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出发吧】记忆里的小城

2018年09月11日 15:53:36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记忆里的小城

记忆中的小城没有什么名气。狭窄而又错杂的小巷、破烂而又崎岖的小路、朴素而又平实的住户。记忆中的这座小城没有什么名气,却成为了我心中最最柔软的地方。

这是一座四季分明的北方城市,地处陕北,位于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之上。北临草原,西临沙漠,东临黄河。这里深受西伯利亚高压的影响,冬季凛冽的寒风排山倒海式的呼啸而来,风带着雪、带着冰直直灌进人的耳朵里;春天,北回归线终于从南归来,给这座冰天雪地的城市带来些许温暖。草木一点点抽芽,河水一点点融化,这座冷酷的北方城市终于温柔了起来;夏日的正午时分是万不得出门的,因为临近沙漠的城市自然从骨子里有沙漠的性子的。猛烈地太阳光,灼热的温度,哪怕是风也是完全不可靠近的热烈的灼人的热风;秋天应该是很舒服的季节了,天高云淡、落叶变黄飘落,风不如冬天那么凛冽也不如夏天那么热烈,她只是轻轻的、凉凉的一点点吹去夏天的躁动。这是一座四季分明的北方城市,冬寒夏热,春种秋收。每一阵风,每一场雨,每一个节气都如约而至,从不逾期。

记忆里的小城很小很小。它从来都只有三条主大街。从东向西数的第一条街就叫“大街”。这是一条古老的长长街道,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水马龙,只有数不尽的四合院和走不完的破烂小巷。几百年来,这里只是静静的、慢慢的,不争不抢,慢慢的在时光之河里流淌。清晨,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和热气腾腾的馍馍、果馅的香气充斥在北大街。“瓜!瓜!五毛钱!”、“黄瓜!黄瓜!”......这里的人过于含蓄,不会表达,连叫卖也只会说卖的是个啥、多少钱。你要是和他讲价,他也只会说“不行,不行,赔烂”或者“则拿可(去)吧”。我喜欢这座小城,深深地被这样缓慢而又温和的生活所吸引。这里的人不斤斤计较、不耍心眼儿,从来都是实打实的。这里的物也是这样的。小的时候,我住在这大街上一座破旧的四合院里。院子里住了好几户人家,夏天的夜晚,大家都搬个凳子、椅子坐在院里乘凉,大人们聊天喝茶聊聊张家长李家短的,孩子们玩捉迷藏、丢手绢,或者干脆躺在院子中央一起数星星。记忆里的夜空星河璀璨,星星在空中眨眼舞蹈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如果当时的我多读一些书,一定能清清楚楚的分辨出哪里是大熊星座,哪里是天秤星座。后来,我总是做遨游太空的梦,我想一定是和当初能与星星那么近距离的接触有关。

大街很古老,这座城市的每一段历史都在这里有迹可循。防御外侵的古长城、见证古代贸易往来的驼峰、错综复杂的四合院小巷子、整齐排列贯穿大街始终的鼓楼、钟楼、凯歌楼、钟楼......每一座都带有历史重重的印记。我没有经过那些历史,也不了解那些历史,可我知道每当我走进每一座楼的门洞,看到每一座楼的青砖和那些檐牙瓦片,内心都情不自禁的震撼。在我很小的时候,每到过年这些大楼里都会想起秦腔、说书、榆林小曲的声音。后来想想,那都是我在这座城市里,最熟悉最温暖的声音,尽管当初我一点儿都喜欢不来这些东西。

从东往西数的第二条街叫“二街”,所以第三条街也理所当然的叫“三街”。你瞧,这小城里的人多简单,起个名字都是这么直白。二街一直以来都是商业街,也是最现代化最繁忙的地方。只是随着年代的变化,二街的楼房越来越高,商城也越来越多,货物也越来越精致了而已。“三街”没有什么特点,只是往南边儿有一个“大市场”,里面鸡鸭鱼肉蔬菜瓜果调料八角都有,而且从早开到晚,不像北大街只有早市。

记忆里的小城没有什么名气,无人知无人晓,可它却在时间中缓缓的、慢慢的走了这么多年。公元前221年,秦统一六国,分天下为三十六郡,“上郡”便是其中之一。明永乐六年建榆林寨,榆林之名始见于史。二零一八年,三零一八年.......榆林还要在时间里以其特有的姿态好好地生活下去。

记忆里的小城没什么人知晓。从前别人问我来自哪里,我说“榆林”,大家都一脸错愕。后来我再说起,别人都会回一句“喔,是路遥的故乡”、“是老舍先生笔下的‘小北京’呐”“煤炭资源丰富啊”.......

记忆里的小城在记忆里慢慢流淌,北大街的清晨依然有叫卖声,二街依然人潮拥挤,三街的“大市场”规划地越来越好。只是过年的时候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见秦腔、说书和小曲了,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从最南扭到最北的秧歌了。

记忆里的小城还是记忆里的模样,记忆里的小城和记忆里不太一样。

[责任编辑:苏兰 ]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