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甘肃野生大熊猫的自述:你在雪山奔波,只为万般呵护我

2017年12月05日 22:28:00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字号:TT

嗨,有人在吗?我是一只“陇猫”——来自甘肃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野生大熊猫,我叫“文文”。

呃呃,为什么你们听到甘肃总会想起骆驼呢?不要这么少见多怪好不好?甘肃省南部的深山密林里,生活着像我这样的130多只“萌宝”。我们鲜为人知,但你可要记住,我们拥有多个“闪亮之最”头衔!

——全球最帅最靓大熊猫在此!你仔细看看,我们岷山种群是不是脸圆、嘴短、屁股大,是不是最可爱的萌宝?

——全球野生大熊猫数量最多的保护区就是我家!我的家乡甘肃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处陇南市文县,毗邻四川九寨沟,是全球野生大熊猫数量最多的保护区。

——全球最低调的野生大熊猫就是我!你知道吗,我的亲戚遍布全世界。许多人工饲养的大熊猫,都流淌着我们“陇猫”的血液。我们本来应该成为陇原名片。可能因为我们爱玩“躲猫猫”,就连很多甘肃老乡都不相信这是真的。好悲催啊!

我今天之所以选择发表自述,是因为我们最近玩“躲猫猫”有点过了。我很愧疚!

11月17日至21日,我看到有12个人拄着木棍,背着行李,赶着3头驴走进原始森林,一走就是9个小时,野外“扎荒”待了5天。当时我在山顶上踩雪玩,从上往下看,好多都是熟面孔,有3名白水江保护区的“80后”、“90后”大熊猫“卫士”,包括白水江保护区丹堡河保护站阴山河片区的“片儿长”巩得红和女“片儿警”韩雨晨;还有文县古道坪村56岁的村护林员王保佑等6名我们大熊猫的“邻居”。

他们9个进山本来是常有的事。可是,这次他们还带了3个背着“长枪短炮”和电脑的记者。他们在森林中踩泥、跌跤,走得比驮着200多斤行李的驴还慢,还一路叫嚣着“大王派我来巡山,不见熊猫誓不还”。这话我就不愿意听了,得好好让他们见识一下“躲猫猫”。

我知道他们这回进山特别苦。哼,我其实一直悄悄躲在附近的树杈上观察他们。我就躲起来,急死他们!他们从村里走到“扎荒”的小木棚,腿都抬不起来了。他们住的那个小木棚,我的好朋友金丝猴和羚牛都经常光顾,木头之间的缝足够塞进一只熊掌。他们也真够拼,这都冬天了,山里那么冷,“扎荒”点海拔2222米。他们钻进睡袋有啥用啊,不冻死才怪!

我也真服了他们,他们就是一群“倒霉熊”!一进山,森林小气候就发作,连续下了3天雨和雪,差点断粮,每天只吃一顿正餐。森林里可是既没电,也没网没信号。早上7点半,驴“嗷嗷”一吼,他们就起床。晚上6点多天刚黑,他们就得乖乖上床。这些人呐,一年进山“扎荒”好多次,家里人指望不上他们,也联系不上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安危。我们大熊猫啸聚山林图个畅快,这些人图个啥呀?

但我不得不承认,我还是被他们感动了。雪还在下,黑熊都冬眠了,他们还要上山动态监测“走线”。我看到他们分成好几组,从海拔2200多米的地方分头爬到海拔3200多米的山梁,一路走一路记录我的生存环境,来回至少得一天。他们来到我住的那片竹林的时候,低矮密集的竹子悉数结满了冰挂。他们像我一样弓着腰爬来爬去。

你在雪山密林奔波,只为万般呵护我,我的鼻子有点小酸。当年竹子大面积开花时,他们给我们投送食物,抢救我的病饿伙伴。这些年他们风雨无阻巡山,只为保我平安。现在,他们又忙活着建设大熊猫国家公园。我知道他们在我附近布设了6台红外相机,用于捕捉我和我那些珍稀动物朋友们的行踪。羚牛、金丝猴他们能够经常拍到,我可不会轻易出镜。今天,为了犒劳他们,我就露个脸,发表一段小小的演讲!“亲们,我得走了!不过,你们别着急。我想,等到大熊猫国家公园建成,即便我不出山,你也一定会经常看到我!”(记者 张钦、范培珅、马莎摄影报道)

▲甘肃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布设的红外相机拍摄的野生大熊猫活动影像(3月6日摄)。 

▲甘肃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布设的红外相机拍摄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金丝猴活动影像(5月8日摄)。 

▲甘肃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布设的红外相机拍摄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羚牛活动影像(6月22日摄)。

▲甘肃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扎荒”点(11月19日摄)。

▲在“扎荒”点,护林员将捡拾来的朽木劈成木柴(11月17日摄)。

▲在甘肃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扎荒”点,护林员躺在被窝中等待天气好转(11月18日摄)。

▲在“扎荒”点,护林员王钧亮(左)、巩得红(中)、韩雨晨(右)夜深后在小木屋内休息(11月17日摄)。

[责任编辑:陶姗姗]

甘肃 大熊猫 自述 雪山 呵护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