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小寒无所有,聊赠一枝梅

2018年01月08日 10:19:00 来源: 江苏文艺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作者: 字号:TT

小寒,一个“小”字,温柔,不张扬,将冬天的寒意缓解了几分。小小的寒,还不到最冷的时候。

其实,小寒是望文生义。在气象记录中,小寒比大寒还要冷。可以说,它是二十四节气中最冷的节气。民间有个说法,冷在三九。这“三九”就在小寒节气里。

真的是冷了。窗外天寒地冻,滴水成冰。人安静下来,躲进屋子里,大门一关,就是自家天下。看书,煮茶,闲敲棋子落灯花。或者,谁的雅兴上来了,趁着晚上未尽的风雪,穿过幽园小径,去踏雪寻梅,也未可知。

小寒时节,梅花该开了。

古人有“二十四番花信风”之说。从小寒到谷雨,八个节气,一百二十天,五天为一候,共二十四候,每一侯,应一种花信,有一种花开放。

风有信,花不误。花开的过程,犹如一场盛大的仪式,无关车马声喧,但每一个环节,都有繁华锦褥的庄重:

小寒:一候梅花,二候山茶,三候水仙

大寒:一候瑞香,二候兰花,三候山矾

立春:一候迎春,二候樱桃,三候望春

雨水:一候菜花,二候棠棣,三候李花

惊蛰:一候桃花,二候杏花,三候蔷薇

春分:一候海棠,二候梨花,三候木兰

清明:一候桐花,二候麦花,三候柳花

谷雨:一候牡丹,二候酴醾,三候楝花

一番风来,一种花开,开得繁密,也开得迅疾。在深谷幽涧,或者是人家的院墙竹篱,抑或者是空寂的原野和水的两岸,各得其所,各有各的逍遥自在。谁解花语?它独自幽幽绽放,并不一定要为人知,人来或不来,在或不在,它都是这一树花枝的妖娆与曼妙。

将梅花排在第一枝,或许是因它独步冰雪,最先让枯枝开了花,打破这接天壤地的荒寒。但总觉得,还有一份偏爱在里面。花中君子里有它,岁寒三友里有它,浩如烟海的诗词歌赋里,惟它一枝出尘,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梅文化。

若不然,二十四番花信风,何以单选了小寒为开始?

花开寂寞,须有一个素雅的陪衬,才能填补视野里的空旷和薄凉。南宋的张功甫对此深有研究,在《梅品》一书中,总结了赏梅的二十六宜:淡云,晓日,薄寒,细雨,轻烟,佳月,夕阳,微雪,晚霞、珍禽,孤鹤,清溪,小桥,竹边,松下,明窗,疏篱,苍崖,绿苔,铜瓶、纸帐、林间吹笛,膝下横琴,石枰下棋、扫雪煎茶、美人淡妆。

哪一种,都是雅致。有心赏,哪里都是宜。回到北宋,一个寂静的庭院,一树梅花开得正好。

梅花清寂,疏影横斜,一朵有一朵的香,一开,香气顺着木格子窗冲进来,就撩拨了人的心神。

都说女人爱花,其实男人也爱。南北两宋,花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逢节庆,皇帝要赐花给臣子,什么级别戴几朵花,由谁来戴,都有讲究。文人浪漫多情,做不了大官大贤,也有风雅乐趣。寻花,赏花,花下酌酒,头上簪一朵花,逍遥过市,是常有的事。

撂下手头的杂事,两步并作一步,走到院子里,在花树下赏花,闻香,消磨了小半天,意犹未尽,还要铺纸研墨,提笔,写一首《梅花》诗。

诗简短,二十个字,又清又寂又香,仿佛一份愉悦的邀请:花都开好了,你来不来?

以梅花消遣春光与流年,每一段都是传奇,每一段都美得让人拍案。

晋代的陆凯,虽统领着百万军队,却也是手不释卷的风雅之人。那一年,他率兵南征,路过荆州,得知岭上的梅花开了,便轻装简从,踩着一径微雪的去寻。

疏影横斜,梅花一树一树的开着,淡淡的幽香,轻柔了戎马倥偬的心。他折下一支清逸的绿萼梅,交由打马而过的驿使,给久未谋面的挚友范晔,并附上了一首五言绝句:折梅逢驿使,寄予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十里一铺,三十里一驿,从南方,到北方,若按那时的邮寄速度,这一枝梅到了范晔手里,别说颜色和香味,也许花瓣都会凋落的不知所踪。这一点,陆凯并非不知,而是有一个深厚的念想在里面,且深知看到的人会洞彻心扉,懂得其中分寸的微妙。

梅花纸帐,读到这四个字,目光便不想移走了。这美到极致宛如远离人间烟火的物什,是宋代文人雅士的流行。在一张卧床的四角,傍上四根帐柱,上面横架一个顶罩,将顶罩和三侧用细白纸蒙护起来,就做成了一个纸帐。除了设书柜,置香鼎,四根帐柱上,还各挂一只锡制的壁瓶,瓶中插上新折的梅枝。

这比李渔的梅窗更多一份风情。人在其中,可敛意清坐,可焚香读书,读至小纂香残,便拥书而眠。或者这一鼎香也是多余。夜阑风静,枕一帷天然的梅香入梦,梦到深处,是无涯的心,浩浩荡荡的,横斜成了一枝梅,带着自己淡淡的清寂,和热忱。

一花一世界,一朵一乾坤。在古人眼里,梅花可入诗,入画,入酒,入茶,入生活,这还不算够,还要入了生命,做倾心相对两相知的那个人。

宋代林逋,博学多才,有胆有识,却不求富贵,不恋仕途,舍离世间繁华,在杭州的西湖边上,守定孤山,以梅为妻,写下了一段浪漫千古的传奇。

再没有见过像他那么爱梅的人,山前山后,三百六十五株梅花,全是他亲手栽种的。浇水,疏枝,养护,日夜静心照看。梅花开的时候,更是不出山,一个人寻着香风枝枝蔓蔓去赏,或者与三两旧友,花间小坐,谈笑风生,或者就着一壶酒的微醺,研磨写诗。写完一首就丢在风里,风吹纸飞,落在哪株梅花上,就是写给哪株梅花的。

唐伯虎在桃花庵里,卖得桃花换酒钱,他也有这份怡然的情趣,把每株梅花卖的钱装入一个小包,然后投进粗瓷的瓦罐里。每天随手取一包,作为自己的生活费。包里的钱足够多,就多加一壶好酒,如果钱数微薄,也粗茶淡饭就将就着过。待瓦罐空了,刚好一年过完,新的梅花又可兑钱了。

相伴着这满山的梅,他成了世外之人,不理会红尘中人都在忙些什么,只是简简单单、平平静静地过着悠闲的日子。

我心素已闲,任世事纷乱,尘嚣此消彼长,只守着一方安静,担风袖月,宠辱不惊。

小寒无所有,聊赠一枝梅。

[责任编辑:苏兰]

小寒 二十四番花信风 诗意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