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传统文化】安徽学子寻访非遗传人:三十载匠心不改,传承古法宣纸

2019年07月22日 08:07:44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没有好的宣纸,就做不出传世的好国画”著名国画家李可染曾这样说道。从一棵树到一张宣纸,需要经过一百多道工序,其中最重要的两步莫过于捞纸和晒纸。7月12日,安徽师范大学新传学院赴查济“聚焦非遗开发,说好古村故事”实践团队来到安徽省泾县的宣纸文化园采访两位大国工匠周东红和毛胜利。

多年坚守成就匠心品质

一张宣纸薄厚是否均匀,纹路是否流畅都取决于捞纸这一道工序。两位工人一同将纸帘抬起,成45度角放入纸浆中,左边抄一下,右边抄一下,再抬出水面,一张宣纸这才有了雏形。短短几十秒,就决定了一张宣纸的好坏、薄厚和纹理。

毛胜利师傅正在晒纸  王庆庆摄

周东红的双手由于常年浸泡在混合着野猕猴桃汁的纸浆里,整个手掌都成了蜡黄色,手心都磨出了厚厚的茧子,然而正是这双粗糙的手捞出的纸受到了多位国画、书法大师的喜爱。周东红告诉队员们,他是厂里捞纸报废率最低的人,“每一刀纸的误差不会超过二两”。

晒纸也是宣纸制作工序中至关重要的一步,其中点拐和用刷子将背面刷平尤为重要。毛胜利说道,点拐尤其考验师傅的手感——对力量的把控,力道太轻会点不起来,力道太重又会点起两到三张甚至更多的纸。用刷子将背面刷平也是一样,用力太小达不到将纸刷平的效果,用力过大又会在纸背面留下刷痕。“任何一个小步骤出了问题都可能会导致宣纸的报废。”

技艺高超承接顶级订单

周东红捞的纸薄厚均匀、纹理流畅,不少顶级的艺术大师点名要他做的纸。周东红说,有一段时间厂里要做一种叫做“扎花”的宣纸,这种纸只有普通宣纸的一半薄,做起来除了更加考验技术功底,对纸浆的浓度也有更高的要求,每一个环节,他都亲自参与。“那段时间,我和我的搭档几乎住在了车间,家里人心疼我,反对我继续干下去,我就当听不见”,周东红笑呵呵地对队员们说。

周东红师傅一边捞纸一边接受队员们的采访 王庆庆摄

曾有记者在采访毛胜利时体验过晒纸,“他尝试了许多次都失败了”,晒纸的功夫并非一朝一夕能够练成。毛胜利的晒纸功夫是他在日复一日的坚持中习得的,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一种记忆。厂里决定制作“三丈三”宣纸时,“第一时间就要我做晒纸的头刷”。“三丈三”宣纸宽达3.6米,长达11米,因此而得名。毛师傅坦言在下刷前他十分紧张,“毕竟谁也没做出过这么大的宣纸”,但他准确的一刷为整张宣纸固定了位置,这张宣纸也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勇于创新开创革新技术

作为捞纸和晒纸届的顶尖大师,两位师傅都不愿拘泥于现状,而是勇敢地推陈出新,改良老办法,开创新技术,有效地提高了宣纸批量化生产的效率。

作为一名晒纸工,每日的工作总是枯燥而乏味的,而毛胜利却能三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下来,原因在于他总是擅长从工作中发现乐趣。时不时琢磨一些小技巧、小方法,并勇于给厂里提建议,将它们运用到工作中来。至今为止,他名下已有17项技术革新。

毛胜利师傅结束工作后接受队员们采访  王庆庆摄

周东红师傅一直致力于宣纸新产品、新技术的研发。他将制帘床的芦苇杆换做塑料,为厂里节约了成本。除此之外,在这一行默默耕耘了三十余年的他,做出了一项又一项令人惊喜的新尝试。

两位师傅都被评为“大国工匠”,谈起对工匠精神的理解,两人的回答都十分淳朴。毛胜利认为所谓工匠精神,就是“坚持做一件事,不畏枯燥,做到极致”;周东红师傅则说,“工匠精神对我而言很陌生,我只是始终如一的坚持捞纸,精益求精”。

[责任编辑:杨虹, 熊坤军(实习生) ]

古法宣纸 工匠精神 非遗传承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