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出发吧】一口缸,一段尘封的历史

2018年09月11日 15:50:00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一口缸,一段尘封的历史

盛夏,乾清宫外。

热烈的阳光直逼人的眼眸,红墙黄瓦冲击着人的感官。鎏金铜缸端正的立在高大建筑物旁,黑黄镶嵌,相比之下富贵气息淡了许多。它的形状,倒是不显得颓唐,腹宽口收,活像圆滚滚的胖子的粗腰。两边挂着兽面铜环,仿佛能听得见,几千年前,在夜深人静的诺大的皇宫内,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偶尔也能传来一两声清脆的铜环与铜缸的撞击声,如同翠玉相撞,在空中久久回响。

兽面铜环只是一个装饰,正如铜缸之于皇宫。不过,铜缸也不仅仅只是个表面贴金的花瓶。倘若皇宫失火,可就近从铜缸中取水,虽说火灾并不常有,铜缸不过是有备无患。但若真的烧起火来,皇宫里哪一件烧掉的东西不是价值连城?无论是精心裁制的服装,还是名家字画,经过大火的烧灼,化为灰烬或者是残缺不齐,都让人痛惜。

为确保铜缸中的水在冬天不结冰,还在缸中设置了专门的“铁屉”来储存炭火。大缸下有一个环形托盘,乍一看是用来托住沉重的大缸的,正如餐桌上所用的托盘,只不过这托盘较小,刚好与大缸下端接口处贴的严丝无缝。但它也不是圆环状,在一面有一个细微的开口,用来添加炭火与通风,环绕着的砖则刚好可以将火势集中起来为铜缸加热。内务处还专门设置了“熟火处”伺候这些大缸,给大缸穿上“大衣”,让热气不那么容易扩散。古人的聪颖可见一斑。

据说铜缸是乾隆皇帝给和珅十万两黄金让他造十八个金缸,和珅用铜替换了金,调整了缸的体积,并在表面镀金,让铜缸和金缸的质量相同,剩下的黄金则收入囊中。只是鎏金本就是镀金的意思,故事并不足信。

眼前的铜缸表面的黄金已经褪去了许多,如果说硕大的乾清宫是富家公子,那铜缸则顶多算得上是一个落魄的穷书生。那些金黄色的痕迹像是一条条密布的线,在缸的弯曲处的金黄保留得比它下面不直接承受风吹雨淋的地方更完整,不像是自然侵蚀造成的。原来,是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列强金银珠宝抢掠过后任然不过瘾,用刺刀将大缸表面的鎏金刮下后,才仓皇出逃。

铜缸上的灿灿金光,仿佛在传唱往日的辉煌;铜缸上的道道疤痕,仿佛在诉说往昔的伤痛。一口缸传达不出一个城市的广度,却传达了一个城市的深度。只是正如它拥有满面的灰尘一样,它的历史一直尘封着,等着来人去探寻。

[责任编辑:苏兰 ]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