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知中华璀璨文化,助传承名闻天下

2019年01月25日 15:48:34 来源: 四川农业大学 作者: 字号:TT

提起雅安,一句“扬子江水心,蒙山顶上茶”深入人心。然而雅安不仅有着闻名世界的物质遗产,还有底蕴丰厚的历史文化。

“金鸡飞过走仙家”,威震西南第一关的“金鸡关”与川藏线陆地第一咽喉“飞仙关”都是雅安古八景之一。除此之外,茶马古道的“飞越关”与红军长征的“百丈关”等也是雅安历史变迁的见证。因此,雅安享有“川西咽喉”、“西藏门户”、“民族走廊”的美称。

(雅安博物馆,南方丝绸之路展区  通讯员 罗湄灵 摄)

(雅安博物馆,南方丝绸之路展区  通讯员罗湄灵摄)

1月24号,四川农业大学“博古通今”社会实践团队来到雅安市博物馆学习。在管理人员的引导下,参观了汉嘉神韵、辟僵拓土、汉风流被、雅风流韵、边茶藏马五个展厅。深入了解了青铜器的历史背景,陶器、瓷器的艺术传承,体会了文物背后的历史魅力。

战国漆器起,隋唐青白兴

中国古代漆器的工艺,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出现。到战国时,漆器在造型乃至装饰纹样及图案的题材上面都有了很大的改进。据《史记》记载,庄周尝为漆园吏,可知当时漆树种植已有相当规模,以至于栽培和管理都需要有专人负责。由此,亦可知当时漆器需求量之大,其制造业之繁盛。

 (战国,漆圆盒(复制品)   通讯员 叶钰雯 摄)

(战国,漆圆盒(复制品)   通讯员 叶钰雯 摄)

隋唐五代时期,形成了中国瓷器史上“南青北白”的局面。南方以生产青瓷为主,越窑产品质量最高而北方以生产白瓷为主,以邢窑最佳。这一时期是重要的窑具“匣钵“普及发展的时期,使得瓷器制作与造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胎壁由厚重趋向轻薄,底足由平底、饼形变为玉璧、圈足,器物造型趋向于轻巧精美。

(隋唐瓷器,图左为黄釉四耳瓷罐,图右为邛窑系青釉四系瓷罐  通讯员 罗湄灵 摄)

(隋唐瓷器,图左为黄釉四耳瓷罐,图右为邛窑系青釉四系瓷罐  通讯员 罗湄灵 摄)

两宋瓷窑旺,不及元明清

宋代制瓷技艺已经非常成熟,样式多且富变化,造型简朴。有专门生产机构,民间制作漆器也很普遍。而陶俑在宋代明器中渐渐占领主要地位。除了身披铠甲、头戴兜鍪的武俑,手持笏板、笔直站立的文佣,还有很多奇异的陶俑,比如人首蛇身,兽面人身。这种奇异,反映出古代艺术发展的脉络,也为我们展示出历代审美习尚变迁的轨迹。

(宋代,绿釉人身鸟首形陶立俑  通讯员 罗湄灵 摄)

(宋代,绿釉人身鸟首形陶立俑  通讯员 罗湄灵 摄)

元代景德镇开始使用瓷石加高岭土的“二元配方法“,烧出了颇具气势的大瓷器。此外还成功烧制成功了卵白色的“枢府”釉。明清时期更是以青花瓷器为产品主流,彩瓷的发展也非常繁盛。釉上釉下彩的结合,半脱胎、脱胎瓷器等等新工艺也在不断出现。器物品类异常丰富,装饰手法与题材也达到了空前的繁盛。

(“至正七年置”青花纪年铭文盖罐  通讯员 罗湄灵 摄)

(“至正七年置”青花纪年铭文盖罐  通讯员 罗湄灵 摄)

汉代铜镜增铭文,唐代铜镜重写实

战国初,铜镜大多是带有“地纹”的“蟠螭纹镜”。汉代后则逐渐加上铭文,花纹规整简洁,镜上的“低纹”都已消失。阴阳五行的思想也逐渐反应在铜镜上,“天干地支”、“青龙白虎”。从新莽开始,铜镜铭文中开始出现纪年。东汉中开始流行“兽首镜”、“蟠龙镜”等以动物为花纹的图案。

(西汉,四乳突四蟠螭纹铜镜  通讯员 罗湄灵 摄)

(西汉,四乳突四蟠螭纹铜镜  通讯员 罗湄灵 摄)

唐代铜镜在造型上突破了汉式镜,创造出各种花镜。图案也增加了表现西方题材的海兽葡萄纹。唐代铜镜的构图虽然还是环绕式和对称式的表现手法,但是布局清新明朗。高浮雕技法,生气充沛,柔美自然。

(唐代,鸾凤纹铜镜  通讯员 罗湄灵 摄)

(唐代,鸾凤纹铜镜  通讯员 罗湄灵 摄)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不论是陶瓷、陶俑的代代传承,还是铜镜的不断改良发展。都展现了那个时代的盛衰,也反映出那时人们心中的追求与期望。这些都是弥足珍贵的文化资源,蕴含着宝贵的智慧和精神的血脉,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文化价值。中华遗产正是这样一代代传承下来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身为炎黄子孙,我们都有权利和义务去了解、保护,传承这些属于我们中国的历史文化。

[责任编辑:苏兰, 章芸玥(实习生) ]

历史 漆器 陶俑 铜镜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