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部长,我很认真地考虑了要不要退部

2018年03月22日 14:13:00 来源: 兰州大学萃英在线 作者: 字号:TT

2017年9月24日是一年一度百团大战的日子,还记得自己当时被挤在人潮里的@燕子姑娘说,那天很热闹,自己在人群中很难动弹,手里拿满了宣传单的她,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那时候其实没有想那么多,就想着找点事情,很多东西其实也是加入了之后才明白的。”

起初,我们以为做了正确的决定

大家都说,上大学要积极当干部,学生会、校媒、社团之类的一定要试试,大概是希望多一些经验不至于以后那么狼狈。”@……一直是一个生活很规律的人。军训过后,从早上的电台训练,一直到晚上的部门值班,他的时间都被安排得满满的。 

“我加入院学生会,是希望自己不要终日无所事事,窝在宿舍混日子,大学里混日子很简单吧……”轻描淡写一句话,其实是很多人加入学生组织的初衷。

“感觉大学生活不应该只有学习,所以我想利用资源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在这里我们有共同的语言、共同的爱好。”@ Monster苦笑了一下,“因为原来高中的生活不就是一直在学习吗?”然后他的视线走开了,眼里透露出了些许的疲惫,大学里的事再也没有人可以一直追在你身后为你操心,自己总要为所有的选择负责。

@疏影` 在水房刚洗完脸很快地回答了几句“说一点利己的想法,其实是听学长学姐说可以加学分,我才一下子加了这么多,说来也奇怪,本来想水一水自己的工作,可是有的时候工作量压得自己喘不过来气,连水的机会都很少。”

拖了很多天的采访,@秋空积雨终于在闲下来的时候回想了一下“面试的时候,学长学姐说业务部很累。不信,就来了,虽然这么说有点牵强,但是这确实是我开始的理由。”

每个人回忆起做决定的理由,都多少有些不同,唯一相同的是,大家都选择在步入大学之后成为某个组织新的一员,学生会、艺术团、话剧团、院队、媒体、各色社团,几乎没有人在最初就决定成为一座孤岛。@灰夜表示自己曾一次性加了三个部门@CC则加了六个,在这样的“疯狂”之后,不少人又类似地选择离开,尤其是每学年第一学期的中期、第二学期的初期,校内总会刮起“退部潮”

你感受到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所有受访者的回答基本上都绕不开这个字——忙”

“有些工作会比之前想的要单调很多,有些又麻烦得要死,怎么说,在我看来无关紧要的事很多 @O(∩_∩)O说。

@羽.蒙.说“很多人不守时,大家经常会因为等一个人而耗费很久的时间。”

“很多规章制度让我觉得很束缚” @seocec转过身来:“其实我每次去值班之前都会做很长时间的心理准备。

@安好°刚忙完班里的活动,正在宿舍楼下和同学一起排练故乡文化节的舞蹈,只是简单回答了一两句:“负责的活动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积极配合,大多数事情都是委屈自己,自己上,到头来自己很无奈。

@安好°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崩溃,“谁不是一个人来到这里,为什么只有我一味地迁就别人?”

但其实也有很多受访者表露出了自己不同的看法:

“有很多以前看起来不是那么难的事情,接触了以后才发现很不容易。” @Monster想起了自己高中忙碌的时候,但是现在的这种忙碌又和以前不太像

“参加之后觉得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学长学姐根!本!没!有!那么严肃,他们其实也是学生,也会因为一些小问题犹豫不定,也会需要我们的帮助

“我们部长隔了很久还记得我的名字,就很出乎我的预料,让我有一种慢慢成了一个集体的感觉,莫名会有那种舍不得的感觉。” @孙大剩略有点羞涩,可能是因为就算生命中有不好的东西存在,但是好的东西总会让它烟消云散。

什么时间段感觉比较崩溃?

“很多事的时间都逼得很紧,两个部门活动有时候会有时间冲突,自己却被一方逼着不能请假。@O(∩_∩)O说到这里讲起了上个学期文汇时候的事,那时候早上、晚上都在排练,然后一天还都是满课。@一隅冷雨。则回忆起当时每天凌晨六点的足球队训练、晚上固定时间的辩论、抽时间写完的学生会的策划,还有同一时期内要排的节目。

“每天一打开手机就看到一个@全体的消息,每次群里回复收到后都得拼命往前翻聊天记录” @灰夜说道。

夜晚,姜黄色的灯光把@凉风映得有点疲惫,四下寂静。“学姐学长有一些风气不太好,口出诳语,或者是他们对待我们大一学生的方式我很不认同。

“我记得有一次自己太困了,然后没卸妆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现在想想高中好像都没那么累”@Cherry还说半夜楼道里有时候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水房也是一个人在洗漱,碰到的可能也是一起工作到很晚的朋友,哭着靠在墙上给爸妈打电话的时候,真的很想回家

有的时候,在学生组织里的确是不顺心。听到我发牢骚,@卫庄的迷妹立马扛起晾衣叉杀过来。“大量的重复性工作,在我看来,我得不到任何有意义的锻炼,你不要说这锻炼了我的脾性,在大学,我不想在原有的基础上踏步,我加入这个组织不是为了来打杂的。”说完,她骄傲地一挺身,又踱回阳台晾衣服。我转头看她的电脑,桌面上,满是整理好的各种报名表、账务表、时间表。

我之前就听别人说大学的时间80%的都是自己的,可是明明我自己的时间20%都不到,其实每件事都不是那么复杂,但是当所有事累加在一起的时候你就会非常绝望”胃病才好不久的@via,马上就进入了工作状态,有时候前一秒还是闲着的,下一秒就不知道被部长叫到哪里去了。“前几个周大概有些崩溃,不为别的,就为自己没有能力处理好各方面的事务,意识到自己当初的选择可能有些草率和不成熟。”我问她去哪里,她笑笑,说:“去昆仑堂,约了别人在那里采访。”

崩溃听上去是个瞬间的事情,但其实一直以来累积的想要崩溃的念头才是值得关注的。

关于退部

很多受访者,听到后其实都会对这个问题思考良久。

退部的前提是把手头工作做完做好,@孙大剩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犹豫,但最后还是只说了这一句:“我觉得退部是件难以启齿又难不启齿的事,而且退部说不定还会影响与学长学姐的关系。”

“有点纠结,因为,其实我改变了很多,而且在话剧团就算我不是主角,我也觉得很幸福” 虽然@seocec只是一个小小的导演助理,但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她的确很喜欢那里。

“如果压力太大……会考虑退部,想暂时退部一会,休息一段时间,因为我有肠胃炎,大量的工作真的让我的身体有点吃不消,其实并不想过这种不情愿的生活。” @Sally说上个学期流感的时候自己病了一个月多,躺在床上的时候会想很久自己到底需要什么。

“当我觉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会想我这样其实也是在拖累别人。@羽.蒙.回答道。

考虑退不退部这件事情,更多是自己和自己的抗争:我的能力有没有可能上升到去面对未来更多的挑战?损失了的时间不会回来,在这里退出,我究竟是及时止损,还是放弃可能到来的机会?

“不懂得交流和互帮互助的社团组织,为什么不退?”@子叶已经做好了决定。@Hell 爱也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只是和@子叶不同,她选择留下:“我讨厌自私的人,如果像那种很有能力却又放弃留部的我会很想不通。”

退,还是留?这是一个问题,但它不止关乎大一的部员。

其实部长也想说

“唉——”

@云酱成为部长后总是叹气,一边要适应新的工作内容、新的工作形式,一边还要关注部员的情绪、防止部员流失,她也会觉得力不从心:我们也是第一次当部长啊,可是部员会把我们想象得无所不能,我们只是当了一年部员,换届时顺势成了部长而已。”@云酱忍不住又叹了一次气,当初18个部员,现在刚开学不久就只剩下13人了。

“我们部门人本来就少,工作的确乏味,我不期望留得住他们的心,但第一次有人来跟我说退部的时候,我还是很难受,不只是伤心,还有难过,我在想,是不是我做错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悦悦低下了头,然后抱着手里的调查问卷走了。@北寒@悦悦的反应很接近:“听到部员退部,我心里第一反应是,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比起责备部员,更多部长都会先反省自己。

其实每次部员和我请假的时候,我其实也不想为难他们,但是来或者不来他们只有一个选择。”

“去年有很多人觉得对部门的归属感不强,觉得他们做的事情没有意义没有价值,其实我觉得无论你是小到一个看门的、管话筒的,所有部员的事情就像一个螺丝钉,拥有他们整个部才会变得完满,小事情有时候其实也是很重要的,退部有时候是一个逃避的表现。”@绿帽子小同学阐述道,眼神中略带点气愤,但其实更多的是惋惜。@北寒也说:“退部一定是你最后的不得已的选择,而不是遇到困难时的第一选择。”

如果你退部了,以后你的大学生活将跟这个组织再无亲密关系,就算日后有美好的事情发生,你没有等待,只能旁观。

后来

采访结束后的7天,@cc给他的部长发了一大段话,饱含歉意。

尽管做着让自己疲惫很久而又不喜欢的工作,但是无论@via的朋友怎么劝她,她还是没有告诉部长自己的心里话。

@雨下难得地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被问到有什么事的时候,他默默地说了几个字:“没什么事,我很好。”挂断电话后,群里部长又发了很多消息,看到“@全体成员”,他快速地回了一句“ 收到。”

一个人散步的时候,@RR又想到了退部这个问题,想不到自己到底要怎么样开口,也害怕真的开口后,就此和部里的朋友断了联系。

@云酱今天又收到了一条退部的消息,虽然很难受,但还是回复:“知道了,明天有时间出来喝个奶茶吧。”她的手指继续在键盘上飞舞,但“还是希望你能再好好想想”这句话过了十分钟依旧没有发出去。

对我来说退部真的很难,因为从一开它的抉择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责任编辑:苏兰]

实践 社团 生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