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漫漫黄沙路,悠悠千年情

2017年11月24日 01:18:32 来源: 临沂大学大学生网络通讯社 作者: 字号:TT

我的家乡,处在美丽的丝绸之路上。

说起玉门,很少有人知道。但要是我说“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句诗,大多数人都会恍然大悟说一句:“啊,原来是那个玉门关啊,我知道。”其实,古时的玉门关不在我的家乡玉门,而在闻名世界的位于古丝绸之路上的名城重镇,与阳关分别位于两个方向。阳关作为通往西域的门户,又是丝绸之路南道的重要关隘,在古时颇受各代战略家的青睐,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玉门关,是在国土境内连接丝绸之路的重要关隘,一直是古时文人墨客的咏叹之处。两处关口,一对内一对外,千年来配合无间,为我们辉煌的文明添砖加瓦。

时常在旅途中与外地的人谈起我的家乡,是丝绸之路,或是玉门。没去过西北的人不会想到隔壁的荒凉,太阳的暴晒。甚至从小到大在这里成长的我,在没有走出家乡前也未曾领略到过戈壁之美,戈壁之苦,和戈壁之伤。当我走出家乡再回来时,坐在车上,无尽的戈壁从我眼前晃过。干旱,贫穷,人烟稀少,杂乱的灌木稀稀落落的洒在土黄色僵硬的地面上,颜色枯黄。偶尔路过的行人头戴纱巾,皮肤蜡黄,不紧不慢地迈着小步。在大学军训期间,一位老师问我:“你是哪里人?”我答:“甘肃。”她笑着说:“甘肃和新疆的人长得都很有特点。”后来我与母亲通话,我问母亲:“我们那的人长得有什么特点?”她想了想,说:“没有吧,长得不都差不多呀。”最后还是我的同学告诉我:“你的五官比较有棱角,肤色更黄更暗沉一些。”

这些,都是戈壁赐予我们的,独特的外貌。风沙的吹拂,炎日的暴晒,使我们成长为与其他地方的人有着细微差别的个体,拥有独属于自己的面容。

不时地,我走在戈壁之上,眼前渐渐浮现起古时候的画面。有成群的牛羊,往来不绝的商队,高深阔目的外域人在街道中穿行,骑着骏马在隔壁上奔跑的年轻男孩,满载经书的骆驼,巧笑嫣然的楼兰女孩。亦或是兵戎交戈的残酷,残阳笼罩的寂静凄清。而现在展现在我眼前的,只有残垣断壁,满目疮痍。被尘埃所遮掩的过往,随着时光渐渐泯灭,遗失的明珠,缓缓被侵蚀。丝绸之路,总有一天也会退出这个舞台吧,我想着。

2013年,习总书记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之路,让这条失去光芒的路重新焕发生机。重拾古时的使命,同时又赋予符合时代的发展要求的精神。我仿佛又看到了古楼兰女孩们脸上明媚的笑容,边关将士们满身铠甲的坚韧,驮着货物的骆队往来不休。这条路,变得更加强大,美丽了。绿色渐渐布满了街道,人们脸上的笑容也愈加真诚可亲,街上随处可见的外国友人,城市的修建布置闲适舒服。每早每晚多了去晨跑夜跑的人,少了去喝酒唠嗑的人,多了积极乐观的人,少了消极怠工的人,多了闲来无事去湖边垂钓的人,少了在街上抱怨难过的人。这是一座正在发展中的新星,这就是我的家乡,我的梦开始的地方。她承载着我的过去,她也必将继续着我的未来。当我踏出属于自己的路的第一步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继承她过去的辉煌与默默无闻,带着她的美走向一个新的舞台。这是一条璀璨明亮的路,她将带着我继续前行。

古与今,旧时与现在,新路与旧路。我与你,一同进步与发展。不管何时,不管何地,她为我所描绘的路都是我的梦所皈依的地方。

[责任编辑:潘韵]

丝绸之路 戈壁 玉门关 一带一路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