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大观苑|《女巫》:开放的独立佳作

2016年05月30日 14:22:58 来源: 豆瓣电影 作者: 字号:TT

女巫的故事并不复杂。清教徒William不满于殖民地的统治和规定,出于对信仰的追求,自愿放逐自己,来到一个偏僻隔绝的地方生存。然而这个地方似乎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美好。在最小的孩子在长女Thomasin的看护下离奇失踪后,William一家陷入了困境,面临可能的邪恶存在,家庭开始分崩离析…

William一家7人可能代表着传统的七宗罪(Thomasin代表着Wrath,比如她的首个镜头既表现了对于父亲自我放逐决定的不满),同时黑羊Black Philip显然也是传统的撒旦的象征,但本文并非固定于于此种解释。相反,The Witch最大的魅力恰恰在于其的开放性。

回到影片标题,无论是独特的拼写,用两个V取代了W(显然不仅仅是历史因素那么简单),还是副标题一个新英格兰民间传说,都暗示电影的游移与含混。传说本身即游走在“写实”与“夸张”,“真实”与“想象”之间,而V与W则对观众起到了视角的暗示。而电影对于上述的表达,在于对不可靠叙述的充分利用以及大量使用隐喻与象征。

影片的优点之一在于情节简练,展开干净快速并不拖泥带水。在Samuel失踪后,导演并不吝啬镜头,马上满足了观众的期待,让观众见到了深林之中的邪恶女巫。此后女巫也数次出现。这些似乎平白无误的像观众宣告了这一邪恶代言人的存在。但是,电影真的就如此简单的为这个核心问题提出满意的答案了吗?似乎并不是这样。当然,认为女巫的真实并无不妥,但是这种真实性似乎也同样可疑。

回到女巫的第一次现身,女巫似乎在用某种生物(被偷走的孩子?)来研制什么,并且将这种“药”(血涂抹在自己身上),让人胆寒。如果我们分析这个镜头的话,会发现这个女巫的形象来的太具有“传说”的色彩,同时也邪恶的太符合“期待”了,简直就是从民间传说中走出来的一样。这种“完美”以及时间的巧合(正在于Sam的失踪之后)实在很让人难以忽略。似乎女巫的现身完全为了满足观众对于解释的欲望,对神秘的失踪给出一个“快餐式”的完美答案。此外,同样值得注意的还有女巫的“行为”。事实上影片并没有直接建立女巫的受害者与失踪的婴儿之间的联系,这层联系是由观众自己建立的。归咎于女巫这点,观众与剧中人物同时埋下了种子,完成了重合与相认(观众事实上在观看影片之前就已受到“误导”)。

如果说第一次女巫的献身并不足以完全令观众起疑的话,那么女巫第二次和第三次现身则表现的更加明显。女巫的第二次现身则发生在Caleb第二次进入森林。在这里,非常有趣而值得注意的是导演给出了一个非常主观的镜头,即站在 Caleb的视角看待女巫。这次女巫的形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女巫的形象充满了“欲望”,同时对于胸部的特写也呼应了电影之前的叙述(Caleb对于姐姐胸部的观察)。而女巫的第三次出现镜头则给了双胞胎,暗示了他们视角。这里的女巫虽然与第一个女巫同样丑恶,但是对于鼻子的特写让女巫的形象与童话故事中女巫的形象高度吻合。几次女巫形象的变化与视角转换的呼应,至少为女巫的可靠性的怀疑提供了足够的基础。

除了主观镜头的运用,影片对于家庭成员的内部聚焦以及大量的隐喻的运用,也使得女巫的真实性的重要性大打折扣。

禁林在影片中的象征作用相当明显,即代表着野蛮/邪恶的自然/来自外部的威胁,同时不可忽视的是森林同样是自身秘密和人性缺陷/邪恶的象征。William一家对于森林的恐惧,对于进入森林的限制也折射了他们自身的局限。

Caleb,一个初入青春期的少年,几乎是电影里最“正常”的一个角色。他也是唯一一个一直站在女主这边并且不断努力,试图调和矛盾,拯救家庭。作为正常的青春期少年,隔绝的生活让他不自主的将欲望投射到姐姐身上,影片中唯一一个适龄少女。他的两次窥视直白的展现了他的欲望与对这种欲望的认知。对性的渴望与懵懂显然与他的清教徒道德观相违背。他在森林看到的女巫可以说是他内心深处的欲望与恐惧。Caleb看到了自己的认识/罪恶,然而却无法正确的对待/处理这种欲望,他进入了森林,然而家庭公开的教导却是避免进入森林/躲避。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最终也导致了他的悲剧(这点多少让人不由想到霍桑的小说Young Goodman Brown中的主人公)。他见到的女巫形象混合了欲望与死亡(比如鲜红的斗篷,同时性和死亡的交合也是16-17世纪文学的一个常见象征),对性的恐惧。最后他赤身的回归,咬了一口的苹果,以及最后时刻的奇怪的带有性暗示色彩的赞美,似乎都暗示了这种他自身无法调和的矛盾带来的自我毁灭。

William,正如他在电影中的自白,他的骄傲导致了家庭的覆灭。他对信仰的野心,对征服自然/邪恶的盲目自信,以及他自身能力缺乏(电影似乎提到他并不会打猎?)把家庭引入了绝路。颇具讽刺性的是,他的盲目也害死了自己。当他面对Black Philip的时候,扔掉了手里的斧子(选择了祷告?),在黑羊的下一轮攻击下死在了他砍的木头下,唯一看起来在他掌控之中的东西。黑羊在这里既可以被看作是邪恶的化身,同时也能简单的读作是他对征服自然的盲目的一种报复(他之前曾暴力把黑羊关回羊圈)。同时有趣的是William也是全片人物里唯一一个没见到过“超自然”的角色。

同样,Katherine也是在电影里面唯一见到“亡者”,她故去的孩子,的角色。此后,Sam 和Caleb的幽灵化为了乌鸦啄食着她的心。这不仅仅是令人悚然的一幕,同时相当具有象征意义。乌鸦在神话与传统中象征着回忆与痛苦、不详,是现世与黑暗世界的桥梁。她也是唯一表达了对回英格兰的渴望,而不是殖民地。种种原因下,Katherine成为对Thomasin,她即将成年的女儿,最为刻薄和不信任的一个角色。这也为她的结局做出了铺垫。

最后谈一谈电影的主角Thomasin。虽然电影以Thomasin的女巫化结束,然而,有意思的是作为女主角恰恰是影片中最“无聊”,没有故事的一个。她并非像其他电影的主角一样在于探索“背后的秘密”,揭示“原因”,亦或与邪恶斗争,拯救家庭。相反,Thomasin在电影中基本可以以无为来形容。尤为突出的一点就是,一直到家庭的彻底崩溃,她在三次重要时刻的表现皆为非视和回避。在Sam失踪时她捂上了自己的眼睛(这里用的是Sam的视角);在与Caleb进入森林时她的昏厥;以及最后双胞胎面对女巫时候并没有给她镜头,到第二天早上我们仍然看到的是她的昏迷不醒。与其说她女巫化,不如说被女巫化更为合适。她的悲剧不在于她做了什么,而是在于她的“无为”以及即将成年的女性身份。此外,她还有很多细节值得关注。比如她即将成年的独特身份,她对于成长/成熟的抗拒,Sam的失踪可能的象征意义,她与Caleb的关系(很有意思的是河边那段Mercy对于Thomasin的打断和女巫指控)以及她潜在的不满与愤怒等等。

最后,本文目标并非深度影评,意不在构建独立完整的解读体系,而是希望提出些许看法,打开可能性的大门。女巫虽然从表演到摄影到配乐皆属一流,然而最为优秀的还在于对影片的意义的模糊。除了上述之外,对于背景的设定-Salem女巫审判不久之前等都让影片呈开放性姿态。电影简单的情节成为了观众打开背后大门的钥匙,为影片提供了无限可能,这就是一个优秀电影的魅力。

[责任编辑:杨璐遥]

女巫 佳作 大观 独立 开放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