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白姜,一记家乡风味

2018年07月06日 09:37:43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身边总有同学热衷于分享家乡的美味。每每放假后返校,桌上就会堆满来自神州大地五湖四海的酥糖糕点。同学们的热情已是让我感动万分,待美食下肚,更是回味良久,赞赏难绝。

曾有同学问我,家乡有什么特产,还未来得及发愣,眼前就忽地浮现出家中橱柜里长期整整齐齐囤着的白嫩嫩的生姜。想起生姜难免泛起浓浓乡情,不能自已。

我的家乡是个小城,名字也稍显严肃古板,它叫做铜陵。生在铜陵的孩子,很小便会哼唱:“铜陵有八宝!金银铜铁锡,生姜老蒜麻!”说也有趣,“八宝”里生姜是难得可以直接入嘴下肚的美味,也是唯一一提起就让我充满亲切感、令我在异地万分想念的“家乡菜”。

铜陵人提起生姜会立刻充满自豪感,情不自禁竖起拇指,嘴也闲不住,仿佛有说不完的故事。老人们也极爱夸耀咱们铜陵生姜汁多渣少,鲜嫩美味,在宋代还是朝廷贡品哪!贡品与否我不知晓,倒是的确听很多身边的人提起过,远在春秋时期,铜陵就开始种植生姜了。

在我的印象中,生姜很日常,却一直有种神秘的吸引力。厨房的窗台上、家中的碗柜里总摆放着玻璃罐存放的腌制生姜。远远地看,姜片白嫩嫩的,姜水清莹莹的,透着诱人的色泽。从小到大,每天早晨母亲都会煮好粥,小心翼翼地用木筷夹出几片白姜放在小小的砧板上,熟稔地切成或丝或块,再装进精致的小碟中端上桌。我每每看到白姜,顿时会胃口大开,将其加入碗里,三下两下混着粥水喝下去,一整天的好心情大概也就是常常开始于此吧。

从前把吃姜看作是寻常,当我后来去了很多地方旅游,发现当地或是无姜或是压根儿没有下饭小菜的时候,这才盯着早点无法下咽,思念起家乡的白姜来。

还记得每到秋天,家乡的街道会处处亮起卖姜的吆喝声,不吵闹,也不令人心烦。吆喝声夹杂着姜的香气,倒是给清冷的秋日添了几分生气。这段日子,老旧一些的小区是最热闹的。阿婆和年轻的妇人会抬出大大的澡盆,泡满刚买来的生姜,进行大清洗。然后端出矮小的竹板凳,反握银勺一边刮去姜皮,一边闲话家常。还记得幼年学业不忙的时候,我也和小姐妹们刮过姜皮,可惜力度总掌握不好,刮不干净事小,把白姜弄得滚落满地才真教人心疼呢!

有时候会突然想起小学时母亲第一次亲手腌制生姜的情景。外婆在电话另一端焦急地分步骤指导母亲,可母亲又紧张又兴奋,动起手来不是少放了糖,就是倒多了醋。过了几天她硬是拿给我们品尝,还记得父亲哭笑不得的样子和我对母亲手艺的大肆喜爱形成了鲜明对比。不知道为什么,有时会感到遗憾,时隔多年还会常常想起那种口味特别的姜,可惜在母亲手艺进步后再没了品尝的机会。

也许在很多人眼里,姜是佐料,是配菜,微不足道,可有可无,可是对依恋白姜的铜陵人来说,其中有太多道不明理不清的深情。感染风寒的时候,泡上几片白姜;下面煲汤的时候,放入几片白姜;吃水饺或螃蟹的时候,在醋碟里撒上些许姜丝……那鲜美的滋味,便如微风吹皱了心底春水,泛起点点漪沦。

身在异地,不由思乡。想要轻轻提起笔来记一道家乡的风味,毫无疑问,立刻浮现眼前的便是那最最美好的“八宝”之一。

爽口的白姜,我眷恋着;小城铜陵,我也止不住让悠悠的姜香混着思念缱绻着缠绕满心头。

生姜

[责任编辑:苏兰 ]

一记 风味 家乡 白姜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