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广西大学传媒学子北京深圳漂流记

2017年07月12日 09:02:43 来源: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 作者: 字号:TT

2016年12月底,在北京某家中型影视后期公司入职半年后,陈雨狠狠地宿醉了一次。在这一天,他与女友的5年爱情长跑,终究没能跑过现实的距离。没有当面的爱恨纠结,没有电话的吵架冲突,更没有自己每日剪辑的偶像剧中的痛哭流涕,陈雨与女友从大学以来相互珍惜的5年感情,就这样“毫无仪式感”地结束了。

借着酒劲,陈雨在微信对话框里打上几行字,随即又快速地删掉,他关掉手机,没再发去任何挽留的话。事实上,从他毕业后选择离开广西去往北京工作时,他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局,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再挽留这份感情。

近年来,“逃离北上广”成了朋友圈中的热词,尽管它在网络上火起来只是因为某公司的营销炒作,但这似乎传达出了近年来青年人就业的另一种声音,每隔一段时间,“逃离北上广”都以新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来北京做剪辑师的两年里,“租房贵”、“高强度工作”、“吸雾霾”、“失恋”等种种大城市带来的“弊端”,小陈可以说是都经历过了一遍。然而,与这些“逃离者”不同,漂在北上广的陈雨们却不愿逃离,他们甚至想要更接近北京。

Img475016879

  大城市里的“两座大山”

在陈雨就读的广西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中,每年本科毕业生约200人,而像陈雨一样执着于到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就业的人却并不多。据统计,2013年至2016年的四年间,该学院选择到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就业的本科毕业生共计40人,仅占毕业生总人数约5%。更多人毕业后会选择在广西或者家乡就业。

初到北京,租房是大多数人遇上的第一道难题。

在北京的第一次租房,陈雨无疑是幸运的。他与培训班的同窗们一起在北京租下了一间3室1厅的屋子,屋子的客厅里摆了一张上下铺的铁床,陈雨就睡在上铺。“客厅的租金是500,我们两人平分,一个人250,在北京。”在这个异常拥挤的出租屋里,陈雨度过了在北京最初的三个月。

和陈雨一样,新闻122班的李瑶也一心想到大城市发展,相比前者,这个在陌生城市里缺少人脉的姑娘就没那么幸运了。

2015年12月,大四的李瑶和大学室友一同前往深圳实习。深圳市面积小房价高,租房的价格与北京一些好地段租房价格几乎不相上下。很快,她们看中了单位附近一间4房1厅的合租房源,两人以每月1750元的价格租下了一间次卧。

但现实是,作为非正式员工,实习阶段的李瑶的工资收入为零。每个月,爸妈都像在校时一样,给李瑶打去1500元生活费。与室友平摊后的房租将近千元,大城市的高消费让李瑶的生活有些难以为继。生活的重压下,李瑶在忙碌的实习工作之余找到了一份兼职,为学生创业团队做文案工作,每月可以拿到600元的微薄报酬。

“二十几岁的人了,不好意思老问爸妈要。他们总问我够不够,我肯定说够啊,只能自己煮菜煮面尽量把钱往下省。”在深圳生活最穷的日子里,李瑶几乎每天都自己动手做饭,或者去附近的城中村吃些比较便宜的饭菜,用她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缝缝补补地过日子”,刚来的几个月,她没少感叹“好饿啊”。一直到李瑶毕业转正,拮据的生活才有所好转。

大城市的生活一度被贴上“幸福感低”、“压力山大”的标签,对于这些去往大城市谋发展的西大传媒学子而言,压力则是他们身上的另一座大山,压力有来自自己的,也有来自别人的。

2017届毕业生彭佳在校时主修广告学,目前在北京就职,为一家公司旗下的微信公众号撰文。刚到北京实习的彭佳异常兴奋,甚至用“疯狂”来形容也毫不夸张。

“曾为了一个选题的一篇文章,我一个礼拜中连读了7本厚厚的相关书籍。”而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几乎每天都能完成近10篇稿件,字数都在1000到3000字左右。在最“高产”的日子中,她从不觉得累,写作的兴奋感让她像“打了鸡血”似的不停运转。

北上广深聚集了传媒领域大量的优秀人才,无形中叫人想要去追赶行业的前辈。“有一个自媒体人叫阑夕,大家都欣赏他的文风,功力深厚。”成为一名资深自媒体人,也是彭佳的人生目标之一。为了写出阑夕那样的稿子,彭佳曾把阑夕的文章一篇篇地打印出来,逐字逐句地仔细琢磨。压力大的时候,彭佳甚至连睡觉的时候都在想选题,“有一段时间,每天半夜三点会从噩梦中醒来。老板不会逼你,无形之中是自己给自己带来了压迫感。”

彭佳曾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中说道:“比起源源不断的持续输出,更难面对和克服的是,在没有人支持和鼓舞的情况下,你依旧能够坚持自己内心的目标,一往无前的走下去,像《老人与海》中的那个老人,被打败却不被打倒。”

与彭佳不同,李瑶的压力更多来自于上司。李瑶的第一份工作是都市报公众号编辑,公众号推送的内容主要以财经为主。新闻学专业毕业的李瑶自诩学艺不精,更对财经一窍不通,扑面而来的工作重压一度让她难以承受。

最糟糕的一次,一连三天,李瑶电脑前一坐就是8个小时,好不容易敲出了几千字的稿件。然而,编辑只回复了简短的9个字:“没有看懂你想写什么。”这9个字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句话一下击碎了重压之下的李瑶。一瞬间,委屈和自责涌上心头,李瑶在狭小的出租屋里抱着室友嚎啕大哭了起来。

后来的日子,李瑶渐渐冷静了,也终于想明白了。“其实他的意思是文章的主旨没有很好地凸显,但是打成微信文字发过来,你就觉得对方在指责你,自己脑补的很严重。”

最终,李瑶那篇实习生处女作经过几道修改也成功发稿,但在资深编辑眼里却只能算得上勉强及格。回想起当时脆弱的自己,李瑶苦笑道:“当时拿了一个比较高的标准评价自己,让自己一直处于一个受挫的情绪,但也正是当时那种压力,一直鼓励我不停去补习。”在深圳工作了一年多,就算是写个上报纸版面的评论对李瑶也已不是什么问题。

  年轻人都是要吃苦的

媒体的发展水平和用人需求与地区经济、政治和文化水平呈正相关。对于媒体从业者而言,相对二三线城市极其匮乏的实习和就业机会,一线城市媒体实习和工作就业机会占全国八成以上。《价值升级与技术革命——2016年媒体内容与从业者生态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媒体人多数偏爱北上广深杭。媒体从业者的地域分布上,一线城市仍占绝对主导地位,一线城市媒体从业者在总量中达到71.74%。其中,来自北京的媒体从业者占到53%,这其中不少人都是背井离乡进入一线城市媒体工作。

去到大城市,可能面临贫穷和压力,遭遇感情滑铁卢,徒增对家乡的思念,究竟为什么要离开家中的温柔乡?

在深圳的一年多,李瑶参加过“深商大会”,有机会接触到各个领域高端人才和一线的优秀特稿作者,如果选择留在广西或者回家乡,这一切几乎不可能发生在她的身上。

“报社里接触那些人都非常厉害,无论是娱乐部还是体育部,或者写深度非常牛的人。甚至还可以接触到写特稿的记者李海鹏,可以去上他的课。你能获得的学习非常大。”李瑶把自己一年来的所得,极大程度归功于自己对深圳的选择。

《报告》显示,传媒业10大品牌,包括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南方报业、光明日报,凤凰卫视、SMG东方传媒、湖南卫视等,大多数都分布在北上广深,只有湖南卫视等屈指可数的几家分布在别的省份。除此之外,腾讯、新浪、网易、搜狐四大门户,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等互联网媒体,以及媒体专业服务的广告公司、公关企业、策划公司、媒体传播公司等等都大量聚集在北上广深。

“为什么北京对于影视人来说是圣地?因为资源集中。好的资源都在北京,影视圈就在北京,那留在广西你能得到什么呢?”陈雨说,自己想去了解影视行业到底是如何具体运作的,知道影视剧形成背后的每一个流程和每一个的工种的意义,比起自己的梦想,更吸引他的是影视行业背后的环境体系的建立,而广西却无法给他这样完整的影视行业体系。

“一旦人的世界被打开的时候,就不想再做那个井底之蛙了。”渐渐地,陈雨不再安于呆在某个三线城市,想要北上发展的愿望也愈发强烈。

对陈雨而言,去北京,固然是自己心目中的最佳选项,但是去北京也意味着远离家乡和亲人。在选择上,他也曾有过犹豫。如果留在广西,那么北京似乎就成为了胸前的一颗朱砂痣,得不到也忘不掉。

除了资源的集中,一线城市还让彭佳接触到很多新鲜的事物和想法,给她一种“新鲜感”。“这里凝聚着很多年轻人,有目标、有追求。这一拨人每天的想法都是不一样,也决定这个环境就是很‘新鲜’。”彭佳看来,北京的生活更有意思,也更精彩。留在家乡的很多人寻求一些安逸的生活,最期待的就是稳定,因此也难免让人产生一成不变的感觉。

“留在广西的房租可能很便宜,几百块的房子都有阳台,人会轻松很多,但实际上你放弃很多东西。”李瑶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离家的选择,“吃苦是次要的,年轻人都要吃苦。”

  从“心比天高”到“脚踏实地”

2017年4月,彭佳第一次完成了一篇阅读量“10万+”的推送。刚做新媒体的时候,“10万+”也曾是彭佳的“梦想”。每篇推送完成后的几个小时里,彭佳总会忍不住关注微信推文底部阅读量的变化。追寻“10万+”的过程中,她既有过盲目乐观,也有过情绪消极。但真正迎来第一个“10万+”时,她却没有想象中开心。“因为我知道这个结果不是我的写作水平提升得来的,也不是因为对受众心理恰到好处的拿捏,而是刚刚好我发稿的平台粉丝基数达到上百万。”这时的彭佳已经能更理性地看待这个数字。

完成了里程碑式的“10万+”后,彭佳没有停下来,反而对自己有了新的要求。她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中写道:“我发现自己要追求的不是10万+,而是读者对我的认可。一条有质量的留言评论,会比冰冷的数据,让我更兴奋。”

影视行业里,剪辑师的底薪很低,更多要靠“手艺”吃饭,用行业里的话来说,就是“谁有能力谁吃肉”。在陈雨看来,自己身上也有本科毕业生身上“最大的毛病”——眼高手低。“很多片子心中知道要什么样,但真的给我剪,我剪不出来。”许多时候,他脑中总能冒出不少好的剪辑想法,但是自己现有的技术却无法完全诠释这些想法。为了不成为师傅口中那个“吃不上肉”的人,陈雨也在玩命的追赶着。两年的剪辑师工作经历终于让他明白:“实现所谓梦想,靠的是脚踏实地。”

对陈雨而言,北京不仅磨练了他剪辑的技术,同时还改变了他的心态。如果说,学生的他剪片子是追求个人爱好,那么入行后,剪片子则是“为了生存”。“学校里那种快乐很纯粹,但是不能让你长大。”工作的过程或许少了一些纯粹的快乐,但经济压力让陈雨不再任性,“特别是面对拍得不好的素材时,你还是要逼着自己去想办法把片子剪到最好。”

“比起在家里的人,我敢说我们这些出来的人,虽然过得惨,但是学得多。无论是待人接物、职场规则、见识或是心态,这就是混在一线城市的价值。” 除了业务上的进步,李瑶认为,一线城市的生活让人更迅速地成长了起来。“更理性”、“更成熟”成了这些奔赴北上广深求职者们一致认同的来自大城市的收获。

“有两个目标摆在我的眼前,一个是如何生存下来并发展地更好,一个是如何不被残忍的现实打倒,保持初心。”有些时候,李瑶也会眼红那些在家乡已经混得房车的厉害家伙,但她坚信“学到的东西才是终身的。”

回头再看自己在北京奋斗的一路,陈雨有失去也有收获。

直到现在,每次想起前任,陈雨都唏嘘不已。而对于一直放不下的前任,他沉默了许久,说:“有些东西可能没有办法两全,如果为了在一起而割舍彼此的理想,我们也没有办法过一辈子。”

“当客户肯定你,叫你一声剪辑师的时候,那种自豪感油然而生。尽管我知道自己还只是个小助理。”对影视行业,陈雨似乎永远有着满分的热爱,对他来说,活跃在影视圈的每一天都是是全新的,充满未知且有趣的。当记者再问起他是否后悔选择来北京时,他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他不曾后悔北上,他认定“没有经历过,永远都是诱惑。”

接受采访的第二天,陈雨所跟的电视剧组就要正式开机了,接下来的小半年里,他都将跟组待在偏僻的乡下,用他的话来说,可能会忙到开启“连轴转”模式。对于未来,陈雨不敢多想,但他十分确定的是,既然来了北京,就不会轻易逃离。

(应受访者要求,受访者名字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杨璐遥]

广西大学 漂流记 深圳 北京 学子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