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漂流日记] 父爱,如山

2017年06月23日 17:00:35 来源: 山东理工大学 作者: 字号:TT

当他开始放下自己的权威和尊严,当他开始妥协,那时或许他真的老了。——题记

记得上次跟父亲通话是在三天前,那天晚上从自习室出来,想到有段时间没给家里打电话了,便找出父亲的号码,电话刚拨通,那边就传来父亲的声音,是父亲恰好在用手机,还是父亲正在等这个电话,我不得而知。我告诉父亲端午假期不回去了,在校准备英语六级考试,父亲回了一个字,我记不清是好还是行,之后寥寥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那晚满天星,是淄博少有的夜晚。我很少给家里打电话,因为总是跟父亲聊不上几句话,再加上父亲的话音,总会让我感到陌生和心疼。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父亲的嗓门很大,每每在村后头跟乡亲说笑,我在家里清晰可闻,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一个身强力壮的庄稼汉是不会吝啬这点气力的。那时候对父亲的了解,大多数经母亲之口,父亲英俊、聪慧、正直,因为出于一个爱慕者的自述,我不做过多评论,但对于最后一点——大男子主义——我深有体会。小的时候,父亲没有抱过我,更不用说领我上街玩,父亲很少下厨做饭,虽然他炒的菜相当不错,他认为那是女人该做的活;家里的大事要事,全是父亲说了算,小事杂事,几乎不去过问,他说男人就该如此,不拘小节,掌控大局。

就这样,我度过了小学、初中,其间我没有犯过什么大错,不是我天生乖巧,而是我不敢犯错,尤其是那些需要父亲出面才能解决的错误。可以说,我过完了一个几乎找不到父亲身影的童年,不过说来也有好处,父亲从不约束我的日常,包括学习,我的童年似乎比同龄人还要快乐。不过或许父亲真的如母亲所说的那般聪慧,而这份聪慧或多或少的遗传到了我身上,那年夏天,我以不错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所重点高中。

高一那年,我喜欢上临班一个女生,而恰好那个女生也喜欢我,当时我想这大概就是爱情吧。我们高中是不提倡谈恋爱的,更确切地说应该是禁止,“知法犯法”的后果就是“依法处置”,不出所料,班主任通知父亲来学校协助教育。那天休息日,接受完教育我跟父亲一起坐车回家,路上我想了几十种甚至上百种父亲发火的情形,可父亲一言未发,一直到家父亲才说了一句话:你要学会对你的行为负责。父亲说完转身进屋时,我瞥到父亲那泛白的双鬓、那微曲的后背,还有刚刚父亲那软弱的话音,我闪过一个念头:这不是我的父亲。

高三那年,一天下午,右眼跳得厉害,班主任走进教室把我叫了出去,说我母亲想我了,让我回去看看。我跑出校园打车来到了县级人民医院,到母亲所在病房的时候,我的腿一直打颤,我不知道我是怎样做到一口气窜上二十几楼的。那是父亲吗?弯曲着身子伏在病床上,消瘦的身子让那件宽松毛衣显得格外大,我走上前,看到父亲任由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然后跟鼻涕汇合在一起。母亲躺在病床上,悄无声息。母亲在我上高二的时候查出肺癌,当时我还幻想着母亲一定会痊愈,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这么突然。父亲那天哭得像个孩子。

母亲走后一周,父亲对我跟我姐说:你们回去上课吧,好好念书,别多想,还有我呢。听到这句话后,我强忍着,忍得眼眶生疼,这几天我总是看到父亲傻傻地望着母亲生前的照片发呆,时不时还会摸几把眼泪,当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房间再次想起这句话,哭湿了枕头:老爸啊,你一定要坚强。如今母亲已经走了两年了,家中还是只有父亲那孤单的身影。每逢假期,父亲会像母亲一样做好饭菜等我们回家,记得有一次父亲还跟我商量家里堂屋的灯泡换个什么型号的。这一刻我明白父亲老了,真的老了。

慢慢,我发现父亲内心其实很软弱,之前外在的表现,也不是因为父亲强硬,而是因为父亲觉得满足,有人洗衣做饭,有人处理琐事,让他感到踏实。我们总会觉得父亲对自己远没有母亲付出得多,其实不然,母亲给我们的是细微的爱,而父亲给我们的是博大的爱。父爱如山。当我们真正走进一个男人的内心深处,会发现其实男人比女人还要脆弱许多,他们表现出的种种行为,不过是男人仅有的一点尊严,当这点尊严开始崩塌,说明他真的老了。父亲,愿您的臂膀是我永远的依靠,也愿我能回您以温暖的拥抱。有时,爱,难以启齿却深藏于心。

[责任编辑:杨璐遥]

如山 父爱 日记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