要装出,一副岿然不动的模样。

无论何时,面对他人,我们始终想要保持那个体面的自己。

即便被人察觉无意问津,也只会淡淡回应一句:我很好。

但是很多人,嘴上说着我很好,心里想着的却是,我很糟。

 04   

心理学中,有一类人叫“微笑抑郁者”。

说的是,很多人在他人面前表现的很开心,甚至很有幽默感,但在微笑和乐观的面具背后,却充满了无价值、残缺和绝望感。

在朋友圈中,他们喜欢逗别人开心,是正能量的存在,但当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却常常感到悲伤。

“微笑抑郁者可能看起来有很好的社交能力,他们很友善,甚至是一个团体中的开心果。”

但真实的他们,并非表面看到的那样快乐,并且,他们从不言说自己的不快乐。

当这种强颜欢笑的压力达到临界点时,情绪就会像雪崩一样崩溃。

进而免疫力下降,导致严重抑郁症,甚至其他病症的发生。

其实我们很多人,都是微笑抑郁者。

我们负重累累生活在世,却始终没有勇气坦白地说出自己的不快乐。

过得不好,并没有那么丢人,喜怒哀乐,皆是生活的一部分。

有时候觉得,也许我们都可以去试试,节目里的那个“二十个我“的游戏。

哪怕不愿面对镜头讲出真实的自己,就找一张白纸,写下自己的真心。写出来,念出来,只对着自己。

暂时抛开那些顾虑,抛开别人的看法,抛开生活的压力。

给自己一次释放的机会,给自己的心放个假。

如果可以,真的希望我们都能面对真实的自己,而不用时刻带着面具。

哪怕那个自己弱小无依靠,哪怕那个自己狼狈不够体面,却始终最为珍贵。

也许, 在我们能说出“我不快乐”的时候,才离真的快乐更近了一步。

愿我们都能像作家陈虹羽说的那样:

“愿你所有快乐,无需假装,愿你此生尽兴,赤诚善良。“

[责任编辑:苏兰 ]

成年人 努力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