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对付傲娇的冷暴力,为什么不能以暴制暴

2017年11月30日 16:56:00 来源: 壹心理 作者: 字号:TT

在冷暴力中最明显的特征是,具有欺虐性质的为所欲为,对自己伤害了他人毫无反思与自责。

在细察伤害行为的时候,经常会发现,最有杀伤力的不一定是对方的不忠、背叛、抛弃家庭,而是伤人者在伤人事件中所持的态度。

也有人婚外情不能自已的,甚至到了非离婚不可的地步,但是当事人如此自责,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如此内疚,他的忏悔是那样发自肺腑,虽然他不可饶恕,情非得已,但在某种程度上,他以态度的赎罪,将伤害极大地降低了。这种对伤害的降低,表现在对这个事件的结束行为上。

有时候,我们会好奇,会认为某人软弱,为什么不能快点放下一段不健康的关系,重新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呢?但事实可能是,这是一个未完成的事件,是账本上一笔没有收回的欠款。在这个事件没有结束之前,一个人可能很难开始新生活。

不认错是过错方最残忍的施暴。

我们会看得比较清楚,哪怕是普通人之间,如果有人对我们无礼,而我们又没有能力还击,我们就很容易受到伤害;更何况是情人之间,一方对另一方的无礼,好似感情的事很难说得清楚,谁喜欢谁,又不喜欢了,爱情无罪,人们会这样开脱;但说得更直白一些,其实就是发生在关系性质为情人的、人与人之间的欺凌与被欺凌。

01 

我们来解释,为什么真诚的忏悔这样重要,有可能为一段关系的结束画上平和的句号,而不是以某一方刻骨铭心的仇恨而纠缠不休。

假如是平等的两个人,如果一方使用了占有了或者毁坏了另一方的财物,他是一定要道歉、感谢、或等价赔偿的;只有在一方更有势力的情况下,我用了你的东西又怎样,我打烂了你的东西又怎样,你受到损失又怎样——一句话,就是欺负你,怎么着了吧?

如果是旧社会,对方的身份就是财大气粗的地主老财,你就是一无所有的穷苦长工,你可能对于这种不平等,对这种被欺负,有心理预期,甚至认为是正常的,那也许不会如此被激怒。

但现在谈的是爱情,爱情的一条普遍真理是,你如果负心你就是对不起我,我如果为你付出了很多你就要懂得感恩;这条真理存在的前提是,一种未经确认的基础条件——平等,所以当欺凌行为出现就很难辨认,因为意识不到这是不平等的力量对峙,出现的必然现象,所以特别愤怒——付出的一切,美貌、提供给对方的机会、财富——如果只是损失了这些,或者并不算致命一击,致命的是遭到侮辱的感觉,就像一个人打了你,却不道歉,这种受到轻视受到无礼对待的伤害,会影响一个人对自己的感觉,也许会降低一个人对自己的评价,这才是他无法再重新开始生活的重要原因之一。

有例子表明,有人也许会非常努力地挣扎着,想走出这段不健康关系的影响,他也许非常努力地投身于自己从前喜欢的事业,积极参加各种活动,甚至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依然不能疗愈心中的伤口,他的自我再也没有恢复,他会处在一种深沉的情绪低落之中,除了那个伤害他的人,要么道歉,要么倒霉,否则遭到破坏的心理平衡无法恢复,也无法恢复对新的感情生活的胃口。

而从一开始就肯反省肯忏悔的人,他最大的慈悲就是,没有败坏对方自我的完整。

暴力本来就和欺虐连在一起,当我们谈及亲密关系中的冷暴力,其实不只是有一方叫着不作声,问着不答应,不回家,经常不必要的逗留在外;吵架了,不回应,不解释,不沟通,这还算是被动的冷暴力;主动的冷暴力,是这样的——他决定关系的走向,他主导你未来的安排,他对你的痛苦报之以铁石心肠的回应。

暴力狂的高明就是钻了人类还无法透视心灵的空子,你看上去毫发未伤,其实内心可能千疮百孔。

但最糟的是,爱情关系特别蒙蔽人,让人认不清这实质上是人和人的较量。因为以为这是一种特别的、有别于普通关系的亲密关系,所以很容易错误地以为只要对方知道自己有多痛苦,对方就可以明白自己的错误,回心转意。

甚至还期望用以暴制暴的手段强制对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比如,也使用对方的冷暴力手段,对方不说话,自己也不说话,对方不发微信,自己也不发微信,对方冷若冰霜,自己也表现出冷若冰霜的样子。

但不同的是,自己仍然是这场冷战中深受其害的一方。你的冷并不能伤害到对方,反而伤害了自己。对方也许无所谓,死撑的人是你,等着对方打电话的是你。复制对方的冷暴力,并不能使你显得强大。因为他仍然主导了关系,你是按照他主导的关系模式在和他相处,哪怕你以为你很厉害的使用了暴力。

02 

在冷暴力的实施中是有虐待心理的。

如果说有些人说看到一条虫子在自己的脚底扭动得越厉害,他就会遏制不住越想使劲儿地把它碾得稀巴烂;在这种暴力关系中,也有可能出现同样的心理,一方越表现出受到伤害的痛苦,另一方就越会冷酷无情。

一方面,一个人表现出受到伤害,会坐实了他有软弱的某一面;另一方面,看到他人软弱有时可能会对人的心理有刺激作用,“虐待者的一个特征就是,只有无助的人才会激起他的虐待欲,他不会想去虐待强者。他赞美有力量的人,爱他,向他屈服;而那些没有力量的人、不能反击的人,他就轻视,想要控制他们。”

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虐待者,但也许在每个人的性格中会或多或少有些虐待倾向,只是有时是以我们熟悉的别种定义表现出来,比如欺软怕硬;比如一种很少被注意的虐待性快乐。

当一个妈妈把自己的焦虑倾倒到孩子身上,看到孩子被打击到了,流下了委屈而害怕的眼泪,她或者会后悔,会蹲下身为孩子擦掉眼泪,但是看到一个生命被自己的强力掌控和降服,孩子的悲伤或者真的对某些妈妈来说具有虐待性快乐的,虽然往往情绪复杂,很难察觉。

03 

就是对一个高傲的情人来说,在他的心里,也许原初的想法只是瞧不上自己的爱人,只是懒得理她,他决对不会想到他有这种残忍的想法,要去虐待对方;但在某种意义上,对方的痛苦,对方完全被他自己拿捏在手中所给予他的强大感,他事实上是享受到虐待快乐的,只是这种快乐不像平日那种兴奋的快乐,它更是一种心情舒畅、养得胖胖、生活的欲望都得到了满足、自我感觉良好的自得和安全。

我们都有一种生活经验,当在路上遇到一只可怕的狗,你最基本的做法之一是不要跑,更不要露出恐惧的神色。据说动物对于恐惧这种气味很敏感,假如我们观察,我们会发现,在比人类保留了更多本能的动物身上,比如狗,当它用洞穿人心的眼睛盯着你的眼睛,研究你的眼中有没有露出怯色,明显在估量彼此的实力,估量你是不是一根可以啃动的骨头,你有勇气与否,直接决定它是即刻口吐白沫,呲牙咧嘴扑向你狂吠,还是默默地走开。

据说,狼群中一旦有狼受伤,它的血、它的伤口,就会吸引其他狼的攻击。它最后会被狼群撕碎,成为同伴果腹的美餐。对于虐待心理的研究,虽然还很难说,和遥远的动物本性有没有渊源,是否是弱肉强食的变形,但是,很显然过于暴露自己的软弱也许是不明智的。

04 

在对二战时期,集中营中的犯人和纳粹进行的研究也表明,越是卑躬屈膝,丧失了人格的完整性的人,更加受到了纳粹的愚弄和虐待;相比之下,反而是那些有良知有信仰,保持了自律和自尊的人,较少受到虐待,盖世太保喜欢“他们的秩序,以及他们的工作习惯、技能和谦逊的态度。”

体现在亲密关系中,一个人的软弱,不是只有哭泣、哀求、无条件的顺从,这些比较吻合软弱这一印象的才是软弱表现;从某一方面说,大家心里都是清楚的,歇斯底里情绪爆发、指责、质问、甚至动手打骂的,不一定是关系中的强者。

在有个案例中,男方要离婚的理由是,女方对他多次进行人身暴力攻击。乍听上去,女方简直不可理喻,因为男方手臂上多处深深的刀疤,都诉说着女方是多么疯狂。“动不动就进厨房拿刀,有一次我失血过多都休克了。”但是,谁才是关系中始作俑的凶手,似乎没有那么简单。随着了解的深入,我们会找到女方行为失控的原因,是她的性格,还是一个人被欺负得逼到了死角上。在这对貌似女强男弱的关系中,谁才是真正的强势一方。

从女方愁苦无助的表情和男方风轻云淡的无所谓,很可以去推测两人中谁才更像真正的受害者。男的不交钱,不回家,不管孩子,什么都听他母亲的,经常在外头花花到半夜,女方的交涉碰上的总是这种无所谓。

其实在当事双方中,就像我们独身一人和一只可怕的狗相遇的情景有相似之处,那就是一种感觉,产生在两者之间的感觉,谁弱谁强通过眼神和呼吸就知道了。

有一种软弱,是以一种失控的强势表现出来的。这种失控的强势,包括喋喋不休的指责谩骂,包括死拉着对方一定要把个理说清楚,包括气急暴力攻击,包括在对方冷暴力的时候,亦以冷暴力的方式以暴制暴,维持势均力敌的表象——而对于另一方而言,哪怕他没有清楚地意识到,或者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仍然清楚,这一切不管表现出来是多么强大,其实都是乞求他的垂顾,乞求关系的连结。

一个有自尊心,而又敏感到自尊心受到伤害的人,往往会以这种强势的表现掩藏自己的脆弱,掩藏自己受了伤害,还企盼对方回心转意的软弱。但这种掩饰在动物的直觉中,也许很容易就被洞穿。这也就是说,为什么有时候看起来是以暴制暴,双方力量是相等的,但显得强势暴力的一方反而落了下风,因为这种变形的纠缠亦是求和的信号。

[责任编辑:陶姗姗]

冷暴力 傲娇 以暴制暴 心理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