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深度 | 校园直播:最熟悉的陌生人

2017年10月24日 19:49:28 来源: 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作者: 字号:TT

过去的2016年被视为中国网络直播平台元年。艾媒咨询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为 2 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 400 万,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 3000 个。与传统视频网站相比,网络直播基于实时直播的特性,在游戏、体育、娱乐等领域备受关注和推崇。身在象牙塔的大学生,是直播大军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既是主播群体,又是观众群体。但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两大群体似乎又没有什么交集,两者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虽说直播平台是实时互动,双向传播的,但大学里的这两个群体似乎很巧妙的避开了这样的互动。

谁在播,播什么

对于过半的校园主播而言,他们亦是看客。一般都是起初观看直播,再带着试一试的态度,幻想复制另一条网红路。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凯威是来自新疆的维族小伙。谈及为何直播,他回答道:“高三毕业,在家里闲着,当时在nice(一款修图及直播软件)里玩图片,就喜欢上了nice。有时间就会去看看这里面的直播,慢慢就想自己去弄,想在nice里直播玩一玩。因为之前就会写艺术字,正好直播这个也挺新颖的,而且我们民族的名字可以用字母拼写的,所以让他们把名字发过来我写,然后写好之后给他们看,也可以赚些小费。”凯威也会关注一些主播,“(主播们播的)就是日常生活,不过还是得看颜值。有些特殊的像是广州的很多是爬楼党,会直播他们爬各种高楼。然后像我们少数民族的,而且nice上维吾尔族的很多,一些维族留学生就会分享一些事情,就多一些交流方面的,相互认识,还有大老板会传授人生经验,给代理上课,教授一些推销技巧。也有去讲英语课的。”问到自己对直播的看法,他笑着说:“就是纯属娱乐,也没想过会火什么的,就是有时可以和好朋友聊聊天,换种交流方式,就当是一种特殊的社交圈吧。而且nice里没法刷礼物,也就相当于没法挣钱。”

与凯威相比,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小K(化名)对于直播认识会更深些,有着较长时间的主播经历的他更愿意分享一些他的认识。“我的一个同学在熊猫TV上做,我用他的号播过一段时间。现在直播有很多是才艺的直播,没有才艺的就是靠脸直播,干啥的都能直播,吃饭也直播。”他对直播的认识就像是一个经验老道的内行人,“有的人直播是为了挣钱,这是一部分,有的人是感觉无聊为了交际朋友,有的只是单纯记录自己的生活,就是分享一下自己。挣钱的一般都是盈利性的直播,有的人明知道自己直播挣不了钱,他就是觉得直播很有意思,反正我觉得直播里面分为功利性的和追求自己内心的这两种人。”和多数人一样,他也会时常看看直播,了解现在的主播在播什么,观众喜欢看什么。“主要看直播也是无聊嘛,像看人家吃饭基本上就是图个乐子。看着玩的,看人家吃的东西多好吃,咱在寝室吃不着,你看我现在正减肥呢,天天吃不饱我就看那些直播,这就是越得不到越想看。反正我觉得只要做的好就有人看。”在他看来直播并不是离我们很远的东西,并不高端。

        

你播你的,我播我的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现象。记者调查发现,校园主播的观众主体更多的是校外人士,同一校园内的学生观众则更多的把目光投向校园外的主播。除非是朋友捧场,否则有热度的校园主播更加受步入社会的观众欢迎。刚刚签约某直播平台的唱歌主播小G,是兰州大学一名大一的学生,他自己创建了一个粉丝群,平时有时间会和粉丝交流,他说:“如果觉得聊得来的,我会问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基本是已经工作或是自由职业者,也会有些学生,但几乎没本校的。”同样,记者通过采访校内学生发现,校内学生对待直播大致分为三种态度,一种是从来不看;一种是会去给朋友捧场,偶尔一看。新闻学院张盼盼同学谈及她看直播的原因回答道:“身边有好朋友在开直播,是空间里的那种,主要是为了交流,维系同学关系,非盈利。”第三种也是主要的观看群体——男生更多关注的是一些职业游戏玩家主播,当红美女主播,或是体育赛事直播;女生则更关注一些八卦主播,美妆主播。而这些主要观众关注的更多的是校外各个直播领域的网红或是自己感兴趣的。对于校园内的主播,他们更多觉得其是在模仿其他网红,觉得没新意,而且很无聊。“感觉看一些校园直播会很无聊,自己已经在学校里度过了这么些年了,当然会更倾向于关注校外的主播了。”一名兰大宅男如是说。

兰大基础医学院男生李阵说:“我们看游戏直播主要是学技术的,看人家咋玩,人家玩得好的咱看看,以后咱也能打。但一般学校里没有这么厉害的大神,有也不一定直播。其他有些直播就是在那尬聊、尬唱,真没意思,只能说是寻一乐子。”哲社院女生彩霞说:“我隔三差五会看直播,但关注的都是些八卦主播,什么炮友啊,二奶啊什么的,也看一些说段子的直播,就是那种类似脱口秀一样,但是污污的。我觉得学校里的主播亮点不多,没有吸引我的地方。”

(直播中的大学生)

 

尝试:做有内容的“秀场”

通过团队打造有内容的直播,这是新闻学院设计部部长林香润一直想做的,在得到院里的同意后,他组织策划了几期新闻学院内的直播。他告诉记者:“2016年直播开始成为媒介发展的一个新趋势。当时只想走一步看一步,因为目前国内高校还没有这个先例。只想玩一下,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打算。”由于最近几期直播反响不大,林告诉我们最近要进行一次大改版,将直播转变为短视频,打算走精品化路线,宁肯视频出得少一点,也要质量好一点。对于还觉得直播是一种趋势,他解释道:“因为正如马克思所说的,事物的发展永远是曲折的,前进的。直播现在之所以存在问题,是因为目前直播还停留在两个方面,第一个游戏直播,第二个秀场直播,也就是找一堆美女来演。未来直播就是更偏向内容化,而不仅仅是靠游戏,或者是美女来吸引人气。到那时候一个直播节目会像现在的电视节目一样,会有一个固定的策划团队来运营,而不仅仅只是靠主播的人气”。问及内容化是指什么时,他说:“什么是内容化呢?说白了就是讲故事。目前直播,基本上还是靠颜值。本身不能为用户提供太多的优质内容,其实现在直播的趋势就是走向内容化。比如说王思聪的《小葱秀》节目的内容明显经过编排和策划,而不是靠随机应变。” 

 (《小葱秀》)

作为总负责老师,侯宇琦老师对于停播原因总结道:“当时觉得耗费人力物力比较大,选题一直没有什么新意,经验也比较欠缺,每次请嘉宾……总之时间耗费得比较长,一期视频做得很累,效果不是很好。看得人不多,现在的直播平台大家都可以看,平台上显示在线观看人数,我觉得这个人数可能有水分,不知道是凑的还是怎么。”谈及对以后的打算,侯老师说:“之前林香润说停掉,以后可能做成微视频的形式,三分钟的短视频,类似papi酱的那种,但是后来他说还想试试,日后可能变成‘世界青年说’那种会谈的形式,人稍微多一点,对时事热点进行讨论,娱乐性轻一点,更加注重专业水准,符合我们的专业特色。对新闻热点谈谈自己的看法,或者去分析一个事件当中和传播学有关的知识和传播原理,或者一些政治性的话题,这个我们还在筹划当中。” 

(papi酱)

 

专栏作家韩松落在为 GQ 撰写的文章中谈道:“看和被看里,都是无尽的无聊、乏味和空虚,这种大面积的、长时间的无聊和乏味,让我毛骨悚然……不给文明增量,也不给经济增量,只是用互相消费来挨过暗淡时光。”面对直播浪潮的冲击,有勇立潮头,一炮而红的;有刚刚起步,意气风发的;也有已被后浪拍死在沙滩的。站在风口上,身处校园的一部分人也想飞一把。但正如狄更斯所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责任编辑:陶姗姗]

校园 直播 深度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