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别让大脑变成你不喜欢的样子

2018年01月30日 09:21:00 来源: 壹心理 作者: 字号:TT

前几天,有个朋友向我咨询写作。

他没什么经验,但也想做自己的自媒体。于是,他发了一篇稿子,问我:

感觉如何?有没有什么建议?

我大体浏览了一遍。说实话,从文章中,能够感受他「努力想把文章写好」的诚意,也看得出很多地方是精雕细琢、改了一遍又一遍的。

但确实存在一个问题:文字不够火候。

比如,信息量太浅。花了几百字,去描述一段一句话就能讲清楚的内容。

比如,逻辑混乱。一段话里面,意思前后杂糅,思路庞杂,要反复读几次,才能明白究竟他想表达什么。

比如,词不达意。明明有更好的表达,却用得佶屈聱牙,看得出来词汇量很不够……

我对他说:你现在先不要考虑学什么技法,先把你的习惯改掉,别去看综艺、电视剧,也别看那些肤浅的文章,先静下心来读一些严肃的长文。

有一句俗话叫做「You are what you eat」,其实,用到思维上也是适用的。

不存在不读书、没有积累就能产出的人。

我们的思想,实际上就是由我们所接收的信息构成的。

这半年来,我写过不少关于思考的文章。

在这些文章中,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

我们的思考能力至关重要,却也相当脆弱。

娱乐,欲望,消费主义,信息爆炸,都在无时无刻地试图破坏和摧毁它。

也许会有同学提出质疑:这会不会太耸人听闻了?我们的大脑有那么容易被影响吗?

其实,真的有。

「毁掉」,并不是一个象征性的修辞手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一个事实:

我们的大脑,是具备「可塑性」的。

什么意思呢?

我们的大脑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它会随着我们的运用和学习,不断地改变自身内部的构造,来更好地适应这个环境。

所以,我们每一次的思考,练习,操作,以及对信息的接受和吸收,其实,都在潜移默化地重塑着我们的大脑。

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后天差距,就是这样拉开的。

我们先从一个有趣的概念讲起:HOMUNCULUS。

在《如何高效克服情绪的困扰?》中,我提到过:我们的大脑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爬行脑、边缘系统和新皮层。

这其中,专门负责认知、思考和复杂动作的,都集中在新皮层上 —— 这张约2-4毫米薄,两张报纸大小的「纸巾」,决定了「你是谁」和「你能做什么」。

那么大脑皮层由什么组成呢?就是我们非常熟悉的神经元。

神经细胞们,以神经元为核心,加上各种胶质细胞、支持细胞,构成了这张「纸巾」。

简而言之:如果我们把一张纸巾放大,仔细看,能看到它由各种密密麻麻的纤维组成。而在大脑皮层中,这些纤维就是神经元和突触。

这就是我们的思维栖居的地方。

接下来我们要看一个有趣的东西。

我们知道,不止思维,实际上各种复杂的运动 —— 比如弹奏钢琴、拉弓射箭、运笔写字等,都是由大脑皮层所控制的。

在皮层中,专门有两个部分,负责这些活动:运动皮层和体感皮层。

我们对身体的一切掌控,都是由两个部位发号施令,然后调动身体的肌肉来完成的。

那么,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很明显的推论:

越复杂、越精细的行动和部位,调动它们时,所需要的神经细胞就越多。

举个例子:控制手指,可能需要100万个神经细胞;而控制肘部,可能只需要10万个神经细胞。那么投射到大脑皮层中,就是前者所占的部分比后者大10倍。

(当然,数字是随手写的)

如果把我们大脑皮层中,按照对应躯体各部位的比例,重新画出一个「人」,会得到什么结果呢?

譬如说:我们已经知道,在大脑皮层中,负责手指的部分,比负责手肘的部分大得多,那么我们就把手指画得更大一些、手肘画得小一些 —— 按照这种画法画出的「人」,会长什么样呢?

这里本来应该放一张图,但是由于实在太丑了,担心大家做噩梦,所以还是不放了。

(此处假装有一张图)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HOMUNCULUS」。

这就是我们画出的「大脑人」的名字。

简单描述一下:这个「大脑人」身上,最大的部分是手掌和手指 —— 它们加在一起比其他部分的总和还要大;其次是嘴唇和舌头;再次是面部。除此之外是其他身体部位,包括下肢、躯干等,它们极其纤细,勉强撑起了巨大的手部和脸部。

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手部的动作是最精细的;其次是嘴唇和舌头 —— 用来讲话;然后是面部,用来作出各种细微的表情。

也就是说:我们用得越多,要求越高的部位,在大脑皮层中所对应的的部分,相应的,也就越大。

这是先天还是后天形成的呢?

很大程度上,是后天形成的。

举个例子:在体感皮层中,负责手指的部位是彼此相邻的,食指旁边是中指,中指旁边是无名指,跟我们的手指结构非常相似。

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有力的解释是:因为我们总是同时使用几个相邻的手指(比如抚摸某样东西,或者握持某件物品),所以,这些神经元会倾向于靠得更近,这样才能更好地建立彼此之间的联系。

所以,我们此时此刻大脑的结构,并不是从一出生就注定的,而是出生之后,随着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探索,慢慢形成的。

这就是大脑「可塑性」的一个生理学基础。

可能有人会问:上面提到的,是关于运动的部分,那思维呢?

其实,思维也是一样的。

首先,我们知道,思维的原料是知识。实质上,思维就是对于知识中的质料,进行加工、分析和处理的过程。所以,我们着重看知识。

关于知识的部分非常复杂,并且至今神经学家的探索也很粗浅,但目前一个普遍认同的结论是:知识的编码和储存,实际上是一个生理过程。

我讲过:大脑储存知识的模式,是「节点」和「联系」。各种节点通过彼此的逻辑联系组合起来,就构成了我们的知识网络。

而节点和联系对应到大脑的生理结构中,就是神经元和突触。

一个神经元被激活,通过突触这个渠道,激活其它神经元 —— 这就是一次思考的过程。

我们如何学习新知识呢?本质上,我们是通过把两个节点组合到一起,建立它们之间的突触关联,来产生一个新的知识。

比如:我学到一个知识,叫做「三国时东吴盛行部曲制」,那么,在我的大脑中,「东吴」和「部曲」这两个节点,就产生了一个联系。这就是一次学习过程。

但还没完。

如果这个联系只是短期的,那么,它只是短时间内被激活,并不会形成长期的通路。

要如何形成长期通路呢?我们必须不断地、反复地激活它。这样,两个神经元之间,就会产生一条新的突触通道。

到此,我们就通过「强行改变大脑的生理结构」,来为我们的知识网络,重新增添了一个新的知识。

这就是神经学家 Hebb 提出的学习理论,后来被称为 Hebb Learning。

这套效应,在 Hebb 提出的几十年里,有许多相关的研究,包括 LTP、突触可塑性……但大家基本都认同:学习,知识,思维,这些东西的本质,都是神经元的重组和改变。

也就是说:我们往往会觉得,天才的大脑一定与常人不同。但实际上可能恰好相反:正是因为他们思考得多、学习得多,他们的大脑才「与众不同」 —— 而这又进一步,强化了他们的学习和思考能力。

进一步思考:

即使是两个非常相似的人,在做同样的事情,他们的大脑产生的变化,很可能也是完全不同的。

举个例子:一对双胞胎,他们坐在一起看一部电影。

双胞胎中的哥哥对手法比较感兴趣,于是他一直在研究镜头、动作、色彩,他的大脑中,开始把电影的每一个镜头拆分,跟这些东西联系起来,不断地重组和调整。

而他的弟弟呢?他专注于欣赏剧情,他看到的是人物的冲突、矛盾、台词、对白,是剧情的展开和发展,那么他的大脑中,储存的就是这些东西。

当看完这部电影,他们心中对这部电影的编码、储存和理解方式,就完全不一样了。

哥哥回想起这部电影,想到的可能是:这部电影里有哪些镜头,每个镜头是怎么起承转合的;

弟弟回想起来,则可能会是:电影里哪段台词特别经典,哪段演技特别赞……

所以,不同的人,看待事物的视角可能完全不同。很正常。

因为这就是他大脑中的生理构造。

这会给我们什么结论呢?

不论有意还是无意,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种种行为,对信息的摄入、理解、记忆,其实,都在不断地改变着我们的大脑。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语言。

Scientific American 有一篇文章,介绍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我们所处的文化环境,决定了我们的语言;而我们的语言,又会反过来决定我们的思维模式。

举个例子:

澳大利亚有一个小镇,叫做波姆普劳,这个镇的官方语言叫做「库塔语」。在这种语言里面,没有「左」「右」这种表示相对方位的词,只有「东西南北」这种表示绝对方位的词。

所以,他们不会说「我的杯子在勺子左边」,而是说「我的杯子在勺子的西边」。

这导致了什么结果呢?这个小镇的居民,每个人都有极强的方位辨别能力。甚至无需依赖日光、星空,直接就能报出面对的方位。

实际上,相关的实验已经有了很多。心理学家们发现,即使生活在相同环境,使用绝对方位语言的人,总是比使用相对方位语言的人,辨别方位的能力更强。

另一个例子:如果一个人只能分辨「深红色」和「浅红色」,当教给他针对红色的不同描述之后,再次进行测试,会发现,他在分辨红色的测验上得分提升了。也就是说:学会不同颜色的名称,能够提高我们对颜色的辨别能力。

你看,语言是一种完全无意识的东西,但正是这种东西,在看不到的地方,悄悄地塑造着我们的大脑。

再举一个例子。

我们把聚集起来的神经元,叫做「灰质」;把神经元的轴突(可以理解为支撑神经元的骨架),称为白质。那么,我们前面所讲的一切内容,都发生在灰质里面。

但白质呢?我们以前觉得,白质无非就是一些支撑的部分,并不重要。但研究发现,白质中有一种成分,叫做髓磷脂。它会附着在神经元的轴突上面,就像电线外面包裹的绝缘皮,将神经元裹起来。

髓磷脂有什么作用呢?它可以通过一个叫做「跳跃式传导」的作用,在不同神经元之间,建立一条「捷径」,快速传递信息。

这就是「一万小时定律」和「刻意练习」背后的原理。

技能训练的本质,就是改变神经元外层的髓磷脂,建立更加流畅的通道,让高手可以瞬间完成非常复杂、精巧的动作。

所以,我们所有的提升,本质上,都是生理结构的改变。

没有人在阻碍你学习,进步,提升。

只是你自己在阻碍自己而已。

那么,知道了大脑的可塑性,能给我们什么启示呢?

1. 远离低幼的刺激

我在「深度思考能力」一文中提过,在这里,我想再提一次。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喜欢很多自媒体、电视内容的原因 —— 它们所传递给我们的信息,以及传递信息的方式,过于低幼。

不要觉得这无伤大雅,也不要觉得「只是放松一下」—— 如果沉溺于这种信息,你的大脑结构很可能被悄然改变。

这导致的后果就是:你能想到的东西,都非常肤浅,因为你的大脑已经被这些信息重新塑造。

你再也没有办法,进行深入、持久、缜密的思考。

2. 将思考内化

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你总能一眼看出非常复杂的逻辑关系?能那么快地理解一本书?有什么方法和秘诀吗?

其实哪有什么秘诀,这背后,无非都是内化了的「联系」而已。

当你习惯了反思,每读到一句话,大脑就会自动跟上;

习惯了分析,每次读书,就会下意识地去分解、重构、吸收;

习惯了体系化,每学到一个知识点,就会自然去思考「如何把它放入自己的知识体系」。

所以,如果想让自己的思维活跃起来,想问题能想得更广、想得更深,那么第一步,就是摆脱低幼的刺激,去阅读一些复杂的、严肃的、需要不断殚精竭虑去思考的内容,比如论文,教材,系统性的书籍,知识性的文本,逻辑清晰严密的长文,等等。

试一试,去理解它,重新组织它,吸收它。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去锻炼、强化自己的思考能力。

3. 不断接触新事物

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知道:让大脑不断更新的动力,就是新的刺激和新的「联系」。

这些东西,不会在我们习以为常的日常生活中产生,它们只会产生于新的场景、新的挑战、新的问题。

所以,如果你开始对身边的一切感到习惯,开始遵循本能和下意识的反应生活,也许就要警惕了:

你的大脑,是不是已经丧失了活力?

不妨试一试,哪怕是走一条不熟悉的路,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读自己没涉猎过的书,用一种全新的方法试着解决问题,都能为大脑带来新的材料。

我们的大脑,就是在这种折磨和成就感交替的过程中,不断实现进化。

不要让它懈怠。

也别让它变成,你所不喜欢的样子。

[责任编辑:苏兰]

大脑 可塑性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