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银杏黄时雨

2017年12月12日 09:15:03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那一场银杏雨早已落尽。

当我想起它时,眼前不见一物,只有回忆中朦胧而温暖的金色铺陈在睡梦中。

仿佛一年的尽日积淀,全为了两周短暂的炫丽,又或是那满枝的亮色,终于在此时节勾连了我的余光。从常绿的背景中挣脱出来,银杏瞬间成为整个校园的宠儿,吸引着每个人的眼球,让人无端产生一种对它的爱怜。

这耀眼的银杏,只有秋日那遥远的天空才能与之作陪。在旷朗的青天下,立着静默的黄树。 不时有群鸟飞过,传来一阵有力的翅膀扑打的声音,在秋的寂寥中显示出一种生命的康健。鸟儿的羽翼划破天空的宁静,让人疑心那沉重如惊雷的扑棱会击打到银杏纤长的枝条上,碰落几片无辜的杏叶。

七点之前,乘着微微的昏沉的天色,穿过校园最初的一道铁门,一切喧嚣都被隔离在身后的世界。有时去得早了,离供电还有一段时间,在黯淡的教室里闭上眼睛,所有细小的声响便会无限放大。门外清扫落叶的声音穿透木门传入双耳,竹枝扫帚从沥青地面上一下一下扫过,仿佛从心头扫过,唰......唰......这如同风吹落叶般的声音竟有安抚的作用,使人的心也沉静。若是再早些到校,路面上的黄叶还浪花似的躺在那儿,从其间快速穿行,脚底鞋面不时卷起一两片叶子,更多的则是被带动的气流挟向两旁,这时对着前处虚虚一问:落叶满地胡不扫? 无人应答,只留下一地落叶在空寂的校园里沙沙私语。

坐在敞亮的教室,早读到吉田兼好的《徒然草》中描述的一句:“十月乃小阳春之候。”在这原应落寞的日子,竟会重新生出暖意,焕发出生命的荣彩,不由得使人对自然运作之伟大心生臣服。偏过头望向窗外,在阳光的照射下,银杏在磨砂窗纸上垂下满窗金帘。已经分不清究竟是阳光的耀眼,还是银杏的绽放。金光璀璨的银杏总是带给人一种融融春日的错觉,在温暖色泽的触动下,使人心中不自觉生出对生命不息的赞叹。春秋代序,日月忽淹。银杏总是年复一年地由绿变黄,再在来年开春时从枯枝中发出新叶。我也日复一日地迈着相似的步伐从树下匆匆而过,偶尔抬头凝望,在脑海中细细描绘每片银杏的模样。那是舞女摊开的折扇,任凭光华在其上流转,是士子鼓起的大袖,无畏狂风从其前扑来。

而日子一天天的被秋风刮尽,银杏叶也随之纷纷凋落。一阵轻风拂过,枝头的金黄便簌簌飘零,恍惚中以为是不知何方来临的一群金蝶,在秋风的逼迫下瑟瑟起舞,又有如金色焰火在空中炸裂,溅下几颗明亮的火花。银杏的落叶似离人的泪水,不断地滴落。在某个午后,一觉梦醒,再来看时,漫天遍地的黄叶飞舞。终于,风停了。只有风中稀落的几点疏星似的银杏叶枝头抱香,让人犹忆木上璀璨。

感慕兼伤,情不自任。

“在银杏下等待了两个明年,明年此时,又是谁在这树下痴望这场银杏雨呢?”面对着两年前自己写下的提问,我哑口无言。在我们之间,早已隔了一场银杏雨。

而每当我想起它的时候,枝头的金扇便落满了江东。

[责任编辑:魏金蕊]

银杏 秋天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