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丰峡爱情故事:以爱为泥,扎根丰峡

2018年09月27日 10:23:38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落地是否生根?经济是否独立?文化是否交融?这些问题是安徽师范大学赴江北“关注三峡移民,助力乡村振兴”社会实践团队调研的主线,团队一行来到含山县丰峡村,探访三峡移民的融合情况。

十年前巧克力是邓大侠的最爱,十年后,邓大侠不再爱吃巧克力;口味在变,但对生活的爱却一直坚守。安徽师范大学赴江北“关注三峡移民,助力乡村振兴”社会实践团队来到合肥丰峡村村民邓大侠的家中,细细品味关于她的丰峡爱情故事。

邓大侠一家正在吃晚饭

朱光军同往常一样,六点多下班回家,邓大侠早早地做好了饭在家中等候。吃过晚饭,朱光军洗好碗后,很自然地打起一盆洗脚水,他要把这盆温水端给腿脚不好、不便下楼的岳母。

每个月的月初和月末都是朱光军工作量最大的时候,虽然临近月末他还筹划着八月份带着妻子和女儿回重庆老家看看。自从有了女儿之后,两个人一起出去的时间就很少了,上一次还是在2006年。

那一年朱光军刚刚大学毕业,在合肥找了一份工作,但是需要被外派云南两年。一年后邓大侠也大学毕业了,按照父母的想法,邓大侠要在老家蒙城当一名老师,教书育人、过个安稳日子。但是为了爱情,邓大侠不顾家人反对,只身前往昆明。

为了这次昆明之旅,邓大侠第一次烫了头发、染了一个偏紫的颜色。回忆起这次相见,朱光军说自己甚至都没认出好久没见的恋人。在云南,朱光军工作繁忙,原本七个人的部门,因为种种原因,只有包括朱光军在内的两个人留了下来。两个人需要完成七人份的工作,朱光军常常夜间一两点才能到家。但不管多晚,邓大侠都要给朱光军留盏灯,等着他回来。邓大侠也找了一份帮人代课的工作,平时的闲余时间也并不多。于是周五晚上和周末就成为他们难得的闲暇时光。

聊天中邓大侠开心地笑了起来

大大小小的茶馆是昆明的特色之处,是春城人茶余饭后的休憩之所,也是漂泊在云南的游子和情侣们最常去的地方。即使晚上时常工作到凌晨一两点钟,朱光军也要偶尔抽空带着邓大侠去独具特色的茶馆体验一番。翠湖、滇池、小西门都留下了他们爱情的印迹。云南历来是翡翠玉石的重要集散地,邓大侠和朱光军的定情信物就是一块“翡翠葫芦”。为了博邓大侠欢欣,朱光军仔细研究了辨认玉石的方法,他现在张口就可以说出翡翠的成色标准和级别判断。这块长度不足两寸的的玉葫芦是当时并不富裕的朱光军花了四百块钱在四方街精挑细选送给邓大侠的惊喜。

问起为什么要送葫芦,朱光军灿然一笑:“葫芦,幸福嘛”。对于这个刚进入社会不久的青年来说,给心爱的人带来幸福是他最大的心愿。

然而,幸福的时间持续得并不长。来到云南的的第二年,朱光军因为母亲生病不得不放弃当时的工作而回到丰峡。从两个人到两个家庭,两个年轻人决定迈出人生中的重要一步。

邓大侠怎么也忘不了第一次来丈夫家的情景,更忘不了在这里吃的第一顿饭。故土易离,乡俗难舍。即使自从2000年开始,朱光军一家已经在安徽生活了十六年。但是朱光军的父母仍然保持着在重庆老家的生活习惯。未来儿媳第一次来到家里,朱光军的母亲忙前忙后,拿出了巫峡人招呼贵宾的佳肴:重庆特色的烟熏肉。第一次见到烟熏肉,邓大侠并不适应,面对未来婆婆的“热心招待”,邓大侠却显得有些退缩,不敢动筷,只想要结束这顿饭。对于这个一直生活中皖北的女孩来说,重庆风味的烟熏肉吃起来“特别硬”、“不习惯”。一千二百多公里的距离造就了截然不同的风俗习惯和生活理念。

邓大侠的女儿

谈起往事,邓大侠笑着笑着却哭了。2007年,安徽、湖北普降大雨。朱光军指着后屋:“雨势最大的时候,厨房里的锅碗瓢盆都飘起来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邓大侠的父母到朱光军家来商量女儿结婚的事。因为大雨,岳父岳母一直在朱家呆了三天。临别时,母亲拉着邓大侠的手:“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哦”。

邓大侠是个地地道道的皖北姑娘,不喜欢吃辣,面食是她的主食。而朱光军一家饮食上还是嗜好麻辣,一日三餐的米饭更使邓大侠极为不适应。一辈子简朴习惯了的老人一生秉持勤俭节约的原则,对于儿媳偶尔在外面买零食和时常买东西孝敬自己的行为,老人将它理解为“败家”。邓大侠给婆婆买的新衣服,一直到婆婆去世,收拾遗物时,仍然是新的。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理念使得两人的矛盾越积越大,最后“全面爆发”,用邓大侠的话来说,就是“差点就散了”。

婚后第二年婆婆生病去世,随后公公生病,自己的父亲生病、母亲生病。面对家里四位老人的连续生病,为了照顾家庭和刚出生的女儿,邓大侠不得不放弃在淮南医药中专的工作。准备好久的教师编制考试也不得不一拖再拖,最终超过了考试的年龄限制,以至于到现在都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

丈夫的贴心关怀一直是邓大侠苦难岁月里的强心剂。她喜欢吃虾,他就将虾壳剥好;她做饭,他就刷碗。她说他爱她甚至比爱女儿还要多。2007年,女儿朱瑶瑶出生的时候邓大侠难产,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时丈夫的第一句话就是:“早知道就不要这个孩子了”。邓大侠反驳道“你这说的什么话?”,但心里却乐开了花。以至于后来每次邓大侠提出要个“二宝”的时候,朱光军都极力反对。在他看来,偶尔月中不忙的时候,带着妻女去合肥动物园或合肥图书馆逛逛就是最大的幸福。

邓大侠的全家福

邓大侠这样形容她婚后的这几年:“没有嫁对人家,但嫁对了人”。结婚十一年,朱光军始终记得邓大侠的生日和两人的结婚纪念日。每年朱光军都要给邓大侠“惊喜”,虽然年年相似:巧克力,鲜花、戒指……邓大侠把每件礼物都记在心里的爱的小本本上。“她之前很喜欢吃这个巧克力的,但是近几年好像不怎么吃了,所以我也在寻思着别的礼物啊”。

现在的邓大侠在培训机构工作,一个月两千多的工资虽然不多但也足够家里的开销了。朱光军也在远离故土一千二百公里的丰峡村落地、扎根,在长丰县农务集团一工作就是十一年。在工作之余,邓大侠也会给丈夫和女儿烧上一桌好菜。偶尔也会加上一点由丈夫当年从重庆老家带来的花椒籽生长而成的花椒。花椒的麻、辣在口腔中释放,邓大侠慢慢地享受着口腔中温度传感器被激活的快感,但朱光军反而有些不适应这种麻辣的刺激口味了。

性格互相磨合,口味也在互相影响。而朱光军也如同家门口的那丛花椒树一样:渝根皖植,穿越两千公里的山山水水,在江淮大地上落地、扎根。

[责任编辑:苏兰, 王瑀璇(实习生) ]

安徽师范大学 三峡移民调研 丰峡民生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