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从今天开始,做个“难以相处”的人

2018年06月14日 13:57:26 来源: 壹心理 作者: 字号:TT

朋友都说我的性格很好,可我却觉得很孤独;

我不会拒绝朋友,我觉得自己好软弱;

有时候,我觉得很委屈,可是我却忍不住说“没关系”;

……

-01-

最近看了一部日本短片《态度娃娃》,片中的女主角艾利,是一个好孩子,她是人们心中的微笑天使完美偶像,就算是遇到了委屈和难过,也要努力挤出微笑说没关系。

慢慢地,这成了一种习惯。直到某天,她的脸,变成了像玩具娃娃一样僵硬的面具脸,一敲就碎。

一开始,她询问几位朋友,有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而朋友们只是微笑,表示没什么不同,没有人看到她的脸有什么变化。

艾利回忆起小时候,心爱的鱼缸被弟弟的足球打碎,看着死去的鱼儿,艾利难过地沉默着,她回过头对弟弟说:“没关系的,真的没事。” 她也对自己说:“只要发自内心地笑,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无论何时何事都报以微笑,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与人为善,要友好相处,不要给别人添麻烦……

与人为善友好相处不是问题,问题是,你是否因此否认、隔离、压抑了自己真实的情绪情感,你是否把这些当成了面具,你是否因此而活成了别人眼中的自己。

-02-

许多人会有这种感受,无论在什么关系里面,都在捕捉别人的感受,然后自动地去迎合对方,讨其高兴,这样似乎就可以得到别人对自己的认可。

但与此同时,你的真实存在,就逐渐淹没在一种空虚之中。这份空虚,是因为这些关系,没有得到情感的滋养,因为你自己的真实已经被压抑了。

你对对方的示好,并没能让对方感受到你真实的存在,而你也没有了现实检验的机会,没有了产生新的人际经验的机会。

所以有的人会有这种感觉,朋友都说你的性格很好,可你却觉得很孤独。

为什么我们要去讨好?

日本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给出了答案。

因为松子的妹妹从小体弱多病,父母把更多的爱给了妹妹。对于得到爱,松子既渴望又无奈,她一直试图让爸爸看见自己,却一直受挫。很偶然的,她因为做了个鬼脸,得到了爸爸的一个微笑。

为了让父亲继续对她微笑,松子一次又一次扮小丑,破坏自己的形象,期望以此得到父亲短暂的一个笑容。这种方式也成了松子的执着。松子一生中做了无数次鬼脸,每一次做时都是为了讨好别人。

松子终其一生都在为别人而活,为照顾别人的情绪而生,于是有了那句“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太宰治在《人间失格》里写到:

我想到一个办法,就是用滑稽的言行讨好别人。那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我靠滑稽这条细线,维系着与人类的联系。表面上,我总是笑脸迎人,可心里头,却是拼死拼活,在凶多吉少、千钧一发的高难度下,汗流浃背地为人类提供最周详的服务。

而且,无论我被家人怎样责怪,也从不还嘴。哪怕只是戏言,于我也如晴天霹雳,令我为之疯狂,哪里还谈得上还嘴……只要被人批评,我就觉得对方说得一点都没错,是我自己想法有误。因此我总是黯然接受外界的攻击,内心却承受着疯狂的恐惧。

讨好,只为不想被抛弃。

被抛弃感,甚至都让人不敢奢求亲密,转而执着于形式上的被认可。从未被看见,存在本身就是羞愧。只要不被抛弃,其它又有什么关系呢。

经常说没关系的人,内心早已是遍体鳞伤。

-03-

同时,因为害怕被抛弃,所以面对可能出现冲突的时候,我们又戴上了面具。

很多人的好相处,是因为害怕敌意与冲突,所以用没关系来获得他人的认可,用不拒绝来获得他人的不抛弃。

明明很生气,我们说没关系;明明很委屈,我们说没事的。

我们不但骗过了别人,也骗过了自己。我们用各种防御机制来防御自己的情感,来说服自己的意识。

总是太在意别人的感受,却忽略了自身的感受。

短片《态度娃娃》中的艾利,正是因为隔离了情感的流动,所以脸就僵住了。慢慢地,面具也就成了身体的一部分

然而,当我们把真我隐去,用假面具来对世界的时候,真我看似躲避了被抛弃的危险,但也因此失去了在关系中发生真实链接的机会。而链接,才能带来亲密。

-04-

我们都在寻求自我存在的价值感。

如果年幼的时候,某种方式让我们找到了存在的价值感,我们便会容易执着在这个方式上继续寻找。

然而,因为害怕被抛弃的感受如此的强烈,以至于我们认为,只有讨好别人这一种方式。这种方式就像是救命稻草一样,我们紧抓不放,越困难的时候,我们会越执着于这种方式,甚至认为这就是唯一。

如果你不能表达那些所谓的消极情感,你越是忽略自己去当好人,你的人际关系就会变得越不真实。你会被看成是平面的、可有可无的人,因为你的生命不是立体的,而是无足轻重的存在。

仿佛你的存在与否,对于他人,也是没有关系的。

缤纷世界显出的美丽,是因为,没有分开色彩的丰富多样;

自由自在鲜活的人生,是因为,没有压抑情绪的喜怒哀乐。

不要再去伪装成一个没有爱恨情仇的人;不要再戴上什么都没关系的面具了。

愤怒与开心同样的重要,拒绝与接受同样的有意义。

如果没有愤怒,别人怎么知道,他们是否触及了你的底线。如果不能拒绝,别人又怎么知道,他们是否突破了你的边界。

伪装成没有恨,没有脾气,没关系的人,最后也就没有了爱,没有了个性,也没有了存在。

不敢拒绝别人,其实是害怕别人拒绝自己,不敢愤怒,是期待别人可以悦纳自己。

然而,别人不会为了满足你的期待而活,你也没有义务去满足别人的期待。

比起别人如何看自己,也许,我们更该关心的是,自己过得如何,因为这样的人生才会更真实而自在。

不要被完美的态度娃娃的样子所欺骗。人见人爱的,是戴着面具的木偶娃娃,深入你的内心,才能触碰到真实的自己。看到你曾深藏的爱与痛,你会看到你的内心,藏着一个孩子,那是最真实的自己。

“人见人爱”的完美,就像个陶瓷面具,一敲就碎;“难以相处”的真实,就好比有血有肉的躯体,流动而富有弹性。

从今天开始,试试做个“难以相处的”人,尽情尽兴地给讨厌的人甩脸子,光明正大地给喜欢的人说情话,肆意地活在生命的痛快之中吧。

愿你我都能拥有被讨厌的勇气!!

[责任编辑:苏兰 潘韵(实习生) ]

讨好 做自己 ”难以相处“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