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小星电台 | 杂货铺旧时光

2017年10月17日 22:31:49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小星电台 | 杂货铺旧时光              

 杂货铺旧时光

 

文字 | 张心瑶

 

不知道你有没有光临跳蚤市场或早年杂货铺的经历,一间或半间蒙尘的小店,零碎散放的各种毫无关联的物件,整体酝酿着一股陈旧又安然的气息。

这样的小铺很有个性,与常见的购物中心里那些好胜心很强的商品不同,这里被淘汰下来沦为地摊摆件的老物总是表现得更为淡泊,对过路人不理不睬,懒于被待价而沽,有一点“老前辈"的促狭。而我偏偏喜欢叨扰这些“老东西",常常就逛过去,消磨一小个下午的时光。

 

 

我喜欢那些锡的、瓷的、铁的、圆形的、柱形的、扁口的茶叶盒,空落落的却还沾染着袅袅余香。滇红的包裹上彩印着岭南的烟雨,毛尖的盒盖上镂刻出竹影横窗,昂贵的银针毫尖深蓝色的长罐内衬有柔软的白绸,最亲切最朴素的花茉莉,却给了包裹它的纸盒子以最具侵略性的香气,一股熏甜时常要串门。

这些盒子保存的如此之好,以至于我会想象它们当年的主人是怎样行止娴雅的妇人,或是哪位格外温和的老先生,轻轻揭开,徐徐冲水,款款待客,茶算是一种关乎礼仪的东西,并排收置在店铺里的茶叶盒子,似乎也给市井增添了一点文气。愿意收集一堆茶盒子的人想来一定是又有闲又有趣的,又比收藏昂贵紫砂茶壶的品味家们更接亲和,算是一种杂货店独有的态度。

 

 

深棕、浅褐、墨绿、深蓝或干脆就是黑,铺里的老式家具的色调总是很深,它们的光泽也偏哑,显得有心事,像个厌倦口渴了的说书人,那种暗淡也许是因为它们曾陪伴过人们太长的时间。那一盏灰白的老电扇曾搅拌过一个又一个闷热又冗长的下午,漆皮转椅不耐烦地轧过了许多忙碌的五月,泥塑雕的“八仙过海"用倔犟的裂痕拒绝成为一个平凡的牙签盒,喷有彩绘的儿童课桌被剥出了木胎,上面还留有谁用铅笔头盖的一些无心的黑色小戳。有人说被人使用过的家具上总会留下过浓的古怪气味,我更想管那叫“人气"或者“暮气"一一物件参与人的生活太久,终于磋磨退伇时的那种老迈的气味。

 

 

还有那些玩具,搁放在一块灰蓝油布上,那可不是简单的玩具,九连环、脸谱、算盘、旧象棋,它们有脾气,不轻易给人破解。它们不会乖乖地向撒娇的孩子妥协,但怎么也比包装华美的娃娃更多一点智慧。在早些时候的夏天里,孩子就躺在店口始终卖不出去的瘸腿摇椅里午睡,在仿制得很不真诚的“元代青花瓷"大缸里逗鱼,倒也不失为一个有快活的童年。还有那些锁,神秘的、我至今仍流连想念的不同型号的锁们,通过它们想象钥匙的下落,我曾在空闲时为它们编织过数不尽的秘密。

 

 

现在想来,于其说是我着迷于那些物件,不如说是我着迷于那种“慢慢走,欣赏啊”的悠闲,于“物”的满目琳琅中感受到的一种满足。在那里,事物不会新得那么逼人,更新换代不会那么快,那么刻薄,老了旧了损缺了的东西总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这种温厚是如今所难有的。顾城有一首诗说:“小巷/又深/又长/我拿着一把旧钥匙/敲厚厚的墙"。回忆是旧钥匙,与不断变迁的现实相远隔的时光,是厚厚的墙。如今我回到面目全非的老街背面去,去找那条歪歪扭扭的小路,去寻那间琐琐碎碎的小店,遍寻不到,心里就有这样一种怅惘。

 

 

出品:”星空“大学生网络文化工作室

文字:张心瑶

主播:高子妍

后期:刘宇博

编辑:魏婧

 

[责任编辑:陶姗姗]

杂货铺 旧时光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