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自己领悟的才是真正的淀味

2018年09月13日 09:16:55 来源: 中国矿业大学 作者: 字号:TT

一,苞米面味的糊糊大抵才是清欢一味。      

曾听人讲说每个城市的建筑都一样,似乎在国内更易寻觅钢筋混泥土的掺杂味,更不易觅得源自内心的对一个新城市的新鲜感与体验感。当时似乎莫名觉得这句话有分真理,仿佛只能在漫天飞雪的俄罗斯看到红坊漾瓦,只能在地中海边的意式风情街印哥特式的影子,只能在戒律森严的故宫内还留存中国古典的最后一丝气息,而随着京味浓厚的街坊一座座拆迁,那最后一丝气息都要被盖上国家保护的印章。这印章后面不由明说的带着一种厚重感和责任感,但又似是给旅者筑起了六角玻璃形的围墙,观起来至始至终觉得少了古人那份“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旅者心境。照那样谈来,何为旅行?踟蹰间就是为了让相机见见市面?或是让定位系统多录入几个数据?

有一场秋雨似乎一下子点醒了我当时的状态,沥沥淅淅像鼓点一般的声音敲击着我的耳膜,当时有个醉心地理的朋友第一时间不是听雨声而是闻雨声。他说,你闻,这泥土中的味道。我和她打趣道:“不就是枯叶的味道吗?怎么,难道是冬姑娘要来了?”“不是,这空气中似乎有这个城市本来含有的味道”,那时候他一本正经的回答我。空气有这个城市本来含有的味道,觉得这句话颇耐人寻味却毫无直击感。直到高二那年八月份同母亲走了一趟西安,下过雨之后,那种城市体验感一下就涌入了心头,闷热的不同于家乡透着凉意的闷,坐上矮矮小小同荷叶扇一样公交,人群中的闷热似乎想从雨意中穿破,能晃着人熟睡。一样的,七月的天津那种不慌不乱却从失上进的急促感,走过一座座天桥恍然觉得在天津生活的人们一定很有趣,稳重从不匆忙让我慢慢爱上了这津沽。七月的上海,浙江都不约而同的有匆忙感,这两种匆忙感却又绝对不能同日而语,一个紧致,一个大气,两种风采更是两种精彩。后来走的越来越多,越会发现那种城市直击感越来越强,可能和月份有关,可能和天气有关,但我觉得最可能和这个城市的淀味有关,是一种沉淀下来的无与伦比的味道,每个城市,每个地方,甚至每个角落都有,大抵看旅者有没有那份闻雨声的心性了。

离返家启程还有不到十个小时的时候,我想大概我已经快在这个城市旅居了半年了。这个旅居不同于字面上的旅居,大抵我是想形容我在回忆这个新城市的感觉的时候,印象在大脑皮层的只有几个人几件事,和寥寥几笔略显浓重的历史苍茫感,更多的体验感我想春天到的时候再继续摸索吧,大概可能这也是生命的精彩之处,很多时候,费劲心思都没有得到一份体验感,又有很多不经意间的一刹那,体验感油然而生。

三年前《文化苦旅》几乎是争相传阅,家喻户晓,快要觉得没听过余秋雨就要和这个时代脱节了,那时候我可能是叛逆心理作祟,偏偏觉得这有什么,不过又是一本卖文字的书,不看也罢。前几天一篇文章映入眼帘的时候,我的羞愧感顿时扑面而来。当时是因为对莫高窟数字壁画的关注,《朗读者》樊院长的节目上读到关于莫高窟的文字。那段文字值得学历史的人参悟一生,值得懂文学的人领悟一生,值得悟哲学的人思考一生。文字我至今记忆犹新,莫高窟可以傲视异邦古迹的地方,就在于它是一千多年的层层累聚。看莫高窟,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标本,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一千年而始终活着,血脉畅通、呼吸匀停,这是一种何等壮阔的生命。用以生命二字去形容古迹,去形容壮阔人心的古迹,可能终其一生我都难以想出这样的词语去精准无误的表述那种惊心动魄的美。毋庸置疑,这段话出自余秋雨的《文化苦旅》,我顿时就觉得因为自己的一时偏见,和这本书错过了这么些日子,真的是可以以抱憾二字形容当时的状态了。思来想去又觉得要是没有抱憾,可能当时对这些文字的理解也没什么深刻之处,抱憾之后才会觉得醍醐灌顶吧,也所幸抱憾之时也并不晚。那时候觉得凡是大众出名作家,或多或少总会被媒体的包装带着走,偏偏在那时候觉得压箱底的小众作家才是真的好水平。

也是直到郦波老师的一个讲座慢慢让我觉得又是我偏见了,讲座当天还和一个朋友讲,这种感觉我真的无法言语到,从小处落笔,却不失全局,每一处细节似乎天衣无缝,完满对接,让人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思路,一步步走,一步步领悟,一步步体会,觉得那场讲座即使像我这样不懂苏轼的人倒也把苏轼的辛酸领悟了一遍。但与这些不同的是,当时读到夏坚勇的书第一眼就喜欢上,也一直喜欢直至今日,他把自己的文字形容成梅兰芳的水袖和高尔基的海燕,那样袅袅婷婷,那样恣肆飞扬,这种欣然命笔的状态是每个文人一生的追求。更让人欣赏的是他的立意,在史可法的问题上之前从没有感受过他的话如此之贴切。明明设好了一场局,明明已经是一个无底洞了,即使明白所有挣扎都是徒劳,还是义无反顾,大抵不如洪承畴一般,光荣而后彪炳,以至于现在的评论扬州十日是史可法的错、党争是史可法的错,到底加速南明灭亡还是减速都没有定论,可能是世间还是一如从前,黑白分明的可爱,左右不过又是一场湮没的辉煌。还是那句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后来渐渐觉得不管是当时一眼就喜欢上还是慢慢改了心性,每个作家,每个作品,不论小众大众,都有其淀味所在,这种淀味每个人理解可能颇有偏执,大抵就看读者有没有这份心性了。而这种淀味又会随着时间、国度、认知的变化而变化,可能会食其味道,难以入魂,但有一句话这样讲到永远难以抵达当时当日所想,却也在今日别有风味。

每一种体验感,城市体验感也好,文字体验感也罢,都是至清至味的生活体验感,这种生活体验感是他人言语所难以企及的,万般感觉也都得自己领悟。自己领悟的才是真正的淀味,也就如同我一直觉得苞米面味的糊糊大抵才是清欢一味,喝起来润至心肺的时候那样绵延不绝,沁人心脾。

[责任编辑:苏兰, 熊坤军(实习生) ]

体验感、独特、恣肆飞扬、绵延不绝、沁人心脾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