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好好生活的第一步 是真心热爱它

2016年12月23日 16:53:39 来源: 人民日报 作者: 字号:TT

我们每个人都曾有过那样的时刻,觉得自己陷入人生低谷,仿佛被全世界所抛弃。可我也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样一句话:“生活是一面镜子,你对它笑,它就对你笑;你对它哭,它也对你哭。”能够品尝酸甜苦辣人生百态,又何尝不是一种快意人生?

所谓热爱生活,从来都不是一种勉强而来的形式,不是要求和对抗,而是在真正直面自己内心后,寻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状态,与生活和解,与自己相遇,同时也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也是90后青年所主张的态度,不悔过去,不畏将来。

1

单位附近有一家中式连锁快餐店,我经常去,不仅因为菜式干净,更因为那个大堂经理总给人带来好心情。

有天中午,我大概一点多才过去吃饭,站在收银台旁等餐,走进来两个顾客,其中一位女士指着墙上的招贴海报跟身边人小声嘀咕,“这家店好像是专卖鸡汤的。”

他本来在埋头整理前台,立刻抬起头洪亮地答:“我们的鸡汤是精选180天优质土鸡,用山泉水精心炖治,汤清肉白,绝对好喝。”

他的普通话并不太标准,带着浓浓的地方口音,执拗地朗诵着标准版的广告词,反差萌让人觉得真可爱。

那两位大姐估计被他的认真劲儿搞得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说,“那就来一个大份吧。”

“好嘞”,他兴高采烈地用麦克风对后堂呼麦,“请为两位贵宾准备一份大份鸡汤”。

在这家客单价平均20元的快餐店里,他执着地喊每一个顾客为“贵宾”。

这家店在一所中学旁边,中午的饭点非常忙。我观察过他好几次,无论多忙,从没见他急躁过,而且,坚持对后堂的伙伴们说“请”字。

他一边飞快收银,一边双脑开动布控全场:“现在后面是十四位顾客等点单,请行政部支援一位伙伴过来。”“一楼有两张桌子需要清理翻台,请二楼的伙伴下来支援一下。”“汤勺和筷子快用完了,请阿姨快一点送到前台来”……

有次我排队等餐,看他打鸡血似的指挥个不停,有点憋不住笑。他好奇地问我怎么了,我说,“觉得你好像个DJ啊,能掌控全场了,不错不错。”

“是吧”,他笑嘻嘻地飞快为我下单,“我再练练普通话啊。”

其实一年多前,我刚到这家餐厅解决午饭问题时,他才刚从学校毕业,只是个普通员工,主要负责端盘子擦桌子送外卖,因为普通话不够标准,甚至收银的机会都没多少。一起入职的还有两个小伙,明显俊俏灵活不少,但只有他一个人整天傻愣愣忙个不停。

很快,一个走了;过了段时间,另一个也不见了身影。他还是老样子,眼尖手勤嘴巴笨,对每一个老顾客都笑嘻嘻的。我眼见着他一步步升职,但没丢失那份勤快劲儿。

很多年轻人有一种疲惫,并不是身体上的奔波。年纪轻轻,浑身都是荷尔蒙爆棚后撒不完的野劲,再累睡一觉就好了。累的是心,对自我的认知不明,颠簸不定,忽上忽下,总以为到处都是机会,又总以为职场上“总有奸臣要害朕”。

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每一种选择都会有两个答案,人生最重要的并不是选择,而是选择之前和选择之后的事。如果你选择了,请尽量多地再“坚持一下”,因为所有的质变都需要量变;如果你还没有练就一双看透世事的慧眼,不如多集中精力做好手头事,专注的样子会更迷人。

2

有段时间,腰椎特别不好,经朋友推荐去了一家盲人推拿诊所。诊所开在一楼临街的居民区里,据说已有十多年。老板姓戴,嗓音洪亮,皮肤黝黑,一脸高原红。我说是谁谁谁介绍来的,他立刻夸张地大笑,“小于啊,她现在升职了吗?她腰也不好,天天开会坐的,我就说她,想升职哪能光靠坐啊。”

我满脸黑线,这个老戴,还真是不认生。

趴在按摩床上一个小时,听他打了一个小时招呼,好像每个推门进来的客户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东家长西家短,唠嗑个不停,一屋子热气腾腾的烟火气。

老戴手艺的确不错,我后来就常去。有一次,我颈椎病犯了,路都走不成直线了,吐,去找他。他在我脖子后一摸,“骨头歪了”。我垂头丧气地在那唠叨,“码字赚钱太辛苦了,我不会一本书还没写出来,就脖子一歪死掉了吧。”他一边推一边跟我开玩笑,“你知道每年,全球非正常死亡率最高是因为什么?”

“地震?”

“不是。”

“战争?”

“那是意外。”

“车祸?”

“不知道吧,睡死的人最多。”

“所以,你天天瞎咋呼啥,都是小事。”

老戴小时聪明伶俐,他的视觉退化是青春期才来的,父母千金散尽也无法阻止儿子的一步步失明。他说自己小时很内向,是盲了后才解放天性的。后来上了中医学院的特殊教育,专业学推拿。妻子漂亮能干,原来是他的学徒,爱上师父这股旺盛的生命力。

老戴的眼病是基因问题,据说传男不传女,好在上天赐给他们一个姑娘。他眼神不好,但闺女从小到大学跳舞学画画都是他接送,最后变成闺女牵着他的手,两人笑嘻嘻地回来。

老戴这人很认命,接受命运的安排后,放轻松,在可能的范围里寻找小确幸。他一个个解决着生活不断给他出的难题,把酸甜苦辣都看成人生常态,就算摊上天大的霉运也没一点霉相。他相信自己什么都能挺过去,然后,就真的都挺过去了。

每次钻进他那个小诊所,听着他洪亮甚至是呱噪的声音,我觉得被拾掇的不仅有歪着的脖子,还有一颗凌乱的心。

3

有一次在网上看到,美国科研人员进行过一项心理学实验,叫“伤痕实验”。

科研人员向志愿者宣称,该实验旨在观察人们对身体有缺陷的陌生人作何反应,尤其是面部有伤痕的人。

每位志愿者都被安排在没有镜子的小房间,由好莱坞的专业化妆师在其左脸做出一道血肉模糊的伤痕。志愿者被允许用一面小镜子照照化妆效果,然后镜子又被拿走了。

关键是最后一步,化妆师表示要在伤痕表面再涂一层粉末,防止它被不小心擦掉。实际上,化妆师是用纸巾偷偷抹掉了化妆的痕迹。

对此毫不知情的志愿者,被派往各医院候诊室,观察人们对自己面部伤痕的反应。规定时间到了,志愿者们无一例外地说,人们对他比以往粗鲁无理、不友好,而且总盯着他们的脸看!

可实际上,他们的脸上什么都没有啊。

心理学家说,志愿者们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错误的自我认知影响了他们的判断。

这个实验从一个侧面验证了一句西方格言:“别人是以你看待自己的方式看待你。”

每个人的人生,都漫长得像一部电影。我一直相信,性格决定命运。也许人生的大方向无法逆转,但哪一段特写,哪一段一笔带过,哪一段做上特效,选择权却在我们自己。

每个人都是为自己活着,笃定地接受你的命运,认真地耕耘你的生活,一步步启发自己的心性,明确知道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或许,比很多对生活的诘难、抱怨,更有意义。

[责任编辑:杨璐遥]

真心 生活 第一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