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浙商大学子探寻千年剧种——哑目连

2019年07月09日 10:39:00 来源: 浙江工商大学 作者: 字号:TT

为实地探寻非遗文化的发展现状,更好地发挥青年学生助力传统文化传承的作用。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助力非遗文化传承”调查团出发前往绍兴市,走访绍兴的非遗文化馆、采访绍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深入调研非遗文化保护的现状与未来。

初识千年剧种——哑目连

“因为现在时代进步,我们的物质生活有所提高,精神世界也更加丰富。但是追溯传统文化的脚步却跟不上,不太会对历史和家乡文化进行寻根。我们总是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却把有些古老的、传统的东西遗失了,这是很多非遗项目所面临的一个现状。”绍兴市上虞区非遗文化馆副馆长刘鸿飞发出如上感慨。在谈话中,刘副馆长介绍了绍兴上虞区当地的特色鬼戏——哑目连。

刘鸿飞副馆长接受采访

刘老师向队员们介绍说,哑目连是“目连戏”的一种,因其没有开口唱词,故之为“哑目连”。哑目连可以说是传统戏剧的原始形态,是戏剧还没形成唱本情况下的最早的形式。它一般在农历七月半前后演出,传说每年的这个时候鬼门关大开,生前死于非命的孤魂野鬼会集体来到人间,为防止他们作恶,就演戏给他们看,以保一方太平,所以目连戏又称“哑鬼戏”。不同于京剧、越剧所宣扬的好人有好报和有情人终成眷属,哑目连所展现出来的是很淳朴的善恶观——恶人有恶报。它所演的是一个人做了恶,阎王命无常来索命,将其抓入地狱。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可以直视这份源于我们心底的恶,同时中国社会存在已久的对于牛鬼蛇神的忌惮、畏惧心理,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哑目连传承的困难程度。

哑目连的演出剧照

多方助力哑目连传承

当队员们问及这一传统戏剧的传承现状以及相应的保护措施时,刘老师略带惋惜地说,哑目连这一地方特色戏剧已断代33年之久,在这30多年间,最后一辈有演出经验的演员陆续离世,给哑目连的重塑与复原带来了巨大的困难。除此之外,哑目连本身题材的特殊性——鬼戏,因及没有剧本、且演员大多为草根出身等特点,更是加大了重拾哑目连的困难程度。万幸的是,现在上虞区区政府投入了大量财力和人力支持重拾哑目连的工作。据悉,不久前,上虞区文化馆根据33年前的珍贵录像加以整理进行了长时间的排练并请浙江工业大学人文学院的同学帮忙拍摄了纪录片,为以后的戏剧传承打下坚实基础。同时还邀请了浙江理工大学动漫专业的学生进行了哑目连戏剧连环画的制作,通过可爱的形象让这一传统戏剧能够走进校园。

为了更加深入了解哑目连,在刘副馆长的介绍下,队员前往上虞区郊外的哑目连排练基地,采访了娄素芬老师和高伟海老师。

童年记忆助推“哑目连”复原

“小时候,没有电视、手机,娱乐活动比较少,我爷爷年轻的时候演过戏,年纪大了也很留恋哑目连,他就给我们讲他演出的故事。当时就当故事听,没想到现在起了很大的作用。如果没有小时候长辈给我留下的那些记忆,可能我也恢复不了哑目连。有时候,我会觉得可能上天早就安排好了,我以前求着祖辈讲的故事现在对我从事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也许就是一种天意。”提到哑目连的恢复与传承工作时,娄老师有些感性地和我们说到。由于操劳过度,第一代哑目连传承人——娄素芬老师的哥哥不幸英年早逝。娄老师接替哥哥的衣钵,和丈夫高伟海老师一起组织管理哑目连团队,延续了哑目连的传承工作,将传承和发扬这一传统戏剧视为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娄素芬老师接受采访

点燃新火种,经典传承日渐光明

谈到哑目连的现状时,娄老师的看法比较乐观。她说,最近的几场目连戏公演来观看的人数是比较多的,其中老人占大多数。出现这种状况的愿意,一是上了年纪的人比较相信神鬼故事,二来这些老前辈小时候多多少少看过目连戏,心中留有印象,现在重新看到小时候的记忆,自然是十分高兴的。至于传承,娄老师说,她目前收了9个徒弟,最大的53岁,最小的才20岁,都很热爱哑目连这一民间戏剧。谈起她的九个徒弟时,娄老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同时,省、区政府以及非遗中心也十分支持哑目连的传承,在财力、服装、宣传上提供了诸多帮助。据队员们了解到,几星期前的曹娥庙会上就专门安排了哑目连的专场演出,同时一些重要的非遗节日、文化节时也会邀请哑目连团队进行表演。娄老师说:“我们一年在上虞要演十多场。除了上虞,绍兴市区、嵊州、兴昌、金华等地我们也会去。此外,其他地方的重要宾客来绍兴,我们也会去演出。上次参加全国性表演,也有很多人都来看。” 她认为哑目连虽难,但是现在已经获得重视,上至各位领导下至寻常百姓,都给予了一定的关注度,哑目连的未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高伟海老师为队员们演示哑目连的独有乐器:招军

通过两天深入绍兴地区的调研,调查团挖掘出哑目连这一鲜有人知的传统民间戏剧,感受到了非遗保护的紧迫性。上虞区非遗中心的一个口号是:非遗之事,莫不在朝夕。非物质文化遗产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的每个角角落落,而正因为此,它们的消散也只在朝夕之间。每分每秒,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在流逝,都在灭绝。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道阻且长。

[责任编辑:石悦, 岳明睿(实习生) ]

商大 剧种 学子 千年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