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我们谁不是一边迷茫,一边朝着理想前行

2018年05月18日 08:58:49 来源: 中华全国学联 作者: 字号:TT

-01-

叙利亚战争最前线的战地记者,是和我很相熟的男生。

和我同一年入台,是人大科班读新闻的。

人大新闻毕业的,和我们广院的毕业生都有一个共同点,大家对电视新闻是有执念的,

不满足于仅仅是进了央视这个机构,不满足于只是进入这个大平台,不满足于只是说一句“我是央视的”。

毕竟有很多人,是会满足于大平台的。具体在大平台里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说,

我在XXX工作,说出这个XXX的时候,周围人会投来羡慕的目光,有些人满足于这些时刻,好像所有的职业生涯都没有这几秒钟来得重要。

而长辈们更是觉得这几秒钟,足以让你找到一个好老公,生一个好孩子,有一个幸福美满的生活(讲真,怎么可能呢?人生婚姻这么复杂。)

毕竟,相亲的时候,说出一个绝对稳定的工作,对女生来说,是仅次于年龄长相的加分项。

但我们不是。

我们是真的想要做新闻,我们对新闻有执念。

-02-

很多人都是有战地记者梦的。

但这样的梦离现实太远了。甚至,在入台以后,觉得离现实更远了。比以往生命里的任何一个时刻都要远。

嗯,毕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觉得甚至没有在电视台工作,因为做的和新闻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

给组里所有人去食堂取盒饭,做excel表,跑这种领导签字,准备会议室,让大家在签到表上签到。

嗯,理想和现实之间就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哪怕你已经进入了中国最大的电视台。

其实,电视和你也并无太大关系。更不用说战地记者。

这个男生就是勤勤恳恳在这样的行政岗位上做了五六年,而且他在海外记者部,是服务于台里驻外记者的行政部门。

就是说,他亲手帮几乎每一个外派记者办理出国手续,亲自去机场送一批又一批新赴任的记者出发,帮大家解决所有的后勤保障工作。

嗯,他是人大新闻科班出身,是和我们一样对新闻有执念的人。

他在二十几岁最好的五六年,是在替一个个别人实现他们的新闻理想。

我一直觉得这挺残酷的。

让他在一个离驻外记者这么近的部门,却只能眼看着都是别人在实现理想。

自己却依然在帮他们处理寄运的行李,填着一张张表格,甚至是帮驻外记者的家人举办着春节慰问茶话会。

-03 -

很多年轻人会问我,目前做的工作,坚持下去根本看不到希望怎么办。

我一直说,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哪怕一秒钟想过去坚持。因为真正正在坚持的人,是不会这么想的,

他们关注于自己眼前的事情,并且充实自己随时做好一切准备,只欠机会降临。

这个世界诱惑很多,机会很多,但真正的机会属于那些有执念,并且愿意付出青春深耕于这个执念的人。

他就是送走了无数人的新闻梦想后,在同一届入台的同学们要么已经忘记了最初的梦想,

安于在台里一个行政部门,基本上都结婚生了孩子,忙碌于这样的朝九晚五里,

要么在外征战的或者去地方记者站的,也都是一轮驻外回来,开始安顿于北京过着后理想主义时代的生活。

他在即将三十而立的timing,有一个去战乱地区叙利亚驻外的机会。

嗯,他没有新闻工作经验,完全不会说阿拉伯语。

嗯,他快三十岁了,单身。

他义无反顾去了叙利亚。

他的微信签名是,

“If you do it right, you’ll love where you are.”

这是每一个内心有一团火,有执念的人的英雄主义。

-04-

我没想到,他就这样变成了战地记者。

美国军事打击叙利亚。我打开电视,一直在看新闻频道。他在镜头前,穿着防弹衣,本就是一个瘦小的男生,从容不迫地做着各种直播连线。

看他在黑夜就着微弱的灯光做出镜,给大家讲述叙利亚的时时动态。

看他一个人肩负着出镜,编辑,导播,摄像,卫星传送,新媒体直播这些多重任务。

嗯,在战地不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再辛苦,再累都好,他还在给央视新闻移动客户端做直播。

嗯,就在这之前,在空袭前的几个小时,他说,“我先睡了……要今晚联军开始空袭,请叫醒我……”

驻外记者最苦的就是战地记者,而战地记者也几乎在那个时刻,实现了很多人的新闻理想。

我们另一个中东的记者说,

“我们作为记者,不仅是记录着这些巨变,而且其实是自己亲身参与到这些巨变当中。”

我们看到的是战火纷飞里他们帅气的身影,我们看到的是实现理想的那一刻,

我给他发微信说,这些千千万万正在看电视的小朋友们,一定有人对着此刻电视,指着你说,

“这是我未来想要的模样。我也想成为和他一样的战地记者。”

但只有我们这些在身边,注视着彼此成长的人才懂。

从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到考上人大新闻,到进央视,到真的变成一个记者,到实现愿望成为一名战地记者,这其中的困难程度。

这是我亲眼看到的,一个普通人,把理想埋藏在心里,然后一步步,不管有多难,不管有多么不可能,依然坚持到底,依然忠于执念,最后真正成长为自己想要的模样。

嗯,也许每一个新闻毕业生都曾经试想过一千一万遍,成为战地记者。

但,他,真的变成了电视里站在硝烟弥漫战场上,拿着话筒的人。

他,是我亲眼看到的,属于普通人的成就。

-05-

前几天在我们社群里,我邀请了中国首个完成环球飞行的女性王争姐来做分享。

其实,从我第一次写她的故事,就有很多人问,她飞行的钱从哪里来,她是不是家境殷实,所以才能够去追求这些普通人看起来很奢侈的理想。

王争姐在我的文章后面,亲自回复大家。

她37岁才完成环球飞行,钱,是自己赚的。她把这些年几乎所有的积蓄,都用来学飞,都用来环球飞行。

我突然就在想。

就像永远想着如何炒房赚钱的人,和这些真的执着于理想的人,本来就是截然不同的人。

永远想着别人一定是有什么背景,或者说别人一定是衣食无忧,才能够不顾一切去战地,不顾一切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别人一定是不差钱有着坚实的后盾,

这些人和我们的战地记者,和王争姐,也本来就不是同一类人吧。

在北京这些年,我亲眼看着一个个普通人创造着属于自己的奇迹。

我亲眼看着一个个真正能够坚守的人,正在创造着价值。

而那些,永远暗搓搓揣测别人,永远患得患失,永远给自己的泄气和无法坚持寻找着一个又一个主观或者客观理由的人,永远都在隔岸观火。

我们都是普通人,谁不是一边在解决着生存的问题,一边在奋力朝着自己的理想前行。

我们都没有生来勇敢,天赋过人,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创造着属于自己的未来和奇迹。

“要跳入一个值得沉浸的湖里面去,要跳到海里去畅游,体验它的妙处,然后可以上岸说给别人听。

而不是在岸上一直犹豫着,最后时间过去了,你依然一无所知,依然是一个苍白的人。”

从今天起,不再做一个苍白的人,开始书写属于你自己的故事。

[责任编辑:苏兰 潘韵(实习生) ]

努力 理想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