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烹煮月亮

2019年08月08日 16:54:58 来源: 重庆理工大学 作者: 字号:TT

如同走入了一片刀阵,排排竹兵亮出的片片竹叶飞刀随着风肆意地劈砍,直砍得我心如刀绞、溃不成军,泥土的潮气经昨夜春雨一淋,变成了阵阵血雾般的腥风,呛得我鼻头发酸。

我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将包甩了开去,直嚷嚷:"不走了,不走了,哪来这么多闲工夫来爬这竹山,赶紧回家,还不如在家里待着!”

走在前面的父亲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笑笑:“再坚持会,多的路都走了,还怕这最后几步?”

唉,实在搞不懂。昨夜还攒着一张麻将脸的,今天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硬要把我拖出来爬山,美其名曰什么:“针对失败焦虑症的三人小踏青。”

拨开云雾的太阳掉了下来,那云间的洞天已经截然不同

可惜,我妈不傻,没遭了他的道;人数就少了个三分之一,本来还能斗地主,现在只能划拳行令了。

想想也是,最近家里气氛那个沉闷啊。我和我爸啊,那心都焦出了火,脸都黑出了墨,眉头都快拧出茧子了。每天早上一个看电视,一个看书;晚上却又都睡不着,一个在椅子上,一个在阳台上。

算来,这已经是第四天了,我们终于都开口说话了,而且还想到了去爬竹山野炊的点子。虽然搞不懂父亲野炊的意图,但能摆脱家里的阴郁,来山上宽一宽心,我也很知足了。

终于到了一个平顶,放眼望去,都是竹子,我看了看表,六点十八。将背包卸下,取出里面的四个小钢锅,不算太重,但还是让我这山爬得异常艰难。而父亲,那满满一包的食材、炊具、碗筷、燃料,还有帐篷……已累得他背上湿透,直喘粗气。

我想过去帮忙,但想想近日的不快,也停下了脚。父亲休息了一会儿,就已经忙开,卸包、取物、搭灶、放锅、盛水、点火、撒盐、取碗……我在旁边坐着,看着父亲,毕竟是第一次野炊,他不仅手忙脚乱,点火时还呛了一脸灰,身手也显得这么笨.看着看着,我竟睡着了。

醒来时,父亲已不在锅前。我好奇心顿生,走向锅去,伸头一望,不禁大失所望;不过就是一锅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小米粥啊!我失望的看了看表,七点零五。

徐徐清风吹过,吹得片片竹叶随风摇摆,跟风轻吟了起来。那声音,我从未听过,又似乎在梦里听过。那好像是儿时父亲伴我入眠的口风琴与儿歌的声音,我听着听着,痴了。

这时,父亲也来了,他到了锅前,开始揽这小米粥,一脸神秘,似乎在调配锅上好的琼浆。时不时抬头,看一下天,又低下头,看下表。掺点水,又加一点来,周而复始。

秒针不断地滴答,我眼看就快到八点了,心里直呼无聊,正要开口去问,却见父亲面容似乎变,变得从未有过的兴奋,一个劲的朝我打手势,让我到锅前,似乎有话要说。

到了锅前,我探头,就发现了那从未见过的奇景,一锅琼浆般的米粥凝稠着,天上的月亮似乎掉了下来,盛在粥中,携着几颗星子般的大米。此时,那锅里面的洞天已经截然不同:那粥,如大海;那月,如孤帆;那粥,如云海;那月,如旭日;那粥,如长烟;那月,如刀光;那粥,如银河;那月,如星……转眼,那锅中的粥,那粥里的月已经变化了不知几个轮转,最终又变回了实实在在的粥,实实在在的月,又变回了那幅月夜图。其中的乾坤,已然实实在在融入了我的心。

父亲看着我,满意于我的惊异。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那是关于他与爷爷的故事,那是另一碗煮月的粥,另一个夜,但却是相同的道理。爷爷只告诉了父亲,这个黑夜的等待,是值得的。因为,等到了这碗煮月的粥,等到了这“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刻,等到了这时间带来的惊喜。父亲,在那一夜懂了很多,我不知道他究竟明白了什么,但我知道,在往后的日子里,他不再为一时的困阻低头,不再为一时的无援而丧气。因为他相信,时间会带来惊喜。

是啊,守得云开见月明,是啊,时间会带来惊喜。

竹林的月夜,我等待了许久的一锅如琼浆般的米粥凝稠在我面前,我却看到了那粥,如大海,如孤帆,如云海,如旭日,如长烟,如刀光,如银河,如星。等到了这“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刻,我知道,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们不再为一时的困阻低头,不再为一时的无援而丧气。因为我相信,时间会带来惊喜。

[责任编辑:杨虹 ]

重庆理工大学、亲情、真理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