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SCIENCE》上的文章告诉你,为什么贫穷会限制我们的想象

2018年09月26日 10:13:45 来源: 中南心苑 作者: 字号:TT

Johannes Haushofer:

任教于哈佛大学,马萨诸塞州贫困行动实验室美国剑桥马街沃兹沃思街30号技术研究所和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系和伍德罗威尔逊公共学院教授国际事务

Ernst Fehr:

美国苏黎世大学经济系,瑞士

目前,贫困仍然是世界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之一,现在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然而,贫穷为什么会限制想象?贫穷又是如何产生并延续下去的?

哈佛大学Johannes Haushofer教授和Ernst Fehr教授发表在《SCIENCE》的这篇《On the psychology of poverty》就很好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研究的证据表明,贫困可能有特定的心理机制,可能贫困的人具有特定的经济行为,使其难以摆脱贫困。证据表明,贫困会导致压力和消极的情感状态,这种状态反过来可能导致贫困的人会短视和做出规避风险的决策,会出现由于注意力限制和偏好习惯行为而牺牲目标导向,这些关系可能构成一个有助于维持贫困的反馈回路。

简单的用一张图表示就是这样,下面就让我带你好好的来阅读下这篇有意思也非常有意义的文献吧。

前言

目前,世界上超过15亿人的每天生活支出少于1美元,这种财政手段的缺乏在非洲产生了深远影响。这导致非洲人的平均寿命比正常的欧洲人短了21年。同时导致三分之一的人口是文盲,大量儿童长发育迟缓。经济贫困意味着贫困人口过早地生活在肮脏的环境中,大量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被抚养。  

但是贫困是否影响人们的情感状态和他们的经济选择模式?在这里,我们讨论最近的研究结果表明,贫困导致负面影响和压力,这样会使一个生物体的反应环境要求超出其监管能力,这种效应可能会改变人们的行为偏好。特别是,贫困可能降低承担风险的意愿,导致做出只选择目前的收入而放弃有可能的更高的未来收入。这可能会表现为:低愿意采用新技术,对教育和健康等长期结果的低投资,所有这些都可能会降低未来的收入。因此,贫困可能倾向于更难摆脱贫困的行为。

贫困对风险承担和时间折扣的影响

生活在贫困中的人们,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发现他们比发达国家的人们更厌恶风险,更可能忽视未来的回报。例如,在美国,贫困家庭的贴现率显著高于富裕家庭(贴现率:是指将未来支付改变为现值所使用的利率,或指持票人以没有到期的票据向银行要求兑现,银行将利息先行扣除所使用的利率。)同样,欧洲农户和南非样本的研究发现,较低的财富能预测更高的贴现率,国民收入低的国家也显示出较低的风险厌恶水平。

除了财富收入和风险偏好之间的相关性外,还有证据表明,贫困对风险承担和时间折扣有因果关系,有潜在的反向因果关系,低风险厌恶可能平均导致较高的收入或福利。在另一项研究中,实验测量了越南受访者,结果表明贴现率与收入呈现负相关。也就是说,较贫困的家庭更倾向于选择较小的和较早的货币回报。潜在的反向因果关系可能是:高收入可能导致低贴现率。在确认了贴现率与收入之间的负相关关系,这就表明贫困可能会影响时间折扣。  

贫困为什么影响风险承担和时间折扣?

穷人生活的经济和社会条件可能会影响贴现率和冒险行为,即使穷人的内在时间折扣和风险偏好可能与富人的内在偏好和风险偏好相同。但是,穷人经常无法进入正规的信贷市场 ,被迫通过非正式渠道从借贷者、朋友或商人那里借钱。他们经常面临很高的利率,而且贷款人经常限制贷款给他们,这意味着他们更容易受到流动性限制。因此,如果一个贫穷的人在一个实验中在当前和延迟支付中作选择,他们可以选择当前的支付,并不是因为对当前支付的内在偏好,而是因为非正式市场中存在的信贷市场缺陷。

为了支持这一观点,最近的一项研究测量了美国家庭的在发薪日之前和之后不久的消费时间偏好。结果发现:在发薪日前接受调查的人的现金支出减少了22%,他们比发薪日后的支出少了20%,这表明在发薪日前,家庭对钱的流动性受到限制。因此,经济理论和经验证据表明,贫困家庭可能表现出承担风险的意愿,并放弃较大的未来收入而选择当前收入,即使他们的内在时间和风险偏好并不一定与富裕家庭不同。

然而,我们将提供证据表明,这不是故事的全部。接下来将揭露其中的机制。在第一步,我们将展示贫困与负面影响和压力有关。在第二步,我们将讨论证据负面影响和压力改变受试者的冒险和时间折扣。

贫困与情感、压力之间的关系

几十年来,人们普遍认为收入和心理幸福感之间的关系被称为伊斯特林悖论,据此,收入、自我报告的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是相关的,但又不是完全相关,存在国家之间的差异。其中与满足基本需求所需的收入水平相关。此外,高收入被认为是与快乐和满意度不是一直维持一种相关关系。然而,现在更大和更新的数据表明,更高的收入与更多的幸福和生活满意度是相关的,而且不分国界。随着国家越来越富,人们也越来越快乐 。下图显示了自我报告的生活满意度和各国(图A) 和国家内(图B)的收入之间的相关性。

除了幸福和生活满意度外,贫困与心理健康也有着广泛的联系。根据2003世界健康组织的报告,在富裕国家中,最贫穷的人群表现出抑郁和焦虑障碍的患病率是最富裕人群的1.5到2倍。最近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心理健康与贫困之间关系的115项研究的综合研究发现,79%的研究表明贫困指标与良好的心理健康结果之间存在着显著的负相关.

最后,一些研究显示,收入和社会经济地位也是与应激激素水平存在相关,低收入、低受教育者和经济地位者的皮质醇水平升高。同样的结果已在婴儿和儿童中获得.

总之,这些发现表明贫因与不快乐、抑郁、焦虑和皮质醇水平相关。但是这种关系是因果关系吗?

贫困与情感、压力的因果关系

贫困的减少对情感和压力的影响通常是在野外试验或自然实验中获得,例如在彩票中奖的背景下研究。一个这样的研究研究了无条件现金转移计划在肯尼亚对家庭心理幸福的影响。随机选择以重新获得0美元、400美元或50美元的无条件现金转移。这项研究发现,接受了积极现金转移的人们的幸福感增加,没有现金转移的被试幸福感下降为负值(C)。在接受大转移的被试中,接受得越多,应激激素皮质醇(一种引起人焦虑的物质)降低越多(D)。

类似的其他研究从随机对照试验报告结果显示,现金转移导致痛苦和抑郁分数的下降 。类似地,利用自然实验,如引入保障收入、彩票支付、获得养老金计划,一些研究发现收入的增加导致了住院人数的减少。心理健康问题减少焦虑症的治疗率贬低,并增加自我报告的心理健康水平上升 。当接受健康保险 、改善住房或获得水资源时,心里幸福感也是呈现上升趋势。

负性情绪和压力对风险承担和时间折扣的影响

严重的信贷约束和不可保的背景风险的存在意味着穷人特别容易受到收入和健康冲击的影响,也就是说,他们无力控制他们的生活环境。如上所述,这会导致压力和消极情感状态,如不快乐和焦虑,下面就以此提出这样的状态是否对决策产生独立影响的问题。

负性情绪和压力对风险承担的影响

在最近的一篇论文中,被试被随机地分配给在风险承担任务中被不可预测的随机给予高或低电击的威胁。不可预测的冲击是诱发恐惧和压力状态的可靠方法 。高威胁状态的受试者的风险厌恶程度显著高于低威胁条件(图A)。

在另一项研究中,被试别外在唤起恐惧,通过让他们看一个显示一个年轻人被无情的折磨的恐怖的视频,这种恐惧的诱导也导致了明显的更高的风险厌恶,与对照组的被试相比。恐惧诱导也导致了更多的风险厌恶选择在其他一些研究中也得到表明。风险厌恶的选择可以通过消除恐惧效应的恐惧诱导视频进行认知重估从而得到减少。因此,不仅可以通过恐惧诱导来增加风险规避,而且可以通过减少恐惧来降低风险厌恶。

同时也可以通过增加氢化可的松来诱导增加的风险厌恶,从而提高大脑中的皮质醇水平,从而模仿压力的一些神经生物学效应。一半为安慰剂对照实验,一半的志愿者在8天的时间内接受氢化可的松,从而研究物质的急性(第1天)和慢性效应(在副作用起作用的天数)的效果,有趣的是,氢化可的松的急性效应并没有引起风险的改变,而慢性副作用效应导致了风险厌恶的强烈增加。安慰剂和急性氢化可的松条件下的被试在风险选择任务中的相对风险厌恶系数大约都在50%左右,但慢性氢化可的松条件下的被试比其他组的选择高了20% (图B) 。

负性情绪和压力对时间折扣的影响

最近的一些研究表明,消极的情感和压力会导致时间折扣的增加。一项研究通过电影剪辑而引起被试的悲伤情绪,这些片段的效果被验证过,以诱发被试悲伤的情绪状态。他们随后提供的任务是选择较小的金额立即可用或更大的数额可延迟后。结果发现,观看悲伤诱导电影剪辑的被试比对照组更不愿意选择更大的延迟支付,也就是说,他们更强烈地拒绝未来的支付,因为他们认为悲伤会降低耐心。(图C)相反,最近的另一项研究通过电影剪辑引起了积极的影响,并发现在类似的任务增加了耐心。

正如在风险承担领域,通过氢化可的松给药的应激激素皮质醇水平升高也被发现增加了时间折扣。最近的研究给予10毫克氢化可的松或安慰剂口服健康受试者。在给药后,受试者执行与上述相似的时间折扣任务。给予氢化可的松的被试与安慰剂相比,15分钟后显示时间折扣增加,也就是说,他们对当前的价值比未来更高(图D) 。

因此,悲伤的情绪和升高的皮质醇水平增加时间折扣,而积极的情绪有相反的效果。未来的研究将必须阐明贫困条件下的慢性压力是否与实验室条件下的急性应激具有相似的行为效应。

负面情绪和压力如何可能导致折扣增加?

一个可能的事实是,压力最近被证明会引起从目标导向到习惯行为的转变 。如果习惯性行为是立即发生的,这种机制将预测压力应该会增加时间折扣,因为这有利于习惯性反应。一种相关的可能性是压力和负面情绪可能会偏向于显著线索的注意。如果即时消费比延迟消费更显著,这种机制也将预测压力和负面情绪应该增加时间折扣符合这一观点。在稀缺下的决策,无论这种稀缺是时间性的、财政性的还是其他类型的,都显示出决策者在贫困中经常观察到不合理的迹象,并且这种影响是导致显著线索的临时性捕获。

作者为什么要研究这个问题呢?

我们已经概述了一个反馈回路,其中贫穷通过施加对心理结果的影响来增强自身,这可能导致潜在的不利经济行为。这种反馈回路可能会促使贫困人口摆脱贫困,具体而言,关于第一个针对贫困的可能性,一些研究已经测试了直接扶贫项目对心理结果和经济行为的影响。这些研究大多研究现金转移计划,近年来对一般福利产生了广泛的鼓励性结果。关于第三种可能性,瞄准经济行为直接的一些计划,提供了小的经济行为的积极福利,例如,承诺储蓄帐户,提醒储蓄,或提供可锁定的金属盒有利息的活期存款 (像一个储蓄罐)都有可能导致储蓄的增加。

在我们看来,第二种可能性,即针对贫困的心理结果,对未来的工作抱有很大的希望。虽然早期的随机对照试验表明,团体人际心理治疗有助于完成乌干达的日常经济任务 ,但对这种经济效应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最重要的是,这项研究针对的是抑郁症患者。然而,本文中所讨论的证据表明,即使在没有完全成熟的临床抑郁症的个体中,压力和负面情绪对经济行为的衰弱效应也可能发生。这种洞察力表明,像这样的心理治疗干预即使在非临床流行中也可能具有经济效益 。更广泛地说,我们建议增加对贫困及其心理结果及其对经济选择的潜在不利影响的理解将导致实现扶贫项目的两个目标。首先,他们既要考虑贫困的心理成本,又要考虑扶贫的心理利益。其次,他们将把心理逻辑变量作为扶贫的新干预目标。我们希望这将导致对贫困的更精确的理解,从而有助于解决这个挥之不去的全球问题。

看了这篇高水平文章,你应该理解了贫困不仅是兜里没钱,更重要的是贫困会影响一个人的心理感受,做出带有局限的选择,也就是说贫困不止限制了我们的想象,也限制了我们的行为和决策。不过当你知道了贫困的心理机制,就会帮助你更好的跳出这个“包围圈”。

[责任编辑:杨虹 ]

贫困 想象 心理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