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安徽师大学子寻访非遗:醉美泗州戏,浓浓曲艺情

2019年07月23日 11:34:22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提到中国,人们首先想到的文化符号里一定有戏曲,而在这众多戏曲种类中,泗州戏以其独特的唱腔和丰富的内涵,成为别具魅力的地方剧种,于2006年5月20日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为深入了解泗州戏文化,弘扬泗州戏曲,安徽师大“一路益行”实践团队奔赴宿州市泗县,寻找梨园失落的声音。

寻历史、探起源,泗州戏发展曲折又绵长

说起泗州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两百多年前。清代乾隆年间,邱老、葛老、张老三位结拜兄弟从北方逃荒到泗州,将民间曲调加工整理形成拉魂腔,四处流浪卖唱,这便是泗州戏最初的起源。

古泗州水陆交通发达,地处南北交通要道,是黄淮文化的交汇融合之地,对泗州戏的艺术表演特色产生了深刻影响。但由于泗州政区的不断变动和频繁的战乱、自然灾害迫,使古泗州的拉魂腔艺人们纷纷远走他乡,流落四方,从而也把“拉魂腔”传播到今天的苏、鲁、豫、皖四省的广泛区域。因此,泗州戏与流传于江苏省徐州一带的柳琴戏以及鲁南、海州的淮海戏同属于一个剧种——“拉魂腔”的不同流派。

和传统的民间小戏一样,早期的泗州戏表演形式非常简单。最初是一个人田间地头走村串户,或敲着梆子或独自拉着柳琴演唱。后来逐渐发展成为多人合作的戏班,加入作曲、编剧、导演,形成了男腔以劳动号子为主,女腔以哭腔为主,高亢激昂与婉转凄凉并存的特色,表达人民祈福消灾的美好祝愿。

进学校走万村泗州戏表演不止在舞台

生活气息浓厚的泗州戏,以其丰富内容激发广大民众的参与热情。可是随着近年现代化技术的发展,大家对传统戏曲艺术逐渐失去了关注。“我们小时候玩皮影、唱杂剧,村村都能听到戏曲声。但是现在人们对泗州戏包括其他戏曲的了解是越来越少了。”团队成员拜访了泗县的泗州戏剧团,苏团长告诉成员们中国剧种近几年消失几百种,原先有五六百种,如今只剩下二三百种。

图为安徽师大学子采访泗州戏剧团苏团长 (王路瑶 提供)

当问起泗州戏的未来发展时,苏团长表示他充满信心。国家正大力扶持中国传统的戏曲文化,随着“送戏进万村”“送戏进学校”等活动的顺利开展,泗州戏剧团去年一年共演出了200多场,相当于一年365天有200多天是在表演。虽然工作时间很长,但演员们的热情丝毫不减,每次演出都怀着满腔热血,从排练到演出,力求每处细节的完美。戏剧团从学校到乡村,创新泗州戏发展新模式,同时剧团培养了许多优秀泗州戏演员,创作出了一批精品剧目,不少作品获得国家级奖项。政府的大力扶持,剧团的努力宣传,戏迷们的执著追求,泗州戏的未来必会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安徽有五大剧种,徽剧、黄梅戏、庐剧已经兴盛起来,我相信不久泗州戏和安徽另一剧种花鼓剧也会走进每个人尤其是年轻人心中,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和喜爱。”泗州戏剧团苏团长说到。

练唱功、打基础,泗州戏传承已生根发芽

“书房门前一枝梅,树上百鸟对打对。喜鹊枝头喳喳叫,向你梁兄报喜来”。走进泗县非遗传承基地,就能听到孩子们练习唱词的声音,清朗明快。这是泗州戏薪火相传的文化印记,也是“小小艺术家”们的练习日常。压腿劈叉、下腰空翻,孩子们一直重复不断地练习,基本功扎实了,走台风跑台步才不会晃。戏曲讲求手眼身法步,对演员的要求很高,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只有做到形体、唱腔、身段、表情地持续练习,才能呈现出完美的表演效果。

“学习泗州戏累吗?”“不累。”“为什么呀?”“因为喜欢。”因为喜欢,短短四个字包含了孩子们对传统戏曲文化的情意。队员们了解到,大部分孩子都是因为从小听爷爷奶奶唱泗州戏或者在电视机里听到戏曲演唱,耳濡目染,从而埋下了兴趣的种子。不会听歌就开始听戏,泗州戏已经深入到孩子们的生活,没事儿来上两句成为他们的习惯,这颗兴趣的种子在这里开始生根发芽。

图为小朋友扮演梁山伯(左)和祝英台(右)(王路瑶 提供)

2019年1月,中国戏曲学院在泗县设立教学实践基地和生源基地,双方将在戏曲人才培养、优秀剧目创作、演出等方面开展合作,这对吸引更多年轻人学习泗州戏,推动繁荣有深远意义。

戏曲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它不能代表全部的中华传统,但它是重要的、不可缺少的丰满生活的一部分。一个个鲜活的戏曲故事经过表演者的诠释,走入每个人心中,人们也因此懂得了忠孝礼义,追求着真善美。包括泗州戏在内的所有戏曲,它们不过时,也永远不会过时。

[责任编辑:苏兰, 唐巍(实习生) ]

泗州戏 曲艺 学子 安徽师范大学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