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守望时光中的温暖

2017年11月20日 15:55:34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老旧的相片褪尽了青白,与边框黄铜的质感相融。相片中是二人年轻模样,半倚半靠,笑颜朴素并且幸福。爷爷用掸子,细细地把灰尘掸落,然后静静地端详着奶奶的面容,不知何时,泪水蓄满了他的眼窝。他呢喃道:“淑清,我想你啊……”岁月浸白了他的头发,碾碎了骄傲和放纵,他再没有勇气去城里喝大酒,没精力去邻屋搓一整天麻将,自然也不会再看到奶奶隐忍的泪水,看见儿女眼中的愤恨……他败给了时光。奶奶是在98年的一天离开的。彼时,她刚刚跟随着有出息的孩子们安居城市,在众人钦羡的目光中脱离贫瘠的乡村。可是,也正是那之后不久,她忽然觉得左胸处疼痛难忍,一辈子吃苦受累的她并未放在心上。直到忽然昏迷被送进医院,医生说她患了心脏病,保守治疗,吃药就好。庸医害人,她的状况越来越糟,去省城一查,竟是乳腺癌晚期。


      那一年,她迅速消瘦,疼得睡不着,就织毛衣。去世前,她把一双毛袜交到妈妈手里,作为她尚未出世的孙女的礼物。家里人总提起我的奶奶,提起我那善良勤劳的、吃了一辈子苦却没能享受清福的奶奶。每年清明,他们在她的坟前,表达思念,也述说期待:升职顺利,考学成功……爸爸说奶奶最舍不得她的孩子们了,向她许愿,就一定会收到庇护。爷爷没什么期盼,他只是烧纸,仍呢喃着相似的句子,夸奶奶的好,讲些近事给她听。我不常看到爷爷犯愁,他总是笑呵呵的,如果有人惹恼他,他就嘀咕两句自我排解。但是这些年他的年纪越来越大,寂寞也越来越深,旧日的乐趣都凋谢了:关节老化不能久坐与老朋友打麻将,前列腺不好不能晚餐小酌,咳嗽不断不能抽卷烟……生活一项项地在做减法,他的活动区域方圆不足一公里,每天早起散步,午后散步,晚餐后散步,在一成不变春夏秋冬的守着兜兜转转的星辰日月。每次家宴,他都被允许带上一小壶酒,喝着喝着,话就多起来。有一次,他借着酒力,说他要一个人出去住,且不要保姆伺候。爸爸和伯伯们都是急性子的人,听了这话,纷纷表示没的商量,他们恪尽为人子女的责任,有时直抵严苛。我曾想,如果奶奶还在,大家一定不会这么对待奶奶,因为他们念着奶奶的疼爱和教诲,而对爷爷,似乎仍存芥蒂,仍有一丝怨,一份心波难平。意见被驳回后,爷爷有了小情绪。他见缝插针地述说自己的心愿,在爸爸妈妈做晚饭时,在伯伯靠在摇椅上看电视时,他写小字条,他睡前自言自语,他假装生气地拍大腿……俨然跟一个渴求玩具的小孩子没什么区别,心愿单纯,不达到目的就不罢休。斗争持续旷远,忽然有一阵子,爷爷不再闹了。那时我上了高三,压力剧增的是整个家庭。爸爸和妈妈每天五点就起,做早餐给我,晚上还要开车接我下晚自习,而我在学习重压下喘不过气,回家就紧闭房门,学到深夜才睡。因而,我们很迟才发觉爷爷的变化:他不再耍孩子脾气了,再也不终日犯嘀咕了,他是怎么了?爸妈询问他,他闭口不答。周末的午后,爸妈出去买菜了,爷爷抓着我的手,说:“二孙女,你奶奶给我传话了。”
     我一下子明白了。“她说,儿女还需要我呢,要陪在他们身边,听他们的话,少让他们费点心。”然后爷爷就真的不再提搬出去住的事。
      可是最令我心痛的,仍是他的寂寞。他的通讯簿里有五个儿女的电话,漫长的白天里,却一个号码也不敢拨出去;他给我们唱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家中的几个哥哥却无一例外的英年早逝于朝鲜战场上;他时常想回老家,老家的旧屋却早已租给远方的表亲,更何况长途劳顿,他也没有勇气去颠簸。人老了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人孤单的老去。好在,可怕的事不曾真的降临,经过儿女们的密电沟通,在爷爷83岁寿宴后,他接受“邀请”,跟着姑姑回去住了。姑父如同亲儿子一样,无微不至地伺候了爷爷三个月,带他登山,带他去草原……照片传到家庭群里,爷爷的笑,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开心。三个月又三个月,爷爷又去了三伯家,二伯家,他还通过微信联系上了久久不见的表姐,两人促膝长谈,晚饭都顾不得吃。
       前些天,妈妈忽然传给我一张爷爷的照片:看你爷爷,帅吧!爷爷穿着摩登的运动衫,带着运动帽,笑得皱纹都舒展了。我有一瞬间恍然,好像那张老照片上的青年,又生动起来,而奶奶,从未离我们而去。

[责任编辑:陶姗姗]

旧照片 亲情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