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看到雪吗

2017年12月25日 10:00:02 来源: 中国民航大学网通站 作者: 字号:TT

看到“大雪”两个字,南方人苦涩地笑了笑。

从前的18年人生中,我没有考虑过下雪的问题,没见过真正的雪,只是“大雪”这个词倒还有点印象。

6月份高考过的人儿,总是不能忘记张岱的“天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我不知道怎么押下了这一句,那还是带些许南方印记的,大概是一个对温婉的西湖雪的念想。如果说令人荡气回肠的我认为就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中的临江仙词了:玉林鳞甲舞,江海尽平填,宇宙楼台都压倒,长空飘絮飞绵。我并不知道这是南是北,却迥然不同地蒙上北方豪气的色彩。还不能断的是忘了名字的电影中有一句:你再不回头,我心里就要下雪了。如今身在天津,我的心早已漫漫地撒了一地的白,且有躁动蔓延。

那天跟妈妈聊天,广东还是20多度,一家人正在阳台乘凉。在这里,我扣扣手指,跟舍友嘟囔着着暖气片怎么没什么感觉。今天妈妈发信息问我:“下雪了吗?”我回答没有,只是千禧湖结了冰。妈妈回一句,天冷注意保暖,下周过冬你要我给你寄些什么吗?我顿一下,回复:“不用,我可以。”舍友问我怎么了,我反问:“你们看过雪吗?”两个南方人点点头。“那是什么感觉呢?”我追接着。

“就是冷吧。”对面床的室友很平静。“我觉得还好啊。”另一个人诚恳地看着我。我低下头,半信半疑地打扫心中掺了点灰的白茫茫。

我终究不是为了雪景来的中航大,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南方人第一次看雪的欢呼雀跃。记得上两周上泛读课时,孙老师笑着说每年都会看到第一次看到雪的新生在外面疯狂拍照,也不管是什么温度。有人也说过广东人似乎更能抗寒。留在广东的同学也总问我你那里冷吗,下雪了吗。这些天,总感觉外面没有下雪,但是里面已跌到了零下。我本来以为我并不是一个怕冷的人,那似乎只停留在广东。在天津,于我而言,冷是会发酵的东西,从手指甲连着皮肉的缝隙涌入血管。小时候对北方小朋友能打雪仗和堆雪人的羡慕,被天津的大风吹跑光了。原来以为毫不费劲的东西,像零下两度的晚上穿过自强桥,并没有想象中轻松。大雪来了,买好了雪地靴和羽绒服,能不能喜乐地看又是另一回事了。

今天跟一个广东同学吃饭,我少不了吐槽各种的冷,感冒的她却是一脸的淡然;“我觉得还行,不用比我也觉得广东好。但是呢,什么东西总归有好的。”说完她掏出手机给我翻出几张中航大的冬雪图,我瞅一眼,接着拿过手机,翻了几页。忽然记起来,这是我开学前在官微看到的推送的图,那时候我还兴奋地给同学说:“你看,我以后四年生活的地方还是不错的。”                    

跟她走回宿舍的路上,我脱掉脸上的口罩,问她:“你说,什么时候我们能看到雪啊?”

[责任编辑:魏金蕊]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