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你有见过母亲的眼泪吗?

2017年12月02日 22:36:56 来源: 合肥工业大学 作者: 字号:TT

我一直觉得,每当我离开家,

家总是作为一份暂时的回忆被化为一份暂时的往事锁在心间。

只是,现在当我拿起钥匙打开这份往事之时,

却是抑制不住眼泪盈眶的冲动。

2017年11月23号的这天早上,我上了一节英语课,英语课上讲了一篇课文,标题是“The day mother cried”。

讲课之前,老师问:“有多少同学看过自己的妈妈流眼泪的?”几乎所有人都举起了手。老师点了点头,紧接着问:“那有多少同学看到妈妈哭了有过去抱抱她的呢?”

好一会,只有两个人举了手。

我不在这两个人之中。回想了一番过去,当我看见母亲遏止不住在我眼前红了眼眶,紧接着眼泪一滴滴往下掉,仿佛孩提时受了委屈时的我一般,我很心疼。

我对母亲说:“妈,不要哭了。”但现在想来,那个时候,面对着那个颤巍巍的身影,我是不是应该过去将她紧紧抱住,一如母亲将曾经孩提时失声痛哭的我紧紧抱住一样。

父亲很少将难过的情绪表现在脸上,哪怕他难受的时候我也都懂得,但我不曾安慰过他,不是没想过,只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孩提时的我,亦或者包括现在日益成熟的我,难过哭泣之时,父亲总会一声不响地拍拍我的肩膀,在我身边坐下,等我哭累了,或者不再想哭了,听我的倾述,或者仍旧久久地坐在我的身边。

知道父亲难过时,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但现在想来,那个时候,我是不是也该去拍拍父亲的肩膀?

也同样好多事情,因为抱有遗憾,现在惊觉过后的成长才有意义,亲情也是如此。

国庆我回了家。六个半小时的高铁,出了站,父亲母亲开了车在外边等着我。上了车,我给还在家的奶奶打了电话。

“奶奶,我回来了,在车上了。”

“啊?回来啦?”奶奶有点激动,“那你晚上要吃什么呀,你妈有准备吗,要我去帮忙吗?”

“不用啦,今天晚上你早点回来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我是家中的独子,而且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可以说,从我拥有记忆的那一刻起,我的生活中总有爷爷奶奶的身影在。至于要怎么具体追溯到我拥有记忆的那个时候,不是很清楚,但我总还记得小时候,每个下午,爷爷出门买烟,总会让我骑在他的肩上四处转悠,与街头巷尾聊聊家常,好一会,背着我回了家,不忘买点生羊奶,以及回了家,那阵温馨而又无比熟稔的饭香(其实奶奶煮的并不好吃,但是吃习惯了,久没吃到总觉得生活少了什么)从厨房里慢悠悠地飘出来,林林总总。

我是恋家的,我总是很想他们。

国庆七天,真的是很短暂,10月8号那一天,收拾好行李,准备再一次离开家了。

奶奶在门口送我,千叮咛万嘱咐。临别前,母亲把我拉到一边,悄悄跟我说:“我跟你爸把车开到前面那个路口,你跟你奶奶走一小段吧。”

一路上,我没怎么说话,奶奶依旧是叮嘱着我不要感冒了,要吃饱穿暖,咖啡少喝,冰的也少碰。直到父亲的车在视野里越来越清晰,我对奶奶说:“奶奶,照顾好身体,我走啦。”那一瞬间,奶奶眼睛红了,她点了点头。

“下一次回来要什么时候啊。”

“可能要等到放寒假了。”

“好好。去到那边好好学习。”

上了车,透过车玻璃,奶奶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拐角处,那个背影我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看着奶奶用那双养大了我的沧桑的手擦拭眼角的泪水时,我是不是应该抱一抱她。

不禁问自己,我有抱过她吗?

每当回家,跨进家门,我总会对着大厅上悬挂着的那副黑白照片说一句,“爷爷,我回来啦!”每当离开家,我也还是习惯性地对照片说,“爷爷,我走啦!”现在想来,这何尝不是充满着一种极深极重的遗憾。

再次问自己,我做的足够吗?

我一直觉得,每当我离开家,家总是作为一份暂时的回忆被化为一份暂时的往事锁在心间,只是,现在当我拿起钥匙打开这份往事之时,却是抑制不住眼泪盈眶的冲动。

晚上,开了视频,手机屏幕上出现了父亲母亲的面容,无比的熟悉,无比的亲切。

“爸,妈,感恩节快乐,谢谢你们呀。”

下定了决心一般,当这句话脱口而出之时,如释重负。

母亲笑了起来,没说什么,父亲在一边也是抿嘴偷笑。

我也笑了起来。

“合肥那边冷吗?”

“冷,但是听说家里还可以吹风扇是吗。”

“几天前确实可以,现在也冷了。”

……

再一次回归日常的谈话。但是很明显的,我觉得,我的感谢,他们收到了,他们并没有在等待这句谢谢,甚至他们都不知道这天是感恩节,但这对于他们,照母亲的话讲,简直就是一份“意外之喜”。

便是这么的简单,遗憾的是几十年的生活里我并没有做多少。有些遗憾或许这辈子都无法弥补了,但是,缺失的那部分,却总能无条件地允许你在日后慢慢地以温暖填补,亲情便是如此柔软。

[责任编辑:陶姗姗]

合工大 亲情 家人 感恩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