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途梦”团队的逐梦征途

2018年12月25日 09:35:42 来源: 南开新闻网 作者: 字号:TT

2012年,从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毕业后,杨雪芹不顾家人反对,从天津只身来到云南省临沧地区,成为“美丽中国”的一名乡村支教老师;两年支教生涯结束后,这位重庆妹子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创办“途梦互联网生涯教育平台”公益项目——除了支教中授予知识,她更希望为孩子们点亮梦想。

三年多以来,途梦已为中国26个省市、300余所学校乡村学生带来700多种职业分享,影响学生超过100,000人次。在第四届教博会上,“途梦”项目从1658项创新成果中脱颖而出,成为荣获SERVE奖的13个项目之一。

“每一个孩子的梦想,不应因为眼界而受到局限”,这是杨雪芹最真实的心声,也正是这一信念支撑她和团队度过重重困难,走到今天。

缘起

杨雪芹在支教

2012年底,在澜沧江边上的一所乡镇中学里,杨雪芹开始了她的“美丽中国”支教项目——她担任这所中学四个班级的地理老师。

刚开始接手的时候,班级学生平均分只有38分,排名全县倒数第一。任教一年后,在期末考试中,杨雪芹所教班级学习成绩赢得了全县第一名;第二年,杨雪芹所带的班中,有两个班的地理平均成绩达到84分。

正当杨雪芹为自己的支教成绩感到骄傲之时,她猛然间发现,自己带过的一个班级学生从68个减少到了30个,有的外出打工,有的则匆匆结婚生子,在家里浑浑噩噩地度日。

杨雪芹非常心痛。她发现走出大山的人鲜有再回去的,很多学生身边缺少好的榜样,不知道哪一种生活是自己想要的。学生们甚至会问她:“老师,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您现在挣的钱还不如我打工挣来的零花钱多。”他们不知道学习的意义所在。

“对于学生,到底什么才是重要的?什么是对他们影响长远的?”支教结束后,带着这样的疑问,杨雪芹一直在探索。

杨雪芹发现,中国高中生接受职业与毕业指导的比例远低于国际水平。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联合日、美、韩发起对四国高中生的毕业去向和职业生涯教育为主题的比较研究,其研究结果表明:中国高中生的职业生涯教育已经全面落后于其他三个国家,进而导致中国高中生在毕业去向及职业选择上,出现许多令人担忧的问题。

“如果还有一次支教的机会,我希望自己教一门和学生未来方向有关的科目,而不是具体知识。”杨雪芹坦言。

基于这样的想法,2015年10月杨雪芹回到母校,与南开大学学生就业指导中心王建鹏老师的“知行任道工作室”联合起来,共同发起了“途梦”公益项目——致力于打造关注学生生涯发展的互联网教育平台。

“我们希望,将来能够开发一个提供优秀职业生涯教育课的互联网平台,让边远地区的学校和学生们能够像在电商上购物一样,方便地选择所需要的职业生涯课程。”在目睹了诸多在校生职业迷茫后,王建鹏与杨雪芹的想法一拍即合。

征途

王建鹏(右二)和途梦校园团队

创立之初,杨雪芹、王建鹏带领团队在互联网直播的范围内进行探索,邀请各行各业职场人主讲:他们中有分享“你有没有想过放弃”的特警,有讲述“形体美的重要性”的演员,有“不忘初心,乐享飞行”的乘务长,有“不要抗拒紧张”的心理咨询师,以及大学教授、中学教师、医生、护士、快递员、新媒体编辑、联合国顾问……只要满足“热爱自己的职业、有表达能力、有公益之心”三个条件,就都是途梦的“潜在”嘉宾。

而这些,都是杨雪芹、王建鹏带领团队一位一位嘉宾去对接、一所学校一所学校去推广。在途梦创立之初,资金不充裕、人手也缺少,面临的任务量却是巨大的。途梦的“征途”,困难可想而知。

没有启动资金,杨雪芹和王建鹏就从各种支持公益类创业的项目中寻找生机:他们关注了腾讯“1001”众筹项目,只要在限期内发动1001人每人捐款1元钱,筹款总额剩余部分即由腾讯补齐,不到两个月,他们筹集到了10万元原始资金;他们参与了中国民生银行联合中国扶贫基金会发起的“ME公益创新资助计划”,通过“专家评审+大众评审”的评选流程,成为排名前20的公益机构机构,获得了50万元公益创新资助基金;他们还曾自刷信用卡,为途梦仅有的几位全职员工下发工资……

人手缺乏,王建鹏便在学校发起成立了途梦校园团队,一群有志于公益事业的青年学生让途梦律动起青春的气息。

“有时候我们为打磨一场优质的分享,例会会因课程设计争论而持续五六个小时,我们因与异国分享嘉宾的时差而深夜修改讲稿,我们因直播视频的黑屏而向技术伙伴刨根问底……”目睹途梦经历着艰难困苦,校园团队的首届负责人、现于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的臧慧琳选择了“陪伴”,以她的话说,“在最困难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放弃,这让我看到了一群南开人的赤子之心”。

  筑梦

途梦网站首页截图

今年10月,途梦终于建起了自己的网站。“总有一种精彩属于你——全面了解职业自信选择未来。”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在首页最上方的显著位置,他们这样写道。

在网站的“精彩分享”一栏,上线了116位嘉宾的职业分享视频,嘉宾分享的主题、行业、以及播放次数都能够显示在图标之中。

“这是今年9月俞敏洪老师主题分享《像树一样的成长》,当时我们向俞老师介绍了途梦所作的事情,他并没有嫌弃我们是小的公益组织而欣然应允;这是顺丰快递的明星快递员廖秀成做的分享,途梦参加‘ME创新计划’时多亏了廖老师为我们拉到上万选票,让我们获得了当时的‘救命钱’,廖老师仅仅是作为途梦嘉宾却能够在危难时刻尽心竭力帮我们……”指着屏幕上的嘉宾,臧慧琳滔滔不绝地介绍着,每一位嘉宾的背后都有一段和途梦的故事。

更多南开人的加入续写着这样的故事。如今已经读研的臧慧琳“光荣退休”,将途梦校园团队负责人的重任交给了自己的师妹、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大三学生唐诗文,新一届团队带来了新的活力:25人的校园团队创史上人数最高,他们以志愿者的身份承担途梦基础性支撑任务和在线主持人的工作;途梦新增“南开学霸分享”的课程版块,机器人控制、旅游管理、英美文学、精算学、环境科学、动物学等方面的博士研究生纷纷来到直播间;南开大学学生合唱团、恩来精神演讲团等学生社团开始加入途梦,一些专业课教师、辅导员也逐渐了解途梦,走近途梦……

“有机会听到别人分享我从未想过的人生,听到丰富且真实的职业日常,了解一个职业背后的‘苦’与‘酷’,这种体验非常棒!”唐诗文告诉记者,“其实,职业视野的开阔不仅偏远地区的孩子们需要,甚至我们这些大学生也是非常需要的。能够走近和了解不同的职业,发现并树立适合自己的生涯志向,对于一个人一生的发展都是很有意义的。”

  逐梦

杨雪芹(右二)和途梦团队部分成员

“公益可以创造财富,但公益创业并不为追求财富所驱动。公益创业者往往受社会使命的激发。”这是途梦两位创始人的共识。

当前,途梦正在探索一条自我造血和“互联网+”的道路:他们希望途梦能够得到有付费能力的学校的认可,提供产品和服务的收入除了必要的运营,盈余部分仍旧投入到支持乡村学校的公益活动中去。

他们开始探索阶梯式差异化收费模式。“城市的学校本来就不属于公益服务的弱势群体,如果他们也觉得需要职业生涯的课程,那么我们会收取一定费用,用于补贴我们开展公益活动的经费。”杨雪芹这样说。

然而这样的想法遭到了社会上一些人士的质疑:既然是公益组织,怎么能够收费呢!面对这样的质疑,杨雪芹第一次感受到“人言可畏”,要知道,这种质疑对于还在成长中的公益组织甚至是毁灭性的。

但是,这些并没有动摇杨雪芹“造血”的想法,反而她认为,中国的公益组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项来自中国扶贫基金会的报告显示,我国每年用于资助公益组织的经费为7000万,相当于每个团队每年20万元,这远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同时,美国公益组织的收入,70%来自提供产品和服务,只有10%来自捐赠,而途梦56%的经费来自于捐赠,相比来讲,国内公益组织的“自我造血”能力严重不足,这在某种程度上会阻碍其公益性的发挥。

“我们既要有为‘公’之心,又要有服务社会的‘能力’,既要有‘梦想’也要有‘干粮’,不是吗?”杨雪芹这样说。

谈到“公”与“能”,杨雪芹深情地说,“‘允公允能,日新月异’是习大大都点赞的南开校训,南开是中国第一所私立学校,老校长张伯苓在创立南开之初就是‘四处化缘’,他举步维艰建立起的校园在1937年被日寇炸毁,即使这样都没能够让他放弃……教育本身是一项公益事业,我现在时常能够体会到当年老校长的艰辛,老校长从未被打垮,我们现在还有什么困难过不去呢!”这个重庆妹子声音温柔,却充满坚定的力量。

从澜沧江畔到广袤的中国大地,途梦的故事还在继续……

[责任编辑:苏兰 ]

南开 支教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