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实践心得:把我的心带走 会还回来吗?

2018年09月27日 10:25:01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一个孩子用他母亲的手机给我打了电话,彼时我的心刚刚从十几天的社会实践中挣脱出来,正处在快要回到家的狂喜中,所以接电话时我的耳朵虽在听,心却在别处。快要挂断时,他期待我能允一个承诺:常打电话,保持联系。我沉默了——我不会允一个我不能百分百做到的承诺。十几天的支教太短暂了,我和孩子们之间建立的联系远没有那么紧密,混合到诸多事物中就被轻易扯断了。

孩子们画的“欢送老师”的黑板报

短期的教育是一种错位,我们满怀期望地登场、进入,等到我们黯然离场,孩子们却满怀欣喜地投入其中了。

我想要和孩子们好好相处,想要和他们成为朋友,我想不仅要把知识传授给他们,还要把我发现的世界展示给他们看,希冀他们能“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看世界”,以建立起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世界。我是怀着这样的心情进入支教的,但是面对一些十分内向的孩子我会手足无措,不知道怎样才能走到他们心里去;讲课时因为我的经验不足,我无法准确传达我想传达的东西,孩子们也无法接收到;孩子们之间出现的相互排挤、嘲笑的现象,我也不知道该采用什么样的方式能使他们明白:不同不是彼此产生隔阂的理由,相反,而是相互团结的粘合剂。我设想着种种好的方面、好的走向,但是设想都被打破,所以我是带着种种期望破灭的心情结束实践的。可是这些孩子却仿佛是刚刚进入到这场教育中,他们的大笑脸才开始完全呈现在我的面前——我们之间存在时间的错位,当我准备把心收回来时,孩子们却睁着大眼睛询问:你把我的心带走了,还会还回来吗?

孩子手举写着“老师,您辛苦了!”的小黑板

但是孩子们游戏时无所拘束的笑容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其实从一开始,孩子们已经把心交给我了。

他们一见到我就笑,不管是羞怯的还是天真烂漫的,他们不会把不开心呈现给我。不管我在讲台上的讲课方式、内容有多糟,他们总是在台下热情地“捧场”,做好“学生”的样子,仿佛我就是一名教师。他们喜欢画画,在一方黑板上、纸上绘出他们的天马行空,我加入他们,绘出的便是我们共同的世界。他们玩耍游戏时,那么轻而易举地认同了我是他们的一份子,“老师!把球传给我!”于是,我便没了成人的拘束,提起裤脚用力一踢,活像一个同他们一般的孩子,踢走了浑身的紧张不安。

我苦恼于如何走近他们的世界,如何传达出我的世界,可是兜兜转转才发现他们其实一直开了一扇门等着我发现,等着我进入,只是我心心念念的事情都是我没做到、我没做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或许短期的教育不是一种错位,只是我们明白得太晚,双方都带着羞怯登场,又都黯然离场,但是彼此的心却时时刻刻牵连着——我们已经建立起情感上的联系了。

孩子在黑板上涂鸦绘画

难忘实践最后结业典礼的那天,孩子们自发组织了一场老师欢送会,用粉笔在小黑板上写下“老师,您辛苦了!”,还有黑板上那些贴满的纸心和彩色粉笔画出的颗颗真心,似乎在宣告着这是一场双方“开诚布公”的见面会。孩子们如此直白地告诉我们:我们的心已经交出去了,分别——我们舍不得!

我——也舍不得!

其实十几天的支教如一场交心的旅程,孩子们把心交给了我,我也把心交了出去,从此以后,我的一生都怀有一段记忆,一种情感,其中贮藏着孩子们的心和我的心,如此热烈而坦诚,会像星星伴着月亮如影随形。

教育从来不是单向的成长,一旦开始便将是双向的成长。

[责任编辑:苏兰, 王瑀璇(实习生) ]

安徽师大 社会实践 支教 温暖 感悟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